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奇趣阁_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_奇趣阁5200 > 穿越小说 > 绝地求生之雄霸三国 > 第六十五章 蒲元的反套路(求推荐求收藏)
    袁谭进了蒲家的铁匠铺。

    他就看到,铁匠作坊摆放的铁器统统没有了,收拾的格外整洁。

    一个壮硕的中年人腰间带着两把刀,带着一群人,在这里好好站列迎接自己。

    但看一个个吹胡子瞪眼,怎么看也不像是迎接客人,更像是来打架的。

    “这就是蒲家的待客之道吗?”

    袁谭威严日盛,只是淡淡流露出的气势,便不是豪门家主可比。

    蒲元上下打量眼前的年轻人,搜刮肚肠也想不出这是哪一位铁匠家的传人。

    “这位公子,我乃蒲家家主蒲元,我们铁匠都是粗人,不懂什么礼数。你既然托付我们做刀,就在刀上说话吧,请试刀!”

    沧啷~

    蒲元拔出一把刀,锃光瓦亮氦气逼人,端得一把好刀。

    扔了过去。

    “公子可能看出这是你的钢?”

    蒲元看到袁谭轻松的接住了刀,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

    “不错,果然是我的钢。”

    袁谭细细看这把刀,便是他这个门外汉,也能看出这把刀比张大力打造的好的太多。

    “那么,请试刀吧!”

    蒲元凛冽的话锋未落,身后就走出三个年轻人。

    三人手中各自拿着一把刀,刃口朝上,用力握住砸在了试刀石上。

    “这是生铁刀,熟铁刀,一般的钢质刀,请分别尝试吧……。”

    咔嚓嚓嚓……。

    蒲元还没有说完。

    一道白练划过。

    三把试刀同一时间齐齐断裂了。

    赵云他们震惊了,真心心里吃惊的很。

    “拥有这样的武器,在战场上是无往不利的!”

    徐晃惊艳道。

    “这把刀的坚韧看来已经不在主公大宝剑之下了,这蒲家真是名不虚传!”

    赵云唏嘘不已。

    他二人已经如此推崇,就别说其他人了。

    “真是好刀。”

    袁谭手指摸着毫发无损的刀刃,赞道。

    “不知公子这块钢从何而来?”

    蒲元其实只关心这个问题。

    “蒲元家主,这位乃是袁家大公子。”

    辛评先是介绍了袁谭的身份,在蒲家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又道:“我家大公子掌握了这等精钢的炼制方法,现如今唯独欠缺蒲家这样的铁匠。若蒲家愿意为我家大公子做事,我家大公子可以传给你炼钢的技术。”

    辛评说完不无骄傲。

    “这位公子的钢材的确不错,但凭这个就想要我蒲家臣服,怕也不可能的。”

    蒲元哈哈大笑,他蒲家作为顶级的铁匠世家地位超然,便是袁绍也要请他蒲家定制装备。

    没想到这个袁谭这么嚣张,竟然想要他蒲家臣服。

    臣服也不是不可能,但你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有这个能力吗?

    蒲元从腰间拔出自己的钢刀,放在了试刀台上,“请!”

    袁谭单眉一抬,手中钢刀斩落了下去。

    咔嚓。

    袁谭感到手劲一松,他的钢刀已经从中间截断了。

    蒲家上下顿时傲然之色。

    反观赵云等人着实失色,本以为主公这把刀已经够厉害的了,没想到……。

    袁谭吃了一惊,随便拿出一把就给我断了?我这还混个屁!

    “主公!”

    辛评在旁边道:“你看那刀上,分明是蒲元的字号。这说明这把刀是蒲元打造的。”

    但凡是名匠出品必定有对应的名号。

    袁谭这才知道自己手里的刀并不是蒲元锻造的,但反而松了口气。能够砍断自己的刀,并不是说蒲元的钢材比自己的好,而是蒲元的锻造工艺了得。

    自己就缺少这样的人才。

    他一时间想到了许多方面。

    由于受到基础设施的限制,虽然自己拥有超越的炼钢科技,但也只能做到这个时代的极致。

    显然,这个蒲元同样掌握了这个时代最先进的制造工艺了。

    就钢材的质量,已经和自己不相上下,并且锻造武器的技术更加超越自己手下的那些人。

    这是给我这里装逼呢!

    袁谭淡淡看过去,就看到了蒲元傲然的神情。

    “我的可以量产,每一个人都能够锻造这样的钢材,还不需要捶打。”

    袁谭反而平静了。

    “呵呵,对我来说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不瞒大公子说,老夫即将研究成功批量炼钢的手段。秘诀不怕告诉你,就是碳的比例。”

    蒲元看过去,心说年轻人不要神气,在老夫这里你完全是鲁班门前弄大斧了。

    袁谭对于钢铁制造现在已经是专家教授级别了。

    他知道铁里面含碳,碳的比例决定了是生铁,熟铁,还是钢。

    本说用量产装个逼,没想到这个蒲元也要掌握这个技术了。果然蒲元是人才,必须要搞到手。

    虽然袁谭已经钢铁技术大成,但他无法成为技术人员天天在厂矿里面蹲点,因此很需要蒲元这样的人才。

    “你这把刀真的不错。”

    袁谭夸赞道。

    “不瞒大公子,我这把刀在轻兵器里面已经无人能比!”

    蒲元说出轻兵器显得很含蓄,却是更加张扬了,但他有这个资本。

    “敢打赌吗?”

    袁谭拔出了自己的钛合金大宝剑。

    “赌什么,怎么赌?”

    蒲元看了看同样是轻兵器的大宝剑,已经有些明白了袁谭是什么意思。

    “我这一剑下去,你的刀断,你蒲家从此追随我。”

    袁谭淡淡道。

    “啊?你说什么?”

    蒲元仰天大笑,“大公子,我承认你这把剑做工真是不凡。但你若是拿出同样做工的一把刀出来,我可能还会紧张一下,但你拿出的却是一把剑。”

    “我来告诉你,剑并不适合挥砍,硬度和韧性在这种比较下,必败无疑。”

    蒲元对所有不太明白的人解释起来。

    “你就算拿出的是干将莫邪,也无法胜过我的神刀。”

    蒲元话语神情中透出宗师的从容和自信。

    “哦?既如此,敢赌否?”

    袁谭淡淡道。

    蒲元望着从容自信的袁谭说实话心里火气更大了,要知道蒲元作为一代宗师,以自己的经验和实践建立了自己的自信。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又是什么依仗?

    他以剑试刀这样愚蠢的做法,是谁给他的底气?

    “赌就赌!”

    在蒲家上下愤怒不屑陪伴下,蒲元道。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拿好你的刀!”

    袁谭一剑斩了下去。

    众人的目光顿时追随。

    “等等!”

    蒲元忽然从试刀台上抽回了自己的神刀。

    “怎么,你反悔了?”

    “呵呵,我蒲元一言九鼎。但是,你只是说了我蒲家输了所付出的,那我蒲家赢了呢?”

    蒲元冷视过去道。

    “对,我们赢了呢?”

    蒲家上下非常不满,心说幸亏我们家主机智,你这年轻人太坏了,合着你若是输了是么事情没有,那有这样的好事情?

    “呵呵呵呵……。”

    袁谭笑了。没想到蒲元真的很机智,回手一个反套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