<
    终于,箭雨掉下来了。

    夏侯惇流露出胜利的喜悦,向袁谭望去,“看他身上插满箭矢的时候,还能这般从容和淡定吗?”

    “呜啊!”

    “哇!我中箭了!”

    下一刻,夏侯惇就看到他的士兵接连不断的中箭倒地。

    箭雨呼呼的真跟下雨一样扑面而来。

    夏侯惇懵逼了,啥特么情况,我们咋还中箭了?

    突然感到大腿根剧痛,他自己也中箭了。

    随着他的战马中箭倒地,夏侯惇摔在了地上。箭雨太强横了,他真的吓坏了,急忙抓过一具尸体挡在身前。

    “啥情况?这不是我军的箭雨吗?”

    夏侯惇对旁边同样拿着尸体当盾牌的吕虔喷道。

    “……。”

    吕虔无语,竟然傻到现在还认为是我军箭雨,请问夏侯惇将军,你是怎么做到的?

    想起刚才在袁谭面前说的那些话,此刻夏侯惇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抽打了千百遍一般。

    袁谭面前的曹军接连不断的中箭倒地。

    忽然眼前一片开朗。

    袁军上下震撼了,瞪大了无法相信的眼睛,但身体里热血和力量在增涨着。

    “这怎么可能!敌人竟然射杀了自己人!”

    徐晃震惊了。本以为必死无疑,没想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袁谭神情平静,并非真正平静,而是必须平静。他一马当先,冲破了敌人在中部的包围圈。

    紧跟着三军士气暴涨,追随在他身后。

    荀攸被裹挟着前进,看着遍地的曹军尸体,整个人已经懵逼了。

    这真是一个奇迹!

    还怎么解释这件事情,只能这么解释了。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3。

    “袁军怎么可能还有弓箭队,我们一早就清缴了!”

    “就算有弓箭队,也不可能是从那个方向射箭吧?”

    那些没有被射死的曹军无法置信这样的结果。

    一些没有本射死的曹军士兵忍着剧痛拔出箭矢一看……。

    哎呦我去!

    怎么是自己军队的标记?

    特码的……。

    是被自己人射的!

    随着想明白后,他们抽过去了。

    “曹洪!你这个蠢货!”

    夏侯惇手中的箭羽下面刻着一溜小字,曹洪监制,他顿时如遭雷击,仰天怒吼。

    吕虔震惊了,原来人家夏侯惇并不傻,这真是我军箭雨。

    自己人射自己人,请问曹洪你他吗是怎么做到的呀?你和主公关系好就飘成这样了?自己人都敢射吗?

    这时候的曹洪,正在对他的弓箭营大发脾气。

    “你们眼瞎了吗?瞎几把射啥,那是自己人耶!”

    曹洪气急败坏喷着唾沫,本以为这一波就团灭袁谭了,大功就到手了。咔嚓,把自己人全他吗射死了,这军中大罪谁扛得住?

    要你们这样的后排有啥用?就说有啥用吧?

    “你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曹洪手中的斩马刀伸出去,点在手拿令旗当值的弓箭大队长鼻子前。

    弓箭队长大惊,第一时间辩解,“将军,我们是按照你指的地方射的。”

    “我刚才是指哪里吗?”

    曹洪瞪着眼睛道。

    不单单是大队长,一群小弓箭兵们也跟着猛点头。

    曹洪就尴尬了,心说这事情孟德知道了怎么办?便是夏侯惇夏侯渊那两只夏天的猴子也不会放过他的。

    他顿时大怒,“玛德,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下一刻敌我位置就换了,你们没有个预判?平日里是怎么训练的?”

    曹洪怒吼着。

    “来人,砍了这个弓箭队长,首级送到孟德……主公那里请罪。”

    尼玛!你太毒了,这是找替罪羊啊!

    弓箭三军不寒而栗。

    “你放心,我会养育你的孩子……。”

    曹洪看着弓箭队长,淡淡道。

    队长不敢叫出声了,若是叫出声,老婆孩子也不保。

    就被拖出去砍了。

    “下次看准了再射,射不死袁谭没有好下场的。”

    曹洪苦口婆心道。

    “喏!”

    弓箭兵们嚎叫的回应,心说真奇了怪了,分明刚才就是瞄准了袁谭射的,忽忽悠悠怎么就射到夏侯惇那边了?

    想不通啊想不通……。

    …………

    无穷无尽的曹军,冲击着汉献帝等人所在的地方。

    形势对于这里的袁谭军来说已经巍巍可及。

    “陛下,赶紧去到曹军那边吧,在这样下去的话,我们会死在这乱军中的!”

    马日磾等百官慌了神。

    “呜啊!”

    一名官员被流矢射中,倒地就死了。

    马日磾他们脸色大变,这是第几个了?下一个是不是就是我们了?

    他们慌的一圈,团团挤压着躲到了汉献帝的大马车后面。

    “陛下,袁谭马上就要败亡了,不必害怕了,他今后无法威胁到陛下了!”

    董承探头看向马车里道。

    “舅舅说的不无道理……。”

    汉献帝内心动摇了,他怕袁谭折腾他,所以打击曹军帮助袁军鼓舞士气,但现在的形势……。

    沧啷,汉献帝拔出了佩剑,就开始在自己裤裆上弄影。

    ???

    董承懵逼了,心说陛下你弄啥咧?你是要把自己切了还是咋地?

    汉献帝顿时脸色大变,这不是他的行为,是有人控制住他了,吼道:“朕生是袁大公子的人,死是袁大公子的死人,做鬼也要跟着他!”

    什么!

    百官瞪大了眼睛。

    这番话若是一个臣子说的,他们会竖起大拇指,赞一个忠贞。

    昏君啊!

    百官抽过去了。

    “呼~。”

    汉献帝看到自己的五姑娘不在针对自己的小弟弟,大松一口气。看起来,无论任何时候自己都不要反抗,就是两个字听话。

    啪啪啪。

    汉献帝看到不由自主鼓掌的一双手,顿时抽过去了。

    …………

    此刻。

    曹军连续突破多层防守,已经距离两辆马车很近了。

    一辆是汉献帝的马车,一辆是袁谭媳妇伏寿的马车。

    伏寿被迫成了袁谭的媳妇,忠诚度只有可怜的30点。按照袁谭的话来说的话,自己的媳妇这是随时准备着跟人私奔的节奏。

    “要死了吗?”

    伏寿看着马上就包围过来的曹军,她拔出了匕首,匕首上刻着袁谭二字,是袁谭送给她护身的。

    此生经历划过脑海,面庞上爬满了心伤,“为何自己会遭遇这般的不幸?已经不想在看到外面任何的人……。”

    匕首对准了自己的心房,那里藏满了她这一生的痛。

    即将动手的一刻,她看到不远处出现一匹洁白的骏马上,袁谭身披光明的盔甲,反射着洁白的光华,带着他的部众杀了过来。

    自己未来的夫君一定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骑着洁白的骏马,带着武勇的将士来救自己……。

    这一刻,她曾经少女时的梦想和现实重叠。

    那些凶狠的敌人倒下了,那白色骏马上的人越来越近。

    “媳粉~,别怕,我来救你来了!”

    袁谭手中的大宝剑连挑数敌,终于杀到了马车前。

    这里的曹军原本将背后交给了友军,没想到友军被突破了,措手不及的他们抵挡不住袁谭从背后的攻势,只能暂时撤退。

    不远处。

    曹洪带着他的弓箭营移动了过来。

    “这次都给我看好了,目标是袁谭所在的马车!”

    “放箭啦!”曹洪怒吼一声。

    弓箭手们对于刚才把战友都射死这事感到悲愤和羞涩,此刻全都是全力一击。

    格拉格拉~,令人头皮发麻的弓弦声响成一片。

    箭雨如蝗而至,到达最高点后出现了短暂的滞空,射向伏寿所在的马车。

    “破箭式!”

    然而到来的箭雨,多到破箭式也无法全部抵挡。

    袁谭弃马登上马车。

    忽然感到胸口一痛。

    伏寿沉静在少女时的梦想当中,怀里一沉,低头看去,袁谭胸口插着一支利箭倒在了她的怀里,大量的鲜血从那四周涌了出来。

    伏寿回到了现实,忠诚度暴涨到了60。

    “我曾梦想,未来的夫君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骑着白色的骏马来救我。”伏寿流着泪。

    “可惜,我并不是那个盖世的英雄……。”

    袁谭发现是自己的心脏被刺了,肝胆俱裂。

    伏寿凄惨一笑,“那只是我少女时不切实际的梦想罢了。”伏寿紧搂住袁谭大哭了起来。

    袁谭看到自己媳妇的忠诚度从30接连跳到了70。

    看起来没有白中这一箭。

    “快给我药丸子!”袁谭感到不能继续装逼了,再装逼真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