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可伤人,撤退,撤!”

    袁谭此刻那叫一个郁闷。

    “可是主公……。”

    徐晃很焦急。

    “没有什么可是的,一定是哪里出现误会了,现在来不及解释了,先撤,不能伤人……。”

    徐晃他们顿时都是崇拜的目光。

    什么是正人君子!

    这就是正人君子!

    什么是爱民如子!

    这才是爱民如子!

    “袁谭,你别跑!”

    受难的百姓们见到自己得势,顺风杀。

    一路上,不知多少百姓愤怒的加入了追杀军团之中。

    而更多的百姓哭了,“特么的,你们追杀大救星,请问你们他吗的是怎么做到的?”

    “大公子真是仁君,遭受这样的追杀也不还手!”

    短短时间后,袁谭在这些百姓们心中的地位直线上升。

    太多百姓加入到了袁谭的阵营,并且民心还都是100点的那种。

    袁谭亲眼目睹,便感到这一波看起来也不亏。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袁谭心里一乐,竟然还有装逼值收割。

    “不要对百姓动手,宁可我入地狱,也不能让陛下入地狱!”

    袁谭一声喊。

    荀攸他们的眼睛里全是星星。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7。

    “主公!快回府邸防守吧!”

    徐晃太崇敬自己的主公了,但着实紧张道。

    虽然这些百姓没有经过训练,但此刻不要命起来也很有战斗力的。

    “不,绕城走!”

    袁谭立刻下了决定。

    “……。”

    众人十分不解。

    “军师,主公为何要绕城而走呢?”

    徐晃问道。

    “可能是……消耗这些百姓的体力吧。”

    荀攸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其实袁谭是绕城装逼去了。

    但是,很快就被百姓两头堵了。

    双方剑拔弩张。

    “大家听我解释!”

    袁谭伸出双臂,左右挥手示意停下来。

    “不用解释了!”

    “本以为你带回来陛下是一位盖世英雄,没想到你比董卓还残暴!”

    “乡亲们,上!”

    “等一等!”

    一声喊,一个人从百姓中冲到了最前面,直接冲到了袁谭身边。

    众人在火把的照明中定睛一看,是郑大。

    袁谭见到认出郑大是带头的,立刻伸出手抓了过去。

    但是抓了个空。

    扑通。

    郑大跪下了。

    袁谭又懵了。

    这尼玛啥情况这是?

    “大公子,我错了,千刀万剐也不足以恕我的罪过。”

    郑大磕着响头,果然全部是忏悔。

    追杀袁谭的百姓们傻眼了,石化了。

    请问你这个后生出尔反尔,前后差距这么大,360度大转弯,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造反的也是你,请罪的也是你,请问还能要点脸不?请问咱们彼此之间还能有信任吗?

    稍后,出现了许多颤颤巍巍的老人家。

    百姓们手中的锄头木棒落地了。

    少顷。

    “大救星,我们错了,甘愿受死!”

    长者们的怒叱中,百姓们跪了一地,原来是误会人家了。人家来拯救自己,自己还要杀人家,人家本可以将咱们斩尽杀绝,但都没有还手,这样的大救星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百姓此刻脸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坟坑自己躺进去。

    “既然是误会,化解了就好了,大家快快起来吧。”袁谭这才知道前因后果,没想到是这样的突然误会。看在这些百姓已经加入自己阵营,忠诚度都是100的份上,他也就不再去计较了。

    百姓见到袁谭没有惩罚自己,悲喜交加激动的哭了。

    百姓们站起来了,但荀攸徐晃他们跪了一地,直磕头。

    他们无法在这么多人之前,对主公说肺腑之言,以免传到老主公耳朵里。就用这样的方式,发泄自己心头的热血。

    …………

    袁谭虽然遭受了这样的追杀,但反而让他在百姓心中建立了自己的威信。这让随后的赈灾工作没有发生一点混乱,哪怕是排上几个小时队伍,百姓也稳稳的等候。

    因为他们心中知道,无论等待多久,肯定能够吃上饭的。

    这是什么?

    这就是信任。

    “小美,主人我怎么样?”

    袁谭道。

    “叮!主人好棒!”

    “有没有黑科技,给空投一个吧。”

    叮!系统提示:有鉴于宿主进入绝地,冒着生命危险救助百姓,特空投箱子一个,请注意查收!

    袁谭举目望去,就看到箱子忽忽悠悠下来了,落在了锅边的马勺把子上。

    他急忙走过去,拿起马勺,一边给百姓盛饭,一边开箱子。

    百姓看到袁谭这样的大人物亲自给自己一个草民盛饭,这样的事情便是史记中也没有记载过。

    什么仁德君王,开明王公,和咱们大公子相比那即是一坨屎。

    大公子就是我们的太阳!

    百姓个个更加激动。

    叮!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假仁假义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卧槽!老子这是假仁假义吗?

    这是粥吗?这都是老子的血。

    老子为了百姓肯放血,见过这样真情实意的没有?

    叮!系统提示:本系统只对事不对人。

    “……。”袁谭,你这个冷酷的系统,一点也没有我家小美有人情味。

    袁谭收民心、收装逼值、开箱子三不误,便感到,这是空投位置最好的一次了,不过若是空投到美女身上,其实他也不是太反对。

    叮!恭喜宿主打开箱子获得求贤卡一张,求贤卡能够发现在野贤才,请问是否立刻使用?

    哇~,这个好,老子现在最缺的就是贤才,我收回系统无情这句话,马上使用。

    叮!宿主使用求贤卡,在城西水井胡同发现一名贤才,请尽管赶往结交。

    “这座城里有贤才?小美,系统不会胡乱编排一个平均数据二三十的来糊弄主人我吧?”

    袁谭表示很怀疑。

    “叮!系统是不会骗主人的,请主人快去吧!”小美甜蜜蜜道。

    “那位贤才叫什么?”

    袁谭表示一听名字自己就会知道。

    叮!请宿主自行探索发现。

    于是,到了第二天。

    袁谭按照系统提供的寻贤地图,来到了水井胡同。

    距离地图上代表贤才的亮点越来越近,反而心里忐忑,也不知到底是个什么贤才。

    毕竟若是跑出来一个平均属性二三十的,哭都找不到北。就算跑出来是四五十的那种,也可有可无。

    袁谭忽然感到自己是不是想错了,毕竟地图上的光点散发着七彩的光芒,看起来很不凡。

    看起来应该按照牛人的标准来准备才好。若是按照庸才的标准准备的话,出来一个牛人,就很难给好第一印象,就很难收服了。

    “主公,这里真有贤才?嗯……主公,若真有贤才的话,这样冒冒失失找过去,恐怕也不太妥当。”

    荀攸察言观色,道出自己的想法。

    袁谭看过去,深深点头,不愧是军师,就是懂得套路多。

    看来到了自己装逼的时候了。

    袁谭左右看了看,就向一位过路的老太太走了过去。

    荀攸目瞪口呆看着他的主公扶老太太过马路,但他的机智很快反应了过来。心想主公真是太机智了,这样做好人好事被贤才看到,第一印象就建立了起来,就好沟通多了。

    叮!宿主扶老太太过马路装逼成功,装逼值加3。

    袁谭心里乐开了花,自己真是太有才了,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扶老太太过马路也能装逼。

    “老人家,你家是不是在这边呀?”

    袁谭看着地图,指着贤才亮点所在的方位道。

    “这位善良的后生,老太婆的家在那边。”老太太指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老人家,我看还是走这边吧,我刚从那边过来,那边有一户人家今天修房子,拉了一车土,您这腿脚不好走的。”

    “好吧,你真是一位善良的后生,现在你这样的后生可不多了。”

    老太太唏嘘道。

    “……。”荀攸。

    他和袁谭的确是从那边刚过来的,但有毛线修房子的?

    主公,为了装逼欺骗一位慈祥的老太太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