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示,提示,识别错误,请车主使用普通话。”

    袁谭听到车载电脑的女声后,一头黑线。

    你这车载系统真是破的很,根本无法和我的系统相比。

    “引擎,启动。”

    依旧没有启动。

    老子的普通话已经很标准了,还想怎滴?

    听着外面匈奴人的大喊大叫,袁谭恍然大悟。

    他看到荀攸等人疑惑的目光,脸黑,头伸出车窗,对着匈奴王呼厨泉喝道:“玛德,能不能叫你的兵不喊?就不能控制一下情绪?”

    呼厨泉被骂的懵逼。

    “你想要静悄悄的去死?好,本王今天特么的成全你,别喊啦!”

    呼厨泉回头怒吼咆哮。

    王者之威,匈奴人不喊了。

    袁谭这才重新座好,从储物箱里摸出来一瓶矿泉水漱了漱口,清了清喉咙后,对着控制台道:

    “引擎,启动。”

    一阵悦耳的引擎声,法拉利启动了。

    “……祝您本次驾驶愉快。”

    车载电脑说道。

    “呵呵,老子这一次一定会很愉快的。”袁谭冷视外面耀武扬威的呼厨泉,挂上前进挡,一脚油门就踩到底了。

    轰~,当法拉利疾驰出去的那一刻……。

    当时,那天,那地,那宇宙,都在一道红色闪电中懵逼了。

    荀攸他们的眼珠子当时就跳出了眼眶,掉在了地上。

    卧槽!这马车竟然特么的不用马就能自己跑!

    所有人猛抓头发,依旧发出尖叫。

    真是太意外啊太意外!

    这还是马车吗?

    难道是神~马车?

    荀攸他们呆傻了,有些士兵已经开始自己抽打自己的脸,是不是在做梦?

    袁谭很想告诉他们这是汽车,真心不用马。

    荀攸他们的世界观在这一刻彻底被袁谭颠覆了。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东东东东西!”

    呼厨泉在一瞬间后,就被吓的毛都炸了。他这辈子虽然纵横草原数千里,但那里见过这样的事物,想都没有想到过。

    此一刻,面对疾驰而来的法拉利,这位草原霸主肝胆俱裂,根本提不起一点敌对之心。

    这可能就是低级生物对高级生物本能的恐惧吧。

    匈奴骑兵受惊中嘴巴张开能够塞下一万颗胡萝卜。

    这这这确定是战车吗?不会是某种古生物吧?

    “不要惊慌,我这可是千里马,速度之快可比赤兔,袁谭的战车再厉害,也不可能追上我的。”

    呼厨泉拨马就跑,安慰着自己。

    “想要用这个奇怪的战车撞死我,太狡猾了,但根本是不可能的,你都追不上我的!”

    战车能够追上千里马吗?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若是能够追上,战车也不会被战争淘汰!

    呼厨泉回头望月,想要看看已经拉开了多少距离。

    这一看,卧槽啦!法拉利已经近在咫尺了!

    “这怎么可能?跑这么快,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

    呼厨泉彻底瞎蒙了,大脑一片空白了。

    毕竟双方之间有一百米的距离,说话就到了,天下都没有跑这么快的马,别说战车了。

    而法拉利里面,袁谭坚定的神情,敢惹我的必须死!

    短短三秒钟,法拉利就提速到了时速一百公里。

    随着一道闪电击穿呼厨泉。

    天地间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呼声后,就再一次陷入到了死寂。

    “不~!”

    只有呼厨泉的哀嚎在回荡,他彻底被撞飞了出去。而他引以为傲的千里马,当场就被撞的身亡。

    呼厨泉也好不到哪里去,落地后,鞋都掉了,口吐鲜血,惊惧的眼神看着漂移中的法拉利带起死亡的回旋。

    “不~!”

    呼厨泉看着飞驰而来的红色车影,目光中全部是绝望。这天下,竟然有这般厉害到无法想象的战车!这位草原霸主,此刻才发现,自己惹到了根本惹不起的人。

    噗咔嚓……。

    红色的车碾压出同样鲜红的血痕。

    威名赫赫的匈奴王呼厨泉死在了车轮下,只留下一万名浑身发抖的士兵。

    这是什么马?

    什么马车!

    匈奴三军动荡。

    袁谭三秒钟撞死了草原霸主匈奴王呼厨泉,成就了他第一次阵前斩将,同时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次有记载的车祸。

    他也不怕流传后世,若真流传后世了,没准在棺材里面也能狂收一顿装逼值吧?

    他一个甩尾,看到呼厨泉真是死翘翘了,但他并没有就此停下,反而一脚油门踩到底,哗啦啦又是一个原地摆尾,冲向不远处的匈奴军阵。

    一个人,冲击万人大阵,还是骑兵阵,史无前例的壮举出现了。

    红色的闪电进入到了那庞大的战阵中,如入无人之境!

    马匹根本不是法拉利的对手,尤其是法拉利底盘低,撞腿一绝。

    并且,他这个法拉利可是定制版,全身上下都是防弹级别的材料。

    拥有军用级别的强度,跑车的灵活,加上车神一样的驾驶员。

    其实袁谭也不想当车神,但系统出品学什么都是一眼大圆满,他想学不会都不行。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数百匈奴兵就被撞死撞残了。

    嗡~。

    袁谭冲出了匈奴大阵,调头后重新加速,再一次撞击了进去。

    庞大的战阵被红色的闪电撕扯的四分五裂。

    荀攸脸色苍白,但却激动的浑身发抖,“机关兽,这肯定是一种机关兽!”

    看着懵逼的徐晃他解释道:“机关学那就不得不说鲁班大师和墨子大师了,传说能够制作出飞天的木头鸟,看起来传说是真的,原来主公还懂机关学!太牛啦!”

    机关学在历史上一直很神秘很强悍,只有极少部分人掌握的特殊力量,历史上就有诸葛亮的机关兽喷火,打败了南蛮。

    众人震撼了。

    看着那红色身影在敌军阵中横冲直撞无人能挡,所有人这一刻热血沸腾了。

    “擂鼓,冲锋!”

    徐晃一声令下。

    此刻根本不用激励士气,士气已经被袁谭激发的爆表了。

    隆隆战鼓声中,袁军冲杀了出去。

    袁谭的强横霸道的壮举,彻底激活了这支军队。

    红色怪兽!

    拥有熊的力量,豹子的速度,鹰的眼睛!

    没有人能够抵挡的力量。

    这样的战斗力,已经不是人了。

    人那里还敢对敌?

    匈奴人士气彻底瓦解了,他们哀嚎着,尖叫着,四散逃窜。

    袁谭坐在驾驶室里心头豪情起,什么开法拉利装逼,什么钓马子,根本没有发挥法拉利的真正作用嘛。

    这才是法拉利的真正作用。

    “想跑,没那么容易!”

    袁谭一脚油门踩到底。

    一匹匹骏马和它们的主人,飞升了。

    难道他是神!

    匈奴人彻底丧胆。

    而在山坡后面。

    曹操、郭嘉等人,个个瞪大了红彤彤的眼珠子。

    曹老板是来这里埋伏偷袭袁谭的,并且埋伏的很成功。但当他看到这个情况后,眼睛全部是恐惧了,浑身已经发软,“马上……马……马上撤退……,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机械?得到鲁班真传啦?”

    中原霸主曹老板是什么人物?三万兵马就敢跟袁绍二十万大军干仗的人,但此刻根本没有一点趁机进攻袁谭的心思了。

    于是,灰溜溜的跑了。

    …………

    “你们跑什么,没有人追你们呀!”

    负责押送奴隶的匈奴兵正在嫌弃奴隶们走得慢,就看到自己的大军从后扑面而来。

    “怪物,怪物!”

    “怪物?什么怪物?你们碧池了?”

    嗡~。

    这些押送奴隶的匈奴兵就看到一个红色的巨兽冲出阵型的时候,一片战士倒下了。调头又冲了进去,又倒下一片。

    “我的天啊,真是怪物,快跑!”

    这些押送奴隶的士兵汗毛倒竖,活见鬼的神情一哄而散。

    终于,他们大难不死,逃脱了怪兽的碾压。

    那红色的身影在烟尘中若隐若现。

    袁谭不得不停下来,特么的没油了。

    “主公!”

    荀攸他们随后才追了上来。

    敬畏的看着袁谭,又去看法拉利。

    “没动力了,送回我府中吧。”

    袁谭平静道。

    古人对黑科技完全没有现代人那么质疑,所以袁谭不用隐瞒什么。没有油了,送回去给媳妇们当真正的马车玩去吧。

    荀攸他们恍然大悟,怪不得主公暂停了对敌人的追杀,原来没有动力了。

    “主公,半个时辰不到,您……您一个人就击溃了一万匈奴铁骑。这这……,属下能够追随主公,真是三生有幸!”

    众人纳头便拜。

    “半个时辰?这次算时间长的了。”

    袁谭淡淡道。

    短暂的沉寂后,三军将士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没有损失一个人,就获得了大胜,战胜的对象还是威震草原的匈奴铁骑。

    这样的战绩,自古以来,还有谁?

    颜良文丑他们此刻热血的心情不减。崇拜的目光看着袁谭,“跟着大公子,就算没有杀一个敌人,怎么也这么痛快呢?”

    士兵们敬畏的看着袁谭。

    袁谭内心大笑,开车都能击溃万骑雄兵,能否申请加入炸天帮?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10。

    叮!恭喜宿主装逼……。

    叮!恭喜宿主装……。

    “还没有触发大乐透抽奖,肯定会是一个大家伙!”

    袁谭心里美滋滋,举目望去,就看到远处,万余百姓跪拜自己。他急忙道:“不要为我欢呼了,马上救助百姓,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忘记我们的职责!”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自己太能装逼了,自己都开始佩服自己了。

    袁谭的士兵开始救助百姓。

    百姓感激涕零,纷纷喊着大救星。

    “我们的太阳!”孩子们也是喊出了属于自己的口号。

    袁谭抽空看了看三军的状态。

    大部分士兵全部改投自己的阵营,而颜良文丑张郃高览四人,阵营显示:袁绍—袁谭。以前只有袁绍一个名字。

    袁谭心里美滋滋,也加入到了救助百姓的行列当中去。

    “哇,好丑!”

    呃呃……。

    一群士兵救助百姓的士兵忽然吐了。

    袁谭眉头一皱,走过去训斥道:“你们怎么能这个态度对待百姓?要知道子不嫌母丑……。”

    荀攸他们听到这番话后激动坏了,百姓就是母亲,这样的主公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卧槽!”袁谭定睛一看,这个女人太丑了,脸上都是疮,还流着黄脓。一转身,哇的一声吐了。

    士兵们纷纷松了口气,你看不是我们态度不好,的确是这个女人太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