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谭看向铁匠张大力。

    此刻的张大力已经实在羞愧,他的主公掌握着炼钢技术,手里的大宝剑肯定也是精钢了,反而自己的钢刀断了,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自己锻造武器的手艺不行呀。

    张大力拜倒在地:“主公,小人并非名匠,惭愧辱没了这等精钢。”

    “人无完人,你起来吧。”

    袁谭并没有责怪张大力。

    张大力更加惭愧,自己主公的这等炼钢手段,只有顶级名匠才能够匹配。他心里忽然想到一点,急忙道:

    “主公,并州大同的蒲家,乃是当今第一铁匠家族,如今的家主蒲元更加是当今第一锻铁名匠。”

    蒲元?

    袁谭对这个人有影响。

    后世记载:蒲元在斜谷为诸葛亮造刀三千口。他造的刀,能劈开装满铁珠的竹筒,被誉为神刀。从传说中可以知道蒲元掌握了精钢的制作,同时掌握了精湛的钢刀淬火技术。

    看起来只有好钢还不行,还要有名匠。

    冬歇期边境平静,于是袁谭第二天就启程,带着赵云等人,前往并州大同。

    …………

    并州大同,就是山·西大同了,出产煤炭和铁矿。

    这两种矿物,乃是铁匠的最爱。

    因此有蒲家这样的铁匠家族在这里也不足为奇了。

    “听说三公子把军师田丰给乱棒打出来了。”

    “为什么?”

    “据说田丰进谗言。”

    袁谭走进大同县城,就听到了百姓的议论。

    “主公,田军师进谗言这事情不可信,多半是田军师刚直,说话冲撞了三公子。”

    辛评说出自己的理解。

    此番跟随袁谭来的有赵云、徐晃和辛评。

    赵云二人是保镖,辛评是向导。

    其实辛评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

    不过看起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在袁谭的带动下,身边这些二三流的手下,也是蓬勃蹦跶在前程似锦的路上,纷纷向好的方面发展。

    看来是迎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打得好。”

    袁谭呵呵一笑。

    赵云他们面面相觑,顿时露出会心笑意,三公子能把田军师这样的能人打出来了,可见一斑啊。

    “三公子乃是并州牧,三位公子中地位最高的,未来的袁家继承人。”

    “那田丰不识好歹,被打也是活该。”

    “将来继承袁家基业的肯定是三公子了,我家老爷就是这么说的。你们看我干什么,我绝非虚言,昨天我就跟着老爷去三公子那里送礼。你们是没看到,三公子门前车水马龙,多少朝廷大员从邺城远程赶来送礼。”

    又有人从另外的角度议论。

    赵云等人心里一沉,便偷偷去看他们的主公,就看到袁谭露出淡然的神情。

    “主公!前面就是蒲家铁匠作坊了。”

    辛评指道。

    “你去将带来的精钢送给蒲家打造钢刀,待得刀成的时候我们再来。”

    袁谭眼神看向这家作坊,只是铁器摆放的规模和好坏,就远胜一路走来的其他铁匠铺。

    这时候的蒲家后院。

    蒲家有能力的人物,全聚集在了这里。

    家主蒲元以最新的技术,最新的精钢,打造了第一把刀。

    今天是这把刀最后一次淬火。

    刺啦~。

    装满清澈矿泉水的水缸里冒出大量的蒸汽。

    磬磬磬……。

    如丝竹之乱耳。

    光芒中,利刀问世。

    众人惊艳的目光看着这把刀。

    “试刀!”

    蒲元手握钢刀气势不凡,丝丝水雾中更显豪迈。

    咔嚓~

    咔嚓~

    咔嚓~

    无论是生铁刀,还是熟铁刀,或者是钢刀,全部砍断,而这把刀毫发无损。

    但凡事物都有硬度,硬度比不过的话,根本无法留下痕迹。后世经常用锐物去测试玻璃,大理石等。出现了划痕,说明不行。

    “哈哈哈哈……。”

    在众人敬畏、喜悦的目光注视下,蒲元仰天大笑。

    “成功了!”

    一把好刀,钢材质量和锻造手段都不可或缺。就说刚才蒲元斩断的那把钢刀,同样出自他的用心打造,但却被现在这把断掉。

    这说明现在这把钢刀,钢材质量更好。

    蒲元傲然道,“欧冶天,你欧冶家从欧冶子前辈那里继承锻造技术,能与我抗衡。但从今以后,再也不能在我面前论钢。从今以后,这世上再也没有人能够在我蒲家面前论钢!”

    他口中所说欧冶子,乃是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人,中国古代铸剑鼻祖。湛泸、巨阙、鱼肠等神兵,都是出自欧冶子。

    众人都是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的家主,家主穷三十年之功力,终于站在了领域最高的巅峰。

    便是此刻欧冶子重生,也要望而兴叹吧?

    众人为此骄傲。

    家族为此骄傲。

    蒲元又道,“我会将这个秘法,传给你们。”

    蒲家的子弟更加崇拜的眼神。

    “父亲,此刀取个什么名字?”

    蒲山激动神情问道。

    蒲元举起刀,半空中散发着光芒,吐出两个字,“神~刀!”

    顿时,院子里爆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

    果然是神刀,没有任何兵器能够承受它的力劈。

    就在他们享受这成功一刻时。

    “家主,有人送来了一块精钢,请我们蒲家打造一把刀。”

    外面的负责交易买卖的族人来到。

    在这里观摩刀成的族人,个个都是精英,未来传承人从他们中选出。

    他们的眼光个个不凡。

    此刻目光汇聚在来人手中的精钢上。

    “好钢!”

    “这这这……,和家主千锤百炼的一样!”

    “难道欧冶家的后人在炼钢上突破了!”

    要知道蒲元最近突破了,才得到更好的钢材。此刻这块钢材的质地和蒲元的不相伯仲,不得不引人遐想。

    “嗯?”

    蒲元接过这块精钢后眉头皱了起来,也是万万没想到,竟然除了自己之外,这天下还有人能够打造出这样的钢。自己是刚刚突破,难道也有人刚刚突破?

    “难道有人来踢场子?难道是欧冶家的欧冶天?”

    蒲元的儿子蒲山目光中带着火苗子。

    可能外人不知道,内行人是有套路的。

    能够炼出这等精钢的人不会锻刀吗?拿这么好的精钢来蒲家锻造,表示什么意思?蒲家造不出这等精钢,来打脸?

    幸亏家主突破了,若是不然,就要被打脸了。

    一群蒲家精英们心有余悸。要知道他们可是站在这个世界最顶尖的铁匠家族,最怕就是被人超越。若是被超越,就算人家不来打脸,无形中也被呼肿了。

    从天下第一掉下去,这是让人无法接受的。

    “你是怎么答复的?”

    蒲元看着自家这个前台的后辈威严道。

    “家主,我说既然已经经过了千锤百炼成钢,那么七日后就能够出刀。出刀的时候,他们会回来的。”

    “你回答的还不错,看起来这是有人想要称量一下我们蒲家的斤两了。蒲山,你来锻造这把刀。”

    蒲元并没有亲自锻造这块钢,神情中透漏着意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