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日,书房里。

    “夫君~!”

    袁谭抬起头,看到三个媳妇手拉手进来了,个个腼腆的神情。

    “媳粉儿~!”

    “夫君,我们去兜风吧!”

    甄姬小可怜的神情,张春华和伏寿亦是哀求的目光。

    袁谭看了看物品栏里的法拉利,法拉利肯定不会少一个零部件,但是油箱见底了,就剩下三十公里路程了。

    这可是法拉利,兜起风来那速度三十公里真心坚持不了十几分钟。

    “快没动力了。”

    袁谭从来不骗自己媳妇。

    对于法拉利,袁谭并没有刻意保密,但也没有张扬。毕竟作为装逼神器,还是要有突然性的。

    而古人的局限性,让古人没有现代人刨根问底的怀疑精神。

    要知道鲁班谁的还能制作会飞的木头鸟,一直在典籍里面流传。

    因此这个法拉利除了彰显袁谭很牛逼外,并不会让人有此物不应该存在的质疑。

    “没事,可以用马拉,当马车呗。”

    张春华出了一个主意,她可喜欢在真皮垫子上躺着了。

    法拉利是有这种功能的,就是专为方便豪门阔少和超模们方便。

    袁谭想了想,这也是一个办法,简直是有史以来最奢华的马车了。并且,除了没有汽油外,法拉利是可以太阳能充电了,不存在没有电的情况。

    于是,袁谭来到一个空房间,假装放置法拉利的地方,拿出来了法拉利,就让媳妇们套上马车玩去了。

    看到媳妇们踩在真皮座椅上蹦跶着欢快,袁谭感到很幸福。

    袁谭返回书房继续研究未来的发展方向。

    “主公!”

    袁谭抬头一看,荀攸来了。

    “军师,可是对未来有什么好的想法?”

    “主公,今天刚从外面传来的消息,常山郡闹饥荒了。”

    荀攸说到一半。

    这时候陈琳走了进来,急道:“主公!闹饥荒了,常山郡发生了干旱,土地颗粒无收。老主公通知众人去议事!”

    袁谭便让荀攸先回去。

    一个时辰后。

    袁谭回到了书房,就看到荀攸并没有走,反而一直在等自己。

    “主公,老主公的意思是什么?”

    荀攸看到袁谭回来,立刻询问。

    “老头子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只是发放百官八个月的俸禄军粮就没了许多,又盖皇宫搞拆迁,补偿出去一笔巨款。老头子说了,他不能拿出粮食,那就没有军粮了。”

    袁谭喝了口茶,神情很压抑。

    “那就这样不救了?”荀攸进言道:“主公,既然老主公不救,主公反而要去救。”

    “你的意思我听明白了。”袁谭一脸苦楚,“虽然有心,无能为力啊。”

    说完叹了口气,说起来他不忍看到百姓遭难。但是真心无能为力,老爹袁绍都无能为力,他喵的自己一个收税的地方都没有。

    有钱肯定能够为所欲为,没钱能干啥?

    “这……。”

    荀攸懵了,难道自己看走眼了,主公是一个不顾百姓死活的畜生!

    荀攸的忠诚度掉了二十点,只不过袁谭心乱没看到。

    …………

    荀攸出了袁谭的府邸,时至正午,来到了一个偏僻的小酒馆,喝酒浇愁。

    “荀攸先生真是同道中人,看中了这家小店的悠闲。”

    荀攸听到是跟自己说话,抬头望去,起身行礼,“原来是甄逸先生。”

    甄逸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荀攸先生为何忧愁?”

    “我跟大公子说赈灾的事情,大公子说他无能为力……。”

    荀攸放下酒杯,实在不想跟主公的老丈人交浅言深,起身道:“告辞了。”

    甄逸是老狐狸了,“等等,你是不是有去意?”

    “呵呵……,丞相不喜欢大公子人尽皆知。此番若能救助百姓,民心尽归……,大公子不思进取,留在这里也没有用。”

    荀攸感到自己说的太深了,转身就走。

    “你家大公子说他无能为力,是因为你家大公子不知道他有多少钱……。”

    “???”荀攸。

    “呵呵,你家大公子真是视金钱如粪土。”甄逸摸了摸胡子笑道。

    “老大人是怎么知道的?”

    荀攸问道。

    “我昨天跟他谈起了生意,看出来的,我也没告诉他,准备吓他一跳。看起来他领军远出,也是没有时间去了解这些。”

    甄逸严肃道。他深知荀攸有能力,是名士,可不想这么厉害的角色就这般离开自己女婿,故而说出一些事情。

    “多少钱能吓大公子一跳?”

    荀攸问道。

    “你去找陈琳,陈琳管着账房呢,看看情况会如何。”

    半个时辰后。

    “陈先生,主公有多少钱?”

    荀攸追着一直问,以被甄逸的说法吊起了好奇心。

    “很多钱,见到主公你就知道了。”

    陈琳笑嘻嘻道。

    “主公……。”

    两人来到书房,行礼。

    袁谭对于荀攸一天来三次,还带来了陈琳感到不解。

    放眼望去。

    卧槽撩!荀攸的忠诚度怎么变成80了,啥情况啊这是?我到底作了什么缺德事了?

    “孔璋,公达你们两个有什么事情?”

    袁谭不得不小心翼翼问道。

    陈琳走出来,神情带着献宝的激动,“主公,您事务繁忙,又是刚刚从洛阳归来,一直没有过问生意上的事情。属下这次是特地来汇报的。”

    袁谭一拍脑门,玛德,卖香波的事情已经忘了。

    也不能怪他忘了,去了一次洛阳发生了太多事情,根本顾不过来。

    “香波挣了多少钱?”

    袁谭问道。

    “香……香波是主公的产业!不是甄家的产业吗?”

    荀攸吓了一跳,香波他可是如雷贯耳了,现在都是天下最顶级的奢侈品,有价无市。就说自己老家颍川郡,一共进货了五瓶,当时为了争夺,各家夫人媳妇,打破了头。

    “你懂得。”

    袁谭给了一个眼神,又看向陈琳,等着汇报。

    “主公,目前为止,您有三百万贯进项!”

    陈琳完全是喊出来的。

    噗~,袁谭喷了茶水。卧槽!什么?我他吗的有这么多钱?我他吗的都不知道!

    荀攸脸色一变,特么的三百万贯!比当今陛下登基那一年的全国税收还多!

    主公,你有三百贯你都不肯救助百姓,你太禽兽不如了!

    不对,我家主公也是刚才才知道。

    就在荀攸准备再次进言的时候,就看到他家主公比他还焦急的站了起来。

    “公达,你马上去购买物资,明天咱们就去拯救常山郡的百姓。”

    蹭~

    荀攸的忠诚度变成了100。

    卧槽~,坐过山车啊?

    袁谭又吓了一跳。

    这么财迷,看到爷有钱就忠诚度高了?

    有钱就能为所欲为……。

    袁谭忽然想起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