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药丸子能救我的命!”

    袁谭看到媳妇还在哭,焦急起来,“媳粉别哭了,快喂我吃药!”

    伏寿慌乱了,“哪里,哪里!”

    袁谭已经不能动,“在我裤裆里面!”

    伏寿花容失色,“夫君,你怎么把救命的药放到裤裆里?”

    “媳粉~,你看我全身都是甲胄,根本手进不去,裤裆里拿着方便不是~!”

    袁谭说完就奄奄一息了。

    其实药丸子是从系统物品栏里拿出来的,全身上下只有裤裆这个地方比较合适。

    伏寿的小手伸进袁谭裤裆里一阵乱摸,花枝乱颤中终于摸到了圆乎乎的丸子。

    她赶紧一拽,哎呀,怎么没拽出来呢?

    不是这个的话那是什么?

    她脸一红,好在旁边又摸到一个丸子,这次拿出来,二话不说塞到了袁谭嘴里。

    那黑玉断续膏果然霸道无比,活死人肉白骨,只见袁谭胸口的利箭掉了下来。

    心脏完好如初了。

    卧槽,系统出品必属精品,炸天帮黑科技力量!

    袁谭死里逃生,激动坏了,起身就把紧张的伏寿给搂住,“媳妇,我一定会成为盖世英雄,有一天,我会骑着白龙马去娶你。”

    伏寿看着满脸红光活蹦乱跳的袁谭懵逼了。

    要知道他刚才心头都中箭了,这一大片血迹还没有干涸呢。

    这就好了!

    有木有搞错?

    “你骗我,你根本没有受伤吧!叫你骗我,打你打你打你!”

    这种时候竟然还用这种假装受伤的方式欺骗自己,还让自己去掏他的裤裆,真是太羞涩了。

    伏寿哭倒在了袁谭怀里,但忠诚度上升到了80点。

    “他没有骗我,他把这么好的灵丹妙药拿出来救我的性命,这丹药这么厉害就是第二条命!”

    伏寿想通了,前番她服下鹤顶红剧毒反而没死,当时以为是和纯药以毒攻毒。现在看来,是袁谭用这个可比第二条命的灵药救了自己。

    这忠诚度立刻上升到了90。

    因此外边是兵荒马乱,马车里却是另外一幅春天的景象。

    只不过,这一季的春天比任何时候来的都晚一些。

    伏寿经历很多后,便感到自己以前的一些想法很可笑。

    她现在抛弃了太多不切实际的少女想法,眼前的这个人才是自己的丈夫,能够一起生死与共的人。

    伏寿亲了下去,“马上就要战败了,已经无法将我交给夫君了,将我的初吻给了夫君……。”

    “初吻?”

    “那狗皇帝颠沛流离,根本没有机会近身。”伏寿脸红道。

    她已经不在意外面的那些事情了,便是今日死在这里也无所谓了。她只想和自己的丈夫,共享这片刻的柔情就足够了。

    一吻定情。

    伏寿的忠诚度到了一百。

    “叮!主人好棒~。恭喜主人得到真爱,有鉴于伏寿乃是史诗级大美女,特奖励空投箱子一个,请注意查收!”系统小美高兴的蹦跶哒。

    袁谭就看到一个空投箱子,忽忽悠悠下来了,落在了伏寿的臀部上。

    袁谭哭了。

    特么的,老子已经到了绝地,你给我空投箱子有毛用?

    叮!系统提示:本系统就是绝地求生系统,越是绝地,越是要带你装逼带你飞。空投箱子还有十分钟消失,请尽快捡取。

    绝地……求生?

    袁谭顿时来了精神,立刻就一双手搂住了伏寿的臀部。

    这次摸上去,伏寿没有跑,反而脸红了。

    五分钟后。

    “叮!恭喜宿主获得武力丹两颗。”

    “叮!恭喜宿主获得‘千人大汉铁军符”一张,此符能够方圆十里内的任何地点,召唤出地表最强冷兵器军队大汉铁军一千人。”

    “叮!宿主服下两颗武力丹,武力到达80,进入到二流武将行列!”

    “媳妇,且看夫君击溃来敌,带你回家!”

    袁谭义无反顾的走出了马车。

    伏寿被摸了五分钟臀部,原本打算也是豁出去了,就在这里把自己交给丈夫。

    没想到丈夫勇敢的去了,她并没有因此失望,反而送行,背地里却是攥紧了匕首。“这场战斗夫君十死无生,但夫君是一个大英雄,你看他毫无胆怯,反而带着自信去慷慨赴死。”

    “我的夫君是一位盖世英雄,只可惜,我认识他晚了一些……。不过,幸运的是,在最后,我与他相识相知相爱。”

    袁谭出了马车,就看到本方的军队即将完败了。

    已经牺牲了二千余人,多是徐晃带过来的白波军。

    而袁谭的老军战士彰显出了非一般的战斗力。

    袁谭攥紧了大汉铁军符,手向曹操所在的方向挥去。

    “叮!宿主使用‘千人大汉铁军符”一张,霸气铁军重临汉末!”

    大汉铁军,名震星球的古代最霸气军队,没有之一。

    可能有人会不知道大汉铁军,但有一句话一定知道,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句话的霸气,就是大汉铁军打出来的。

    虽然只要一千人,但万人不能敌。

    还能指定地点投放。

    “主公,快突围吧,不要管我们,不要管陛下和朝廷,不要管夫人了……。”

    荀攸快急哭了。

    连媳粉都不让管了,但袁谭没有生气,这说明荀攸很忠心嘛。

    “荀军师,我们现在还不是曹操的对手。”

    袁谭平静道,他此刻真的很平静,他明白自己的短板,就是时日尚浅。

    荀攸黯然神伤,那曹操拥两州之地,带甲数万,麾下猛将如云,谋士如林,搞的自己都想要加入到这个圈子里面去。

    自己的主公什么都没有,两袖清风的。

    “所以,我早有防备曹操的手段。之前时机未到,看现在曹军上下只以为我们输定了,已经放松了警惕。”

    “???”

    荀攸等人瞪大了眼睛。

    “擂鼓!召集我的老军,就在这里布下玄兵大阵!”

    玄兵大阵是什么鬼?

    就看到,陈琳等人奋发起来。

    荀攸和徐晃不太明白,不过看众人的神情,应该是一种很牛的阵法。

    独特的鼓声,传与战场上。

    “主公回来了!”

    每一名老军士兵焕发出新的活力,士气暴涨。

    而在远处。

    曹操驻马远眺,就看到袁谭将已经为数不多的兵马集结了起来。

    “哈哈哈哈……。”曹操仰天大笑却是带着从容和自信,“袁谭已经无能为力,这是害怕的集结全部军队来到他的身旁。”

    又冷冷一笑,淡淡道:“殊不知,只是等死而已。”

    忽然。

    曹操感觉到了什么,扭头望去,就看到背后出现了一支黑色盔甲的军队,目测有一千人左右。

    这支军队毫无征兆的出现,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从地狱归来的死灵,散发着庞大的战意和杀气。

    众人大惊失色。

    曹操的眼珠子明显收缩了一下,但却没有惊慌失措,反而镇定自若,“没想到袁谭竟然还有后手,但区区千百兵马其奈我何?”

    曹操身边有一千兵马保护,其中五百乃是其麾下最精锐的骑兵,就是虎豹骑的前身。

    “曹仁,你带领五百骑兵迎敌。”

    曹仁等人面上的惊吓一闪即逝,心说就一千步卒而已,有什么好害怕的?你看看主公多镇定。我们应该向主公学习,绞杀这支敌军,如探囊取物而。

    于是众将士恼羞成怒,马蹄如雷,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