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一刻,袁绍的府邸,议事厅中气氛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沉重,一部分严肃。

    沮授、田丰、还有颜良文丑这些中立将领谋士神态沉重。

    大公子出事了……。

    袁家唯一有魄力去抢陛下的人,就这样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沮授和田丰对视一眼,深深的惋惜和同情。

    无论袁谭自己死没死,回来后最好的下场就是终身圈禁。

    郭图和辛评吓的浑身发抖,脸色苍白。无论怎么说,自己真的是看走眼了,跟了一个无能的人。

    袁绍神情沉重和严肃。

    袁熙、袁尚,以及追随他们的文武,更加严肃到心里乐开了花。

    “大公子最新的消息是什么?”

    袁尚和袁熙几乎是同步问道。

    “大公子冲出了曹军的包围,现在已经安全返回的路上,带着陛下还有朝廷百官!”

    使者用尽了全部力气喊了出来。

    他太激动了。

    三千兵马就从洛阳救出了陛下。

    大公子太牛逼了,太霸气了。

    就问还有谁?

    还有谁?

    “父亲!虽然我大哥冲出了包围,逃得一死,但必须严惩不……不……不,不~!”

    袁尚本来扔下使者就去袁绍那里投诉,但话说到一半,脸色陡然苍白。

    袁尚和袁熙对视一眼,同时身体发软,互相扶持这才没有倒下去。

    这真是:常记黄河日暮,奋力挣脱归路,

    兴尽晚回城,消息已到深处。

    霹雳,霹雳,惊起一滩鸥鹭。

    有些人完全吓屙了。

    有些人完全受惊了。

    似沮授和田丰这般的顶级军师,一脸懵逼后,对视一眼,互相重重握手,齐道:“大公子盖世英雄,主上大业已成!”

    虽然袁谭没有在这里,颜良文丑他们完全是敬畏的目光,心中不禁叹息自己未能参与到名震天下的哪一战。

    “还……还有一件大事!”使者惊心动魄的模样。

    “还有什么大事比刚才的事情还大?”袁尚面皮抽搐中问道。

    “皇帝陛下把皇后送给大公子了!”使者用喊汇报,不然不足以发泄心情。

    什么!

    袁家上下、文武官员如同被万千道雷劈中,外焦里嫩,软软乎乎。

    这个事情简直太爆炸了,他们感到自己要抽过去了。

    “这这……,大公子要了没?”田丰哆嗦着走出来问道。

    “要了。”使者喊道。

    这也敢要啊!真不愧是大公子,怎么变的这么有魄力了!

    田丰他们对视一眼,全抽过去了。

    “皇后成我儿媳妇了!”

    袁绍眼珠子瞪出了眼眶,跪坐在那里的他浑身不由自主的抽搐,咣当一声踢翻了面前的案几。

    众人望去,只见袁绍一阵手足无措后,这才整理衣衫从满是水迹的案几后面站了起来。

    袁绍对于袁谭娶了皇后这件事情,根本不知道怎么去反应。

    而对于袁谭接回来汉室朝廷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太丢脸了。

    他这个做父亲的麾下数万大军办不成、不敢去的事情,儿子带三千人去就搞定了。

    他这个当爹的是否显得很无能?

    关键办成事的这个儿子,还是一直以来最轻视的儿子。

    袁绍感到自己的脸面没有地方放,但又不得不面对,这让他心里十分恼火。

    “审配,你二人马上去准备迎接圣驾的事宜。”

    “逢纪,你去准备陛下和百官的住处。”

    “各部在边境严加戒备。”

    袁绍根本不去问有关袁谭的其他事情了,接连吩咐道。

    “还有,显思娶了皇后这件事情,谁也不能再提了!”袁绍又是吩咐一番。

    “尚儿,你随我来一下。”于是随着袁绍甩手走了,散了会。

    内室。

    袁绍神情严肃的看着袁尚,“你大哥能够带回陛下绝非侥幸,看起来你大哥的带兵能力已经不容小视了。你要和你大哥处好关系,未来打天下,你或许用得到他。”

    袁尚则不以为意,但还是道:“谨遵父命。”

    一个时辰后。

    袁尚府邸。

    “三公子,此番大公子这等作为的话,肯定会得到继承人的位置。”

    审配神情极度紧张。

    一旁的逢纪脸色也不好,这次袁谭做的事情太大了。

    “那是不可能的,我爹亲口说未来我继承家业。”

    袁尚脸色不善道。

    审配和逢纪一愣,顿时心中的阴云散去。对视一眼,看起来自己支持三公子是对的。袁谭再厉害,也永远只是马前卒,冲锋陷阵的角色。

    “三公子,但大公子经过此事后,军中威望大盛,这对三公子是不好的。不如这样,三公子前往引领汉献帝到来,大公子提前回城。”

    逢纪笑眯眯道。

    这个主意真是棒。

    袁尚立刻就采纳了,笑道:“本公子引领陛下迁都邺城,这一刻一定会被史书铭记的。”

    他们都笑了。

    审配和逢纪二人出府,就看到一位文士进府。

    “咦,这不是徐干先生吗?”

    “二位大人,徐干是来为三公子上课的。”徐干说完捧着一个大卷轴,匆匆进了府邸。

    这可徐干可了不得,字伟长,汉末文学家、哲学家、诗人,建安七子之一,以诗、辞赋著称。代表作:《玄猿赋》,对历代文学者影响深远。

    “三公子如此好学,未来必成大事!”

    审配敬佩道。

    “三公子!”

    徐干上了厅堂跪下后,惊慌的捧起大卷轴,“这是在下呕心沥血之作《玄猿赋》,穷三年之功,近日刚刚完成,肯定能够达到公子满意的。”

    袁尚打开一看,顿时惊为天人,“好诗赋!”

    “三公子,我儿子……。”

    “来人,送徐先生和他儿子回家去吧。”

    无人时。

    袁尚捧着大卷轴哈哈大笑,“父亲常说马上打天下,马下治天下。袁谭只是一个好勇斗狠的匹夫而已,看我在庆功宴上好好打他的脸。”

    “到时我为主公他为臣下,若替我打天下时给他些好处,若是不然,只需一声令下而已。”

    袁尚高兴的背诵去了。

    到了第二天。

    袁绍感到袁尚去迎接陛下话能够很好的增加声望,便同意了袁尚的提议。特命袁尚前往引领汉献帝,而特命袁谭马上返回。

    三日后。

    邺城城外,十里长亭。

    皇帝迁都是特别特别重大的事件,不亚于登基大典。

    所以从城门口到这十里长亭,万名袁家甲士身披重甲手持战戈排列于道路两侧。

    朝廷百官穿上了新的朝服。

    礼乐声不断回荡在半天空。

    邺城三十万百姓空城而出,围观此番盛典,从此以后,他们就是天子脚下、华夏心脏、国都人了。

    意义深远重大。

    “大哥,你远来疲惫,劳苦功高。父亲让你马上回家休息,准备参加晚上的国宴就可以了,其他事情就不需要你费心了。马上走吧,你的部众马上返回军营。”

    袁尚带着审配、逢纪、苏由、吕旷、吕翔、马延、张顗等人,带着三千自己的部众,来这里换防。

    袁尚的目光看向奢华的圣驾大马车,此番引领皇帝迁都,必将载入史册。

    “告辞。”

    袁谭二话不说,带着心腹荀攸、徐晃、郭图、辛评、陈琳等人就走了。

    心腹们愤怒的目光看着袁尚,这什么远来疲惫让休息,这分明是抢功劳。

    “主公,为何不争!”

    荀攸忍不住问道。

    就连他这等机智的军师都忍不住,别说其他徐晃等人了。

    “争是不争,不争是争。”

    荀攸他们望着从容的主公,惊讶过后浮起敬佩的神情。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袁谭心里美滋滋,回头看向趾高气扬的袁尚,心说老三你想跟大哥我斗?我就呵呵了……。

    “陈琳,你马上在城中给荀攸徐晃找一处府邸安置家眷。尔等先回去休息,晚上随我一起参加国宴。”

    又道:“一人家里先送过去一百贯,告诉其余将士们,稍后主公我论功行赏,犒赏三军。”

    …………

    袁谭府邸。

    甄姬双手捋着发梢,呆呆看着天边的云。

    “媳妇~!”

    “夫君~!”

    甄姬飞速转身,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袁谭,本以为稍后才能见到。顿时花枝乱颤,冲过去扑入怀中。

    夫妻二人紧抱住对方,稍解相思之苦后,甄姬才有心情观察其他的事情。

    “这个人是谁?”

    甄姬看着一个小年轻道。

    “哦,他就是当今皇帝刘协了。”

    袁谭解释道。

    这就是袁谭的媳妇了,真是美艳。

    蓬~,汉献帝生出这个想法后自己给了自己一拳。

    甄姬捂住嘴,吃惊道:“他怎么自己打自己。”

    “可能是他的爱好吧。”

    袁谭笑道。

    汉献帝哭了,心说大哥,我是夸嫂子,没有恶意的。

    蓬~,汉献帝自己又给了自己一拳。

    “袁大公子,我把帝位禅让给你吧!”

    汉献帝实在是受不了了,哀嚎道。

    本在考虑是不是三叩九拜的家丁丫鬟顿时震惊了,顿时个个负手而立,傲然的神情看着这位帝国皇帝。

    叮!恭喜宿主带领家人一起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

    而这时候的城门口。

    那就太热闹了。

    城上城下城四周,全是人。

    万众瞩目的目光汇聚在袁尚身上,汇聚在袁尚带来的车驾上。

    袁尚此刻志得意满,此番带帝国皇帝迁都,必定载入史册!

    荀攸、郭图他们并没有离去,因为这一刻太重大了,他们没有袁谭那样的大胸怀,带着满肚子牢骚还在这里观礼。

    “三公子的手段太无耻了,公然抢咱们大公子的功劳。”

    郭图最是愤慨。

    “郭从事怎么能这么讲话呢?这功劳并非个人所有,主公安排下来,就要服从。”

    审配装逼道。

    少顷

    几十万百姓拥挤在这里,等着看汉献帝从车驾上下来。

    而袁绍身穿华服,带着沮授田丰这样的牛军师,颜良文丑这样的大将。

    在那如云的伞盖下站住身形。

    这一刻,对于袁绍他们来说,是何等荣耀。

    在袁绍的带领下,以及百官,拜在圣驾大马车前,“臣等恭迎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紧跟着几十万百姓军士全都拜倒在地,呼声响彻天地。

    直到在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

    从天空望下,只剩一辆马车在几十万人跪拜的圈子中央威严耸立。

    天地万物等待上天的儿子——天子现身,此刻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