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们怎么能说我是坏人呢?正是因为孩子我才摸头,这是亲切和喜爱之意。”

    袁谭看出这些人神情的内涵后顿时表达自己的不满。有道是面由心生,想自己这样慈眉善目的年轻人,你们怎能这样误解呢?

    若是其他人被误解肯定大怒,老子慈悲为怀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袁谭抚摸着小女孩的头想到。

    中年人急得快哭了,喊道:“我们不要这样的喜爱,大王,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女儿吧。我们可以用钱赎身,开个价吧。”

    “开价?开什么价?老子是来解救你们的,当然你们若是想要报答的话,老子也不反对。”

    袁谭一边继续摸头杀一边说道。

    不过看小女孩愤怒的神情,看起来摸头杀好像并没有传说中的效果那么好。

    不要咬人,叔叔今天吃定你了。

    中年人看到如此团扭自己的女儿,气的浑身哆嗦。

    “救命!救命啊!”

    中年人大喊了起来,不过看起来根本不会有什么效果。

    “弟弟,你怎么在这里?”

    辛评见到袁谭很久没有出来,就进来查看情况,见到呼喊的中年人忍不住惊呼。

    “兄……兄长!你……你也被劫持了!”

    中年人看到辛评后浑身一颤,差一点抽过去。他早就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自己这个哥哥身上,希望辛评收到消息后会想办法救自己一家,现在看起来全家都要完蛋去了。

    “弟弟,你想错了,我没有被劫持,我是跟随大公子来剿匪的。到是弟弟你怎么被山贼抓到这里了?”

    辛评呵呵一笑,他和弟弟辛毗一直以来理念不同,因此并不很亲近。辛毗看不上袁绍,因此一直没有加入袁绍麾下。

    “兄长,小弟我是应朝廷的诏令,准备去邺城入朝,路上遇到了山贼,被抓了。”

    辛毗如实说道。

    “快救你侄女!快抓住这个人!”

    辛毗喊道。

    辛评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主公正在摸头杀,他并不以为意。并且还嫉妒自己这个弟弟的女儿得到了主公的喜爱,恨不得这个女儿是自己的。

    “弟弟,你这是误会了,这位便是咱们大公子了。”

    辛评异样的眼神看着辛毗,心说你闭门不出,来个隐居,什么人都不认识。

    叮!恭喜宿主获得求贤符一张,是否立刻使用?

    袁谭顿时兴致勃勃,竟然是不可多得的求贤符。上一次若非求贤符,可就和赵云失之交臂了。

    “见到侄女真心喜爱,故而忍俊不禁,失礼失礼了!”

    袁谭也没想到被绑票的这批人竟然是辛评的弟弟一家子。

    误会,误会个毛线!

    什么!他是大公子!

    辛毗一家面面相觑。

    作为贼人,见到小女孩摸头,那可是魔头,不正常。

    但作为主家长辈见到小孩子摸摸头,这就很正常了。

    原来真是误会了……。

    辛毗反而尴尬了,便是侍从们也尴尬的很。

    这就如同后世里不明真相的群众围住一个抱起小孩子就走的人,要见义勇为。

    咔嚓,人家是孩子的主家,完全搞错了,这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辛毗他们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咱们真是误会了人家,幸亏大公子仁德,不跟咱们计较,真是惭愧的紧。

    “你叫什么名字啊?”

    袁谭帮助小女孩松绑,又帮她活络气血。

    辛宪英此刻小脸蛋红扑扑的,对于刚才追咬袁谭感到太失礼了。暗中吐了吐香舌,原来这个人不是坏蛋,是四世三公家的叔叔。

    “小女辛宪英,拜见大公子。”

    此刻郑重行礼,虽然只是一位少女,却也是有模有样。

    这辛宪英可不得了,素以智著称。

    后来有评价:以敬姜之德、班昭之学、秦良玉之勇毅、辛宪英之清识、李易安之词章、宋若宪之经术,列于须眉男子中,亦属凤毛鳞角。

    唐初宰相房玄龄曾单独点评:从容阴礼,婉娩柔则。载循六行,爰昭四德。操洁风霜,誉流邦国。彤管贻训,清芬靡忒。

    袁谭没想到被自己摸头杀的这个小女孩便是后三国时代赫赫有名的第一才女辛宪英。

    不愧是后三国第一才女,怪不得珍贵的箱子落在了她的头上。

    袁谭唏嘘不已。

    少顷。

    袁谭带着众人走出山洞。

    辛毗他们都是劫后重生的喜悦,更加感激袁谭的救命之恩。

    他们出来后,就看到原本绑架自己的山贼,全都老老实实五花大绑跪在地上。

    但只有两个人看守,这让辛毗他们十分疑惑。

    想要生擒活捉数百悍匪的话,非庞大的武力不可得,难道大军撤走了?

    “兄长,大军呢?”

    辛毗忍不住私下里问道。

    “只是这数百山贼的话,还需要大军?”

    辛评看过去笑呵呵道。

    “这……。”辛毗感到自己在哥哥面前更加没有地位了。

    特码的!

    大哥,请不要这么装逼。就你的手段,最多也就是百里之才,不用大军你能剿匪?

    你以为你是谁?

    “啊呀!”

    辛毗恍然大悟,都说大公子奋发图强之后以成人中龙凤,果然名不虚传,顿时敬畏的目光看向袁谭。

    “大公子好厉害!”

    辛宪英同样崇拜的目光。

    袁谭从容不迫,摸了摸头。

    辛宪英这一次没有反抗,反而十分受用。

    看起来摸头杀果然如同传说般不凡。

    “来大公子麾下吧,大公子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了,弟弟你肯定能够实现自己的志向。”

    辛评私下里说道。以前他也曾经全说过辛毗投奔袁谭,但辛毗那时候把袁谭批的体无完肤。

    “休要再提这件事情。”

    辛毗依旧无动于衷,隐隐带出名士的清高和风骨。

    历史上辛毗的才能高出辛评太多,最终的官爵是九卿卫尉,说是千里之才也不为过。

    辛毗此刻感到自己真的是生不逢时,有朝一日大展拳脚,成就绝非自己的兄长能够相比的。

    名士,绝不会轻易的去投奔谁。

    “但弟弟你为何要入朝为官?”

    辛评冷笑道。

    “呵呵,我只是为朝廷做事而已。”

    辛毗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