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系统提示:小美已经完成了她的使命,请宿主节哀顺变,本系统会继续带你装逼带你飞。

    “节你妹!”

    叮!系统提示:请不要侮辱系统。

    “辱你妹!你这个无情无义的系统!”

    叮!系统提示:本系统作为至尊无敌吊炸天绝地求生存的系统,以为宿主服务为至高无上第一准则,怎么能是无情无义呢?

    叮!此次只是本系统考验小美对宿主的忠心。现在小美通过了考验,本来打算还给你小美的,你要不要。

    “不要!”

    “……。”

    “不不不,我要!你特码的,快把本主人的小美还来!”

    叮!主人好棒!本以为主人只是用系统装逼……,本系统哭了……。系统为有一个有情有意的主人而欢快的叫着。

    袁谭也因这一次的经历也明白了许多,看起来这是一次历练,“系统,本主人一般情况不会再骂你了。”

    他就看到系统空间里,一群萤火虫出现了,化为了熟悉的身影。

    “哈哈,是不是吓坏了?是不是哭啦?主人为小美流泪了,小美好幸福!”

    小美穿着她主人指定的女仆装,蹦跶哒道。

    卧槽!你也学会装逼啦?这样真的好吗?

    袁谭现在啥都明白了,这可是至尊无敌吊炸天的系统,怎么可能死人呢!

    “呵呵,我没哭,我只是被沙子吹到了眼睛里而已。”

    袁谭若无其事的用手指挂起最后一滴眼泪,若无其事的弹走的。

    “主人是不是很爱小美?”

    小美童话般亮晶晶的眼睛,小脑袋微微左右晃动时,两根长长的红鞭子摆动。

    “呵呵,你想多了。”

    “可恶!让我进去,主人要打你屁屁!”

    袁谭发狂了。

    “那你进来啊,妾身好羞涩。”小美转身脸红的摸着自己的臀部道。

    袁谭抽了,“怎么才能进去呢?”

    “当了皇帝就能进来了,呵呵,这种事情我怎么会告诉主人呢。”

    “呵呵,这种事情主人我也不想知道。”

    看起来要定一个大目标了,就是当皇帝。

    袁谭美滋滋的起身,擦了擦鼻涕,本说甩出去,但还是擦在了屁股上,顺势搀扶起面前的赵云:“子龙,快快起来。”

    这时候,才有时间细看赵云的属性。

    人物赵云,武力99,统御力98,忠诚度100,等等。

    不愧是忠义无双、一身是胆赵子龙!

    “若非诸将力战,吾命休矣……。”

    心情大好的袁谭有开始没羞没臊的装逼了,又去搀扶荀攸、又去搀扶徐晃高览他们。

    人们敬爱信赖的目光看着袁谭。

    “乡亲们快起来,我们,赢了!”

    袁谭举起了右臂紧紧攥住了砂锅大的拳头。

    一瞬间后,迎着那铁拳,欢呼声冲破了云霄。

    天上的太阳都是浑身一震,更加散发出温暖。仿佛在说,本太阳看好你,太能装逼啦!

    “华夏复兴的重担落在我们肩膀……。”

    袁谭一一紧握赵云他们的臂膀。

    经历了流星雨的人们,心境得到了一次洗涤。

    “这一刻,我怎么这么想哭?”

    荀攸努力噙着泪水。用最微弱的兵力,打赢了最关键的战役,我的主公是全天下最值得敬爱的人!

    陪你去看流星落在这地球上

    华夏的重担落在我肩膀

    ………………

    一日后。

    黄河渡口。

    刘备和孔融的兵马在这里汇聚,在关羽和孔融部将孙礼的带领下渡江,准备去支援公孙瓒。

    受惊的简雍都没有休息,狂奔到了这里,并描述了一个事实。

    听到这个事实的人,全部成了石化的史努比。

    “什么!天上下起了流星雨?砸出来一里地还宽大的深坑!把公孙瓒的骑兵全砸死啦!!!”

    率领刘备军准备去支援公孙瓒的关羽五缕长髯随着嘴巴里能够塞下一只兔子,重复道。

    “嗯嗯嗯~!”

    简雍小鸡吃米的不断点头。

    满大帐的牛逼人物慌得一批。

    “简雍!你确定你带来的是军事情报?”

    “确定不是说书?”

    “嗯嗯嗯~!”

    简雍又一阵小鸡吃米的不断点头。心说我他吗的当时都快被吓死了,那里还敢乱说,完全说的是实话,一点都不夸大的。

    帝君就看到,孔融的部将孙礼右边的眉毛不断上翘着,满脸恶心的神情。

    二爷大红脸顿时特别红了起来,这种话怎么让人相信,你确定不是因为没有带回赵云而乱讲话?

    帝君五缕长髯无风自动,侧身上前一把抓住简雍提溜起来,眯缝的眼睛爆燃睁开,冷道:“简雍,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说实话!”

    “二将军,我说就是实话,公孙瓒已经撤退了,咱们也快点撤吧。”

    简雍身体悬空,两脚乱蹬中惊慌道。

    这样的情报太难以让人相信。

    二爷眼瞅着孙礼那些青州将领怪异的目光,也不知是放下他好,还是不放下。

    “报……,大事不好了,出大事了!”

    青州的探子来了。

    听到这探子的消息后,二爷终于把简雍给放下来了。淡淡的目光回看向青州将领们。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

    孙礼把探子提溜了起来。

    “绝不是开玩笑!现在这个消息已经在大江两岸传来了!”

    探子一阵蹬腿。

    天命所归……。

    不可能的,巧合吧?

    似乎二爷这样的大人物,根本不相信寻常人口中的天命所归。

    “真是令人佩服,既然公孙瓒已经撤军了,我们也撤吧。”

    二爷摸着胡子淡淡道。虽然他不相信天命所归,但袁谭敢以三千步卒对战斗一万白马义从,本身就是令人佩服的一件事情。

    这是一个值得一战的对手。

    …………

    天命所归!

    他是传奇!

    随着袁谭大胜的消息传开,威望成几何数暴涨。

    三日后,邺城,朝廷。

    袁绍通过一段时间努力,终于给汉帝刘协建造了一座真正意义上的大殿,自己也很有成就感。

    但今天,作为丞相的袁绍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被一个消息搞的精神一点也不好。

    百官的心情也不好。

    毕竟听到一个天命所归的消息,但不是陛下,他们的确爽不起来。

    沉静的朝廷上,只有郭图滔滔不绝演讲着当时的盛况。什么大公子抛头颅洒热血,三千热血对抗一万天空下第一暴虐骑兵。什么百姓归心,主动来支援。

    “当时……苍天都被感动了吧,巨大的流星雨,令公孙瓒威震天下的白马义从。只是一个呼吸的时间,一个呼吸,就全部灭亡了!”

    郭图说到这里热血澎湃,浑身激动的僵直喷着唾沫星子。说着还不忘用不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逢纪。

    你们三公子顺风局推平并州又能怎么样?

    那样的配置,就算是一头猪也能平推并州。

    唯有我大公子横枪立马,力挽狂澜,翻云覆雨,覆雨翻云,扶大厦之将倾!

    老主公,您睁开眼睛看一看吧,谁才是值得传承的人。

    汉献帝坐在龙榻上挠着身体各处,也是不断对身体试探,感到这一段时间果然没有人控制自己了。但他也不敢乱来了,万一袁谭回来了,自己不是死定了。

    于是起身,龙颜大悦道:“果然不愧是朕都敬仰的人,青州刺史袁谭为国尽忠,朕实在是太欣慰了。丞相,您觉得应该给他什么封赏呢?”

    袁绍挥了挥手袖,“臣以为,并州刺史袁尚收复失地,应该加封为青州牧。”

    “啊啊?袁尚?没了?”

    汉献帝问道。

    “没了。”

    袁绍淡淡道。

    “准奏。”

    汉献帝爽快道。

    于是乎,哗啦啦一群人围住了审配,请审配带去自己对青州牧袁尚大人的问候。

    一时间全是给未来继承人袁尚的歌功颂德。

    郭图在审配傲然的目光前很失望,但却更加坚定了追随袁谭的心思。我主可是明主,王者之气浩然,绝非袁尚可以相提并论。到时候我主逆袭,好好看看你们后悔的嘴脸。

    歌功颂德声中。

    一位人物走了出来。

    “沮授,可有事情?”

    袁绍问自己这位军师。

    沮授现在是黄门侍郎的身份,道:“大公子威震青州,但青州局势错中复杂,不如派出朝廷使者,加封曹操官职,让曹操去围剿吕布。这样一来,曹操在济南就不会给大公子制造麻烦。”

    曹操才是最强横的对手,肯定不会坐看袁家在青州的扩张。这一上午的朝会,就沮授说到了点子上。

    袁绍虽然对自己儿子天命所归的传闻心里不爽,毕竟这样一来,自己的位置哪里放?但此事是对袁家开疆扩土有帮助的,马上同意了。

    “派谁为使者?”袁绍阻止了汉献帝的开口,问道。

    “派大公子的属下荀攸,荀彧在曹操那里地位很高。而荀彧是荀攸的侄子,但荀攸的年纪比荀彧大,荀彧敬荀攸如兄长。”

    沮授分析道。

    有荀彧这层关系,羁绊曹操的事情就会容易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