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河内。

    随着匈奴人蝗虫过境一般,全境农庄乡镇支离破碎,遭受到了空前的浩劫。

    匈奴人抢夺的物资不计其数。

    而一万多壮年男女也被劫持成了奴隶。

    匈奴人只抢夺身体健壮的男女,以便生下小奴隶,世代为奴为婢。

    “匈奴人来了,快跑!”

    一群侍从抛弃了马车,一哄而散。

    一群匈奴骑兵到来。

    “队长,你看这旗帜,是河内卫家的旗帜。卫家是豪门大户,祖上就是汉武帝的老婆卫子夫。”

    一名匈奴兵显摆着自己的汉学文化知识。

    “卫青杀了咱们那么多人,搞得就是卫家!”

    队长眼睛顿时露出凶光,率军冲了上去。

    忽然,一个少妇从马车中逃了出去,怀抱古琴向远方跑去。

    看葫芦形的背影,真是诱人的很。

    “美人!快抢!”

    队长可是太有经验的男人,看背影就知道深浅,眼睛凶光没有了,被其它光取代。

    顿时群狼猛进。

    呼喝戏耍起来时,美人被两头捆着石头的绳索绊倒在地。

    “哇哈哈!”队长顿时飞身下马,狂奔向目标。

    一群匈奴兵眼馋的看着他接近,心想队长这次真是艳福不浅,只是背影就这么诱人了,前面肯定更加诱人。

    队长也是这么想的,伸手将少妇拉过来看。

    顿时一股臭气扑面而来,定睛一看,我去!早起饭差点吐出来。

    “玛德,真晦气,这么好的身材,真是白瞎了!”

    匈奴兵们看过去,顿时一阵尿滴沥。

    这个少妇太丑了,脸上都是烂疮,还流着黄脓。

    “你是卫家的什么人?卫子夫的重重重……重孙女吗?”队长怒喝道。

    “我只是一个丫鬟,是替死的,请这位大人高抬贵手……。”少妇抱着古琴可怜道。

    “声音也这么好听!身材这么好,长得这么丑,你是怎么做到的呀?”

    队长瞪着眼睛对着少妇这么颠倒很愤怒。

    那名懂得汉文化的匈奴兵,夺过少妇的包袱一阵乱翻,拿出一个名帖,“这个女人叫什么琰。”

    “叫什么琰?”队长瞪眼睛道。

    “这个……,这个字不认识。”匈奴兵尴尬了。

    “玛德,你不说你是汉室通吗?”

    “这个……。”匈奴兵颠来倒去的看,“什么琰,表字是文什么。”

    “玛德,别翻译了,带走!”

    “队长,这么丑也带走啊?”

    “哈哈,这么丑给那塞斯黑,正好绝配!”

    士兵们听到后大笑起来,心说队长你太特码有才了。

    于是这个名叫什么琰,表字是文什么的少妇,就被绳子拉扯在马后面前行。

    她这么丑,匈奴人都不愿意靠近她。若是不然,肯定放到马背上一边团扭一边带走了。

    …………

    古代,尤其是更早以前的古时候,真是地广人稀。想要控制庞大的地界,就需要有城。而想要占领地界,就需要占领城。

    不占领城的话,根本就不存在长久占领人家的地盘。

    而枭雄曹操就是奔着河内城池来的。

    由于河内兵马已经撤回了郡城严防死守,这让曹老板渡江和靠近城池十分顺利,一点消息都没有走漏。

    河内城南部五里地,曹军潜伏在一片密林中。

    “主公,匈奴人兵临河内城下,今日袁谭必定出城和匈奴人一战,静候时机即可。”

    郭嘉信心满满,这次说什么也要为主公报仇雪恨。那个袁谭竟然杀的主公大喊吾头在乎,我们谋士脸上也无光彩,绝不能饶他!

    曹操傲然之色,他有骄傲的资本,此刻顺利潜伏下来,夺取河内已经易如反掌,就等袁谭和匈奴人打起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哈哈哈……。”

    曹老板仰天大笑,笑容一收凌厉道:“尔等随我近处查看战况吧。”

    他要去近处观战,似他这般牛气的枭雄,一切在他眼中都是土鸡瓦犬。近处查看敌情这样的事情,那都是家常便饭。

    另一方面。

    河内城。

    袁谭坐在帅位上。

    下面徐晃、颜良、文丑、张郃、高览,将星闪耀。加上荀攸,配置相当高了。

    这次救援河内,老头子袁绍出了血本了,给了袁谭一万大军,外加河北四庭柱全给配置了过来。

    这是第一次有人来朝廷求救,作为新一代的丞相,袁绍要对天下做出一些姿态。

    并且袁绍想要拉拢河内的韩浩,以便作为袁家在边境的前哨战,牵制并州张杨,司隶曹操的势力。

    看起来袁绍这次虽然出了血本,但也有许多战略布局在其中。

    当时袁熙和袁尚抢着要出征,但袁绍还是选择了袁谭。

    因为在袁谭面前袁熙和袁尚基本成二货了,以前的二货袁谭反而成了豪杰。此番出征意义重大,不能失败,因此虽然袁谭军威又升,袁绍还是派他来支援。

    “大公子,匈奴全骑兵最适合野战,不能草率出城作战啊。”

    荀攸进言道。

    “若不出战时,河内全境遭受劫掠。匈奴王呼厨泉抢夺了一万多百姓,已经启程运往草原了,再不出战去救,就来不及了!”

    袁谭起身,“传我将领,三军集结,准备出城迎敌,凡我汉家儿郎,当同心协力,驱除鞑虏,拯救同胞!”

    “喏!”

    徐晃颜良他们热血沸腾拜道。

    “颜良兄,我就说跟着大公子肯定干大事情了。跟着三公子去打山贼还他娘的瞻前顾后的,可把我憋坏了。”

    文丑和颜良关系铁的很,直接说心里话。

    “主公,不能去!匈奴人是全骑兵,野战我军根本不是敌手!”

    将军们走了后,荀攸跪了,苦口婆心,看起来就差抱住袁谭的大腿阻拦了。

    其实袁谭也不愿意就这么出去玩命,但时间紧任务重,你不出去人家就跑了,还带着你的钱粮,你的子民。

    看起来真是到了要玩命的时候了。

    袁谭看了看自己的属性。

    宿主:袁谭。

    武力:81

    智力:未知(穿越众五千年见闻,变数太大)

    功法:独孤九剑破枪式,破箭式。

    技能:姜太公钓鱼技能,千杯不醉技能,腰肾功能强化。

    物品:二次元女仆一位、法拉利跑车一辆等等……。

    超级英雄:三星黑寡妇(充值中),二星凶灵贞子(充值中)

    心腹:荀攸、徐晃、陈琳、韩浩等。

    领土:河内郡。

    人口:11万。

    特么的原本12万人口的,咔嚓成11万了。匈奴人抢他的人口,这绝对不可饶恕。

    “公达,你知道什么是机关术吗?”

    荀攸忽然听主公提起机关术,一愣后,不相信的神情看过去,“主公,您有机关?”

    机关术可厉害了,杀人于无影无形之中,但到了秦末那会就失传了。

    少顷。

    河内瓮城沙场。

    一辆崭新的跑车,在阳光下傲然向世人昭示着自己的奢华和价值。

    一万多士兵里三层外三层,墙头也沾满了人,懵逼的目光看着法拉利。

    荀攸他们骇然中,小心翼翼抚摸着法拉利光滑的车身,便感到少女的肌肤也如法相比。

    “这是什么铁壳子?”

    荀攸吃惊的问道。

    袁谭十分不满,这怎么是铁壳子呢?太不给法拉利面子了吧。

    “这不是铁壳子,这叫法拉利,是机关战车。有这个机关车后,杀匈奴人易如反掌!”

    袁谭负手而立,淡淡道。

    众人惊秫,原来这铁壳子叫法拉利,还……还能打仗?

    但是……。

    这叫法拉利的机关战车真是奢华气派,但却没有一点狰狞之色,真能杀匈奴人易如反掌?确定没有搞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