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燕虽还没有表露自己的身份。

    但袁谭通过系统大数据,认出了张燕这个黑山军统帅。

    人物张燕,武力80,统御力79,算是二流中不错的武将了。

    张燕……。

    袁谭一时间升起许多念头。

    “这位贼头,就如你所说,恐怕数千兵马也进不了这个寨门。但是,我们不是已经进来了吗?”

    袁谭淡淡道。

    “呵呵,你心里清楚就好,这样吧,只要你释放了白绕……。什么!嗯?”

    张燕原本以为袁谭服软了,话说一半这里心里就怎么这么抓狂呢?

    特码的!

    他进来了又怎么样?

    进不来还能跑,进来了必死无疑!

    山贼们群情激荡了,他也太嚣张了吧?一双眼睛看不清现在的形势吗?

    吱呀呀~。

    已经有山贼把寨门给关上了。

    “我不会在乎白绕的死活,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放了他赶紧给我滚蛋,二一个就是死。”

    张燕虽然平静,但眼神里全部是怒火了。

    叮!恭喜宿主嚣张跋扈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叮!系统提示,宿主进入黑风寨战场,空投箱子已经刷新,箱子存在时间还剩下最后十分钟,过后消失。

    “不不不,我还有一个选择……。”

    时间紧任务重,袁谭淡淡道。

    “什么选择?”

    张燕的确想要知道。

    袁谭抓住白绕向天上一扔,飞起一脚踹在其后腰上。

    “呜哇!接住我!”

    白绕先是肝胆俱裂,但随后心里窃喜。既然远离了袁谭等人,那就安全了。

    于毒展开了双臂,忽然看到白绕后面一个铁塔般的身影如影随形。

    “哇!”

    白绕落地砸起一片尘埃,“玛德,于毒我干你祖宗,你咋不接住我!”

    “唔!”

    蓬~。

    白绕扭头一看,就看到于毒躺在了自己身边,“???”

    “擒贼先擒王?哈哈哈哈,好计谋?但以为我没看出来?以为能够胜过我吗?”

    张燕从背后拔出他的巨刀,向到来的赵云斩去。

    “哎呦……。”

    一声痛呼。

    张燕眼一花瞬间倒地,望着面前的银枪,肝胆俱裂,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都别动,别乱动!”

    张燕喊了起来。

    已经杀过来的山贼们瞬间傻眼了。

    前后不到两秒,一位大帅两个首领全被抓住了。

    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就算有擒贼先擒王的战术,也不能快的这么夸张吧?

    这个白袍青年的武力太恐怖了,咱们大帅这么厉害的武艺,竟然一招都没有接下来。

    那个铁塔般的汉子也厉害的紧,一下子就把于毒首领放倒在地了。

    那个英俊的公子哥也牛的一批,一家伙就把一百多斤的白绕给踹飞出那么远。

    山贼们看着张燕三人欲哭无泪。

    大帅,两位首领,你们可是能够和袁绍公孙瓒这些诸侯相比的大人物呀!

    你们以往横行太行的强悍哪里去了?

    就这样简简单单就败给了这几个人,这样真的好吗?

    “让他们放下兵器抱头跪在地上。”

    袁谭走过去,大宝剑放在了张燕脖子上。

    山贼们面面相窥,首脑们全被抓住了,他们此一刻不知所措。

    “说个话吧。”

    袁谭把大宝剑在张燕的脸颊上拍了拍。

    张燕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他可是五十万黑山军的大帅。若是败在数万大军之前也认命了,而这种情况真的是太屈惨了。

    张燕怒视过去,又渐渐闭上了眼睛,“我绝不会屈服与你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看起来这个张燕能够成为黑山军统帅的确是个人物。

    袁谭并没有着急上火,手中大宝剑刺了刺旁边的于毒。

    随着鲜血留出来,于毒受不住死亡的恐怖,急忙喊了起来:“大哥,我们是死是活,就凭大哥一句话了!”

    “你们……放下兵器……。”

    张燕无法无动于衷,稍后艰难的下了命令。

    于是乎,一群山贼扔了兵器跪在了地上,全部缴械投降了。

    “看你们身上都有绳索,想来是绑票用的吧,快拿出来互相绑住吧。”

    袁谭吩咐一声。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山贼们‘哭’了,于是开始动手,互相绑了起来。

    “子龙,你们看住这些人,我进去木楼里面看看。”

    空投箱子就在木楼里面,时间紧任务重,袁谭看到现场已经完全控制住了,便一头钻进了木楼里。

    木楼的一层倒也十分宽敞的很,中间巨大的鼎炉里面燃烧着木炭,照亮的同时带来阵阵暖意。

    随着袁谭进入,木楼里一阵骚动。

    “怪不得说又抓到了人质,原来这里面早已经有了许多‘肥羊’。”

    袁谭进了木楼后就看到一群五花大绑的人,被丢弃在鼎炉四周。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肯定不是山贼,倒有可能是山下的富贵人家。

    “我的箱子呢?”

    袁谭四下里寻找,终于发现了箱子。

    金色的箱子,闪耀着夺目的光彩。

    只不过位置有些奇特,落在了唯一一个小女孩的头顶上。

    “真是可爱的小女孩啊。”

    袁谭走过去感慨中就伸出手摸上了小女孩的头顶。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摸头杀了吧?

    袁谭绝非故意夸赞小女孩,这个小女孩真的是精雕玉琢,小可爱小天使。

    “放开我!你这个禽兽!”

    小女孩甩着一头乌黑的秀发挣扎起来,她试图摆脱袁谭的摸头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愤怒的目光中带着丝丝惊慌。

    然而小女孩被绑缚的如同大青虫一样,四肢无法移动分毫,摇头时最多只能摩擦一下袁谭的大手,根本无法摆脱开。

    咔嚓~。

    小女孩尝试着去咬袁谭,但根本够不到。

    袁谭面对这个情况,还能怎么做?放手肯定是不行了。

    “真是可爱的小女孩,不要乱动,叔叔没有恶意,只是表达一下和善而已……。”

    他只能这么‘固执’下去了。

    “大王,请不要这样,请放过我的女儿吧!”

    旁边一个中年人奋起中却是因为捆绑摔倒在地,惊呼道。

    而其他人都是恐惧的神情看着袁谭,又来了一个歹毒的山贼,我们真是命运多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