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哥~,哎呦~,大哥……。”

    手下们捂着各自的痛处,根本起不来了,用手拍打着马车。大哥你别在里面梳头了,我们没能把百姓的脊梁折断,被打的是我们,您快看看啊。

    “拍什么拍,现在知道求饶了?你说你们这些文化人……,我擦!”

    唐中拽着一绺长发从马车里探出头来,就看到自己手下全躺地上了。他手里的铜镜和木梳掉在了地上,目瞪口呆。

    合着不是你们打人,是你们被打了。你们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打成这样,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啊?

    此刻爬起来的恶汉们已经不敢乱动了,实在是太疼了。面前这个年轻人太厉害了,他们只敢毛呆呆站着。

    袁谭扇着折扇走过去,扇子合起来,敲在一个恶汉头上,“非法收取保护费。”

    又敲在另一个恶汉头上,“对人施暴……。”

    掀起马车门帘,冷视一眼有些惊慌的唐中,从马车里拿出一把兵器扔在了地上,“非法持有军方武器。”

    袁谭眉头一皱,折扇点着一名恶汉道;“你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惹是生非,叫什么?”

    那恶汉惊秫的眼睛随着扇子上下乱动,吞了口唾沫道:“聚……聚……众闹事……。”

    原来是这个年轻人!唐中这个地头蛇深知自己遇到了硬茬子,窜下马车拔腿就跑,一头飘逸的秀发散发着清香。

    蓬蓬~。

    “嘿~嘿,喝嘿~。”

    唐中被袁谭拉住,转身过了三招,但全部打空了。

    他更加害怕了,这是从那里来的厉害角色!叫道:“嗯这位兄弟,你别再过来啦,我练过的!”

    “是吗?老子正好也练过,咱们都是练过的,今天一起练练吧。”袁谭微笑的伸出扇子,“就你这样的,老子一个人打一百个。”

    唐中眼皮一阵抽搐,飞快从马车里拿出一物,点燃后扔了出去。

    顿时,那物冒出滚滚黑烟。

    “这位壮士,你快跑吧,他……他叫人了!”

    百姓中有人喊道。

    唐中恢复了很多从容,“你小子别得意,你很能打是不是?”

    “谁放的麒麟烟!”

    “呀,是大哥放的!”

    “哈哈,大哥又要带着我们欺负人了。这次欺负的是谁,够不够资格?”

    豪迈的鼓噪声中,打北边来了好大一群人,个个衣衫不整,但却神情傲然派头十足。

    百姓们顿时惊慌了,所有的摊位都在收摊子走人。

    所有的店面都在关门,但镂空的窗户后面多出来太多眼睛。

    一百多人来到,一起鞠躬道:“大哥!”

    “给大哥我上来一百个!”

    唐中大手一挥。

    袁谭看着面前整整齐齐的一百人,脸黑了。

    唐中嚎了起来,“特码的,你说能打一百个。今天倒要看看是你厉害,还是我这一百人厉害!”

    二当家当时就乐了,“就这小子还想打一百个?没问题,今天就满足他的诉求。”

    话音未落,一百号人撸起袖子,纷纷亮出木棍,就是一个字,肝。

    就在这时,咔咔咔的脚步声响起。

    本来从南边撤离的摊主百姓们被迫退了回来。

    只见南边来了一大队士兵,刀枪锋利,气势更加逼人。

    “完了,连官军都为唐中出头!”

    “这个年轻人死定了!”

    百姓们更加惊慌了,被两边的人挤压在了中间。

    “拜见大公子!”

    高览准备带兵出城,听到集市里有人闹事,就带兵进来看看,没想到看到了袁谭。

    “拜见大公子!”

    随着高览,众兵士拜倒在地。

    “大公子!大公子在哪里?这位将军请帮我引荐……。”

    “你们下去,快退下去!”唐中示意自己手下的同时,恭敬的对空气喊道:“大公子,我是唐中,我特别敬仰您,您看这香波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礼物之一!”

    “我不需要你的敬仰。”

    唐中猫着腰四处寻找起来,抬起头就看到之前的年轻人此刻扇着扇子,对自己淡淡说话。

    卧槽!

    唐中脑子嗡的一下,当时就腿软了,噗通跪地上了。

    原来这位爷就是大公子。

    我特么真是瞎了眼了。

    “大公子,饶命!”

    我去!

    百姓们骇然了,原来这位为我们出头的年轻人,就是传说中的袁家大公子袁谭!

    简直不要这么神转折,心脏简直受不了啊!

    叮!系统提示:平原郡民心提高3点。

    少顷。

    公审公判大会开始了。

    越来越多的百姓收到消息来到了集市,个个激动坏了。

    一位专门在集市给人写书信的老夫子,顿时提笔,“没有纸!”

    “我这里有牌子!”

    附近摊位的百姓纷纷送上招牌幌子,老夫子就选了六个干净的,一个上面一个字,‘公审公判大会’,举了起来。

    叮!系统提示:平原郡民心提高2点。

    “大公子,茶来了,还有点心!”

    青楼上早就被袁谭威武所吸引的美女出现在了这里。

    “嗯?我没叫茶和点心。”

    袁谭坐在案几后面眉头一皱。

    “矮油~,这是奴家的心仪嘛。”

    “这……。”袁谭不得不接了过来。

    美女娇羞的放下茶盘,忍不住摸了摸袁谭结实的手臂,笑了笑,转身扭着屁股跑走了。

    袁谭打开盒子一看。

    跪在一旁的唐中他们也伸长了脖子看,玛德,还是心型的,这几个骚蹄子,我都没有吃过这么用心的点心。

    顿时巴结羡慕的目光看向袁谭。

    蓬~。

    袁谭一扇子砸在了唐中头上。

    唐中顿时慌乱的缩脖子,一脸媚笑的点头哈腰。

    “丢不丢人?”

    袁谭淡淡道。

    “丢人……。”唐中他们看着四周太多的百姓,顿时哭丧了脸。

    “知道丢人还算有救,想要快点完事只需要回答‘是’和‘不是’就可以了。明白了吗?”

    袁谭喝了口茶润润喉咙道。

    “明白了……。”

    唐中他们苦楚道。

    荀攸和高览就站在袁谭身后,他们看百姓的目光,便知道主公的做法太对了,民心所向。

    “是不是非法持有军方武器?”袁谭问道。

    “嗯啊……。”唐中不知如何作答了。

    但他的一个小弟一脸谄笑,“大公子,那个……,其实这些是我爷爷传下来的,我爷爷当年当过兵……。”

    嘭嘭嘭……。

    袁谭举起扇子一通暴走。

    这位小弟捂着脑袋,感到自己要被敲晕了。

    “卧槽,老子叫你回答是和不是!”

    “是是!”小弟急忙点头,惊恐的看了看旁边跪像庄严的大哥。他快哭了,大哥,请不要这么严肃嘛,倒是搭救我一下呀……。

    “姓名!”

    袁谭严肃道。

    “是!”一个小弟看到旁边同伴刚才的惨状,讨好的抢着回答。

    “你他吗是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袁谭脸黑了,“是你个头啊!嗯?”

    嘭嘭嘭~。袁谭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案几上收钱的袋子,一个个砸了过去。

    唐中三人一阵惨叫。

    袁谭就发现民心涨了五点,顿时心里美滋滋。

    百姓们激动的围观。

    “重来,你不是违法了?”

    “不是!”

    “嗯?”

    噗噗噗噗……。

    袁谭打的很嗨皮,这要是在穿越前遇到这样的道上混,躲都来不及,现在随便打。

    民心又涨了五点,

    我打~!

    唐中扑倒在地抱住了袁谭的脚脖子,哭了,“大公子,别打了,我们认罪伏法,请马上宣判吧!”

    “这就等不及了?”

    袁谭意犹未尽,喝了一口茶镇定一下舒爽的心情,这才说道:“看起来你也不是不可救药,这样,我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你从今天开始,带着你的兄弟成立巡防队在城中巡逻,若是城中再有敲诈勒索,欺压百姓的事情发生,就拿你试问。”

    “啊?”

    唐中懵逼了。

    “还有,三日内,把城中所有道上混的,欺压百姓的人,全部给我揪出来!”

    唐中晃了晃懵逼的脑袋,自己有没有听错,自己就是道上混的,去抓道上混的?

    “主公,我不用三天,我二天就能全抓到!”

    后面跪地的一百多打手里面,一名小弟脑子里灵光一闪,感到这是自己上位大好机会,飞快爬出去喊道。

    玛德!

    唐中开窍了,大怒,拿起掉在地上的钱袋子一阵猛砸这个小弟,急忙道:“主公,我最门清,谁住在什么地方干过什么我全知道,根本不用两天,一天就能全抓住!”

    “很好,全城犯罪率变成零后,我升你为捕头。”袁谭严肃道。

    “主公,那是不是就是体制内了?”

    “不错,给你县尉平级的俸禄!”

    唐中瞪大了眼睛,纳头便拜。身后一百多小弟,个个羡慕的目光。

    袁谭起身道:“诸位百姓,今后你们谁遭遇到了敲诈勒索,无理取闹的事情就找唐中。”

    百姓们对视一眼,全然已经明白了袁谭的用心良苦,顿时纳头便拜。

    “大公子真是俺们的大救星呀!”

    之前他们不信大救星的传说,因为多少年来根本没有出现过,就算出现过也是假的,有事情就跑了,但是现在全信了。

    袁谭看着飙升到90 的民心度,很满意。

    荀攸和高览对视一眼,此刻的民心简直实质化了,便感到主公刚才并不是寻开心揍这些人,宽恕这个唐中也不是随便为之,而是套路很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