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赵云到底是没有跟袁谭回去睡。

    返回府邸的袁谭,便感到十分不爽,举起一坛子酒,咣咣咣喝了下去。

    荀攸看傻眼了,他可是一直陪酒的,深知主公少说喝了五十斤了,还能喝。

    太能喝了!

    “主公,我看那赵云并没有投入老主公麾下的意思。”

    荀攸进言道,也是在宽慰袁谭,赵云那边的事情,跟袁谭没关系,主要是老主公那边。

    其实荀攸一开始也不愿意跟着袁谭,但现在,怎么就越跟越想跟呢?

    这肯定就是明主的魅力了,荀攸分析着。

    袁谭便感到千杯不醉的技能太烦恼,不过千杯不醉的技能有一个好处,就是想醉就醉。

    顿时袁谭感到酒意上头,浑身愉悦,拍案而起,“骂那隔壁的,早晚有一天,这天,这地,这宇宙,都是老子的。”

    哐当~,袁谭直接砸案几上睡着了。

    第二天。

    袁谭昏沉沉的,看起来酒精的效果还在,急忙发动千杯不醉技能,顿时完全清醒了。

    “主公,有人密会赵云,看起来像是刘玄德的人。”

    荀攸来了,他连夜做了许多事情,打探出来了情报。

    “流弊流癣多!”

    袁谭心里一沉。

    这个人物真是流弊的很,牛皮癣一样顽固,春风吹又生。

    不愧是流弊流癣多……。

    看起来如今汉献帝来到了邺城,曹操在中原的威势并不如后世一样。许多事情肯定因此改变,流弊富有野心,这时候借助以前的关系来拉拢赵云是情理之中。

    “主公,看起来赵云是要追随刘备的。刘备一代枭雄,若得此人相助,又有徐州富庶,如虎添翼。”

    “不如……。”

    荀攸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

    “我岂能失信于人?”

    袁谭没有同意这个建议,道:“我们的战略是在北方,若刘备真得到此人相助,更能在中原牵制曹操。”

    “若他不去追随刘备的话,我过一段时间再来请他。”

    其实袁谭已经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希望了,但白袍赵子龙是自己的偶像,杀偶像这事情,他不愿意去做。

    几乎是同一时间,赵云的家中。

    “赵将军,不知何时启程?”

    刘备的使者简雍礼敬有加,他深知面前这位将军的厉害,若得此人相助,主公如虎添翼,不惧曹操吕布袁术等人。

    “祖坟那边还有事务需要处理。”

    赵云心中袁谭的影子挥之不去。

    “东方红,太阳升,袁家出了一个袁显思,他为百姓谋幸福,呼唲嗨呦,他是百姓的大救星!”

    外面传来百姓的歌声。

    赵云听这歌声神情一阵激荡。

    简雍昨天本说找赵云喝酒,没想到袁谭出现在了赵云府上,现在看到这个情况吓了一跳。

    “子龙将军,袁谭这是收买人心,前往不要被迷惑。”

    作为刘备的谋士,简雍肯定吐袁谭坏水。

    赵云听到后心里就不乐意了,这若是收买人心的话,那扶老太太过马路呢?便是玄德公,恐怕也没有扶过老太太过马路吧?

    “《韩非子·说林上》:见微以知萌,见端以知末,故见微知著,睹始知终。”

    赵云淡淡道。

    简雍顿时尴尬了,本以为赵云只是一个武夫,没想到还是一员儒将。“那是,那是,在下冒昧了。”

    “子龙!”

    简雍听到外面一声喊,脸色大变,跐溜钻进了柴火房里去了。

    “大公子!”

    赵云大步迎了出去。

    “子龙!邺城传来消息,匈奴人一万骑兵犯我疆土,河内太守韩浩的求救来到了朝廷,我要回去看看。”

    赵云听到这个事情神情凝重起来。

    “那呼厨泉接替死去的於夫罗为匈奴王,不思安分守己,反而乱我子民,不可不除。子龙可愿意和我一起前往驱除鞑虏保护百姓?”

    袁谭正色道。

    “这……,云守孝时日未满,还请大公子见谅。”

    赵云惭愧道。

    “好吧,那些匈奴人凶的很,此去也不知能不能活着回来,若是能够活着回来,定然找子龙痛饮,诉说那杀敌为民的事情。”

    袁谭也不拖泥带水,告辞而去。

    “真英雄也……。”

    赵云敬佩的目光。其实赵云以前一点也不敬佩袁谭,天下人都知道袁家嫡长子袁谭是个二货。但就从今年春天开始,人家就完全成长起来了。

    “看起来,也只有真性情真英雄,才能够这么快的成长,众人之前看错他了。”

    赵云唏嘘不已。要知道二货的话,给一百年也不会成长。但浪子回头,成为豪杰只在一瞬间。

    简雍大松一口气,心想幸亏主公之前专门和这个赵云结交,若是不然,就被突变的袁谭拉走了。

    城门处。

    数万百姓都来为袁谭送行。

    “大救星……。”

    百姓们拜别,十分不舍。

    “我们的太阳!”

    小孩子们喊着自己的口号,他们早已经视袁谭为最亲的人。

    袁谭用他满腔赤诚,换来了太多珍贵的回报。

    他望着一直送自己的百姓,这样的待遇也只有那些真正为国为民的大人物才能够享受到。他激动坏了,曾几何时,他也想效仿大人物为百姓做一些事情,但没有能力。

    他下马,望着百姓,双手抱拳深深鞠躬。

    百姓们哭了。

    荀攸他们也哭了。

    大救星的传奇,开始在北地流传。

    …………

    豫州,许昌。

    这座中原最大的城池虽然没有如同历史上一样成为帝都,但却依旧繁华兴盛。

    作为枭雄曹操的大本营,曹老板在这里拥有巨大的声望。

    曹府后花园,曹操负手而立看着面前的一株苍天大树叹息,对从人道:“当年,只是一颗小树苗,成长的真快……。”

    “主公,这棵树得到了细心的照料……。”

    曹老板一瞪眼,蠢货,根本不懂我的心思。

    “主公,北面的消息,匈奴人来抢劫河内,韩浩面对一万骑兵,无法野战,只能坚守城池,已经去朝廷那里求救了。”

    郭嘉带着最新的消息风风火火跑来了曹操这里。

    前番曹操在洛阳击败了李傕郭汜,并夺取了洛阳以及西部雄关函谷关。

    而李傕郭汜退回长安,坚守门户潼关。

    曹操暂时无力猛进。

    “主公,何不趁机夺取河内?”

    郭嘉又低声道:“若袁谭来的话,正好报一箭之仇。”

    曹操对于夺取河内很感兴趣,那样一来,他的势力就能够延伸到黄河以北地区。

    “听说荀攸已经投入到了袁谭帐下,还有徐晃万夫不当之勇,此人羽翼已丰。加上袁绍必定会派兵支援,不宜对付。”

    曹操说道。

    “主公,袁绍若是派援军支援河内的话,肯定会在城下一战,我军避开匈奴和袁军的锋芒,背后袭击获胜者。即可夺取河内易如反掌……。”

    “呵呵,不愧是奉孝,深得我心。那袁谭不来便罢,若是来时,这一次必让他插翅难飞!”

    看起来曹老板对于洛阳一战败给袁谭依旧耿耿于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