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公,看来是来晚了,此人已经加入到了曹孟德麾下了。”

    赵云原本兴致极高,此刻看到此情此境泄了气。

    袁谭深深看着曹操,并启动了系统大数据。

    人物:曹操。

    威望:2988(天下排名第二)

    武力:76

    智力:92

    政治:98

    心腹:许褚、典韦、夏侯惇、夏侯渊、曹洪、曹仁、程昱、荀彧、郭嘉等等。

    版图:兖州(谯县南部缺失),豫州(汝南郡缺失),司隶南部。潼关、函谷关、虎牢关等关中地区。

    人口:781万。

    民心:65。

    兵力:8万余

    袁谭又看了看自己的属性。

    宿主:袁谭

    威望:1120。(天下排名第十)

    武力:81

    智力:未知(穿越众五千年见闻,变数太大)

    功法:独孤九剑破枪式,破箭式。

    技能:腰肾功能强化、诗人等。

    物品:二次元女仆一位、芭娜娜魔法棒一根、志同道合伞等等……。

    超级英雄:三星黑寡妇(充值中),二星凶灵贞子(充值中)

    版图:河内郡、平原郡、乐陵郡。

    心腹:赵云、徐晃、荀彧、陈琳、郭图、高览等……。

    人口:38万。

    民心度:81

    兵力:3千余(1万9千余)括号里是袁谭在整个袁军的直接影响力。

    如今的天下前十的排名是这样的:袁绍、曹操、袁术、公孙瓒、吕布、刘表、孙策、刘璋、刘备、袁谭。

    紧随其后的有:马腾、张鲁、张绣、孔融、公孙度等

    嗯……。

    看到曹老板属性,袁谭顿时脸黑,自己现在还完全不能和霸主比。

    “原来他就是许褚!”

    袁谭看到曹操对待许褚那亲热劲头,顿时额头爬满黑线。

    特码的,敢跟老子抢武将?老子虽然各方面都比不过你曹老板,但老子今天就是要硬生生掰你一员悍将过来。

    “主公?”

    赵云本以为袁谭会黯然离去,没想到竟然走出去了。

    赵云简直无法理解袁谭的行为方式。

    难道这种时候了主公也没有放弃?

    看起来应该是这样的。

    但是,走出来又有什么用?

    难道还能劝说回头?

    看那许褚和曹操之间浓厚的情分,是否想当然了?

    主公,做这样呆的事情真的好吗?会被人耻笑的。

    赵云此刻就有些脸红,但急忙现身护在袁谭身边。看曹操也只是来了十几个人,顺利离开问题不大。

    “仲康,我来晚了!”

    袁谭自来熟的挥手打着招呼,丝毫不在意曹操已经呆傻了。

    “你是?”

    许褚挠了挠头,看来人神情应该是熟人,但是绞尽脑汁怎么就认不出来呢?

    “在下袁谭,久仰仲康你的大名,特地不远千里来相会。来得匆忙,请不要在意。”

    袁谭拱手道。

    “啊?你……你是袁大公子?特地来和我相会的?”

    许褚瞪大了眼睛,看起来对此感到很突然。

    此一刻,曹操郭嘉典韦他们对于袁谭的突然出现,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仲康,我有许多话想要对你说……。”

    袁谭看着面前这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温和的说着话,这个猛将不一般,真心想招募过来当保镖,绝对愿意开出美·国总统保镖的价格。

    “他在干什么,他在干什么呢?”

    曹操反应过来后更加惊讶的指过去道。

    赵云闻声顿时汗下,心说主公,咱们就假装是路过的就行了,千万别说出招募许褚的话,若是不然的话,会很……。

    郭嘉也是对袁谭的行为充满了惊讶,但他智谋高远之士,只是多感到有些意思。于是调侃的神情,拱手中,正色道:“主公,不得不说,他是在拉拢许褚叛变您。”

    曹操看到郭嘉调侃的神色,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呵呵,其实我早已经看出来了。”

    郭嘉接过话头道:“许褚将军忠义无双,世间少有,似这样的人物,人生只可缘法相逢岂能强求?袁谭只是自以为是罢了,最终会贻笑大方。”

    赵云听到这些话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郭奉孝是吧,请不要说的这么直白好不好?

    “我也正有此意,不过……。”曹操摸了摸胡子,看向袁谭,“他千山万水,千里迢迢慕名而来,果然是一个有理想的年轻人,着实令人敬佩。”

    郭嘉不无敬佩,正色道:“的确如此,这位袁家的大公子,真是有祖上四世三公的遗风。只不过,理想是好的,现实总会很残酷。”

    这时候下雪了。

    “袁大公子,我知你的威名了得。但我绝不会追随你的。我这辈子,只会追随曹公。”

    许褚听完袁谭的话后,坚定道。

    此一刻,北风萧萧雪花飘飘,但曹操傲然负手而立在其中,任凭雪花落在自己的脸上融化掉。

    曹操的一名侍卫急忙打起伞盖走过来。曹操怒视过去,侍卫吓的一个哆嗦,不知道为何自己拍马屁还要生气。

    郭嘉拦了过去,不动声色收了伞。心说你个没眼力价的东西,没看到主公正在装逼吗?这满天飞雪就是主公的逼格。你这么打伞过来,主公的意境去哪里找?

    果然,曹操恢复了从容和淡定。

    曹操看到手下准备看袁谭笑话的神情,十分不满,冷道:“许褚已经是我麾下之人,他这么做的确可笑。”

    “但是,他为理想而来,拼尽最后的力量,只为争取根本没有的机会。这样一个拼搏到最后的人,失败了,也没有人有资格嘲笑他。”

    从人面色一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看起来主公又在装逼了。他们看向袁谭,我家主公已经很久没有装逼了,你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吗?

    众人于是不吭声,都等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赵云悄悄拉了拉袁谭的衣角,那意思,主公,咱们还是快走吧。您也得到了结果,这许褚是个忠义的人,肯定不会三言两语就追随咱们了。他这样的人讲义气,哪怕是曹操死了,他只会同死的。

    袁谭通过系统大数据看到许褚的99忠诚度,微微一笑,假装是从行囊中拿出一把伞。在众人震惊,质疑的目光注视下,撑起来邀请许褚赏雪,道:“我们共同赏雪后,你再做决定不迟。”

    赏雪?

    曹老板本以为袁谭拿出一把伞用出转移注意力大法,然后灰溜溜的匆匆逃窜。而曹老板正在考虑是趁机装个逼嘲笑一番呢,还是马上下令抓住袁谭。

    闻言眼珠子当时瞪的贼鸡大。

    “我……我没有听错吧,还……还要赏雪啊?他是不是这里有问题了?”

    曹老板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专门去问郭嘉。

    郭嘉对袁谭的行为哭笑不得。

    山寨的百姓们震惊中围观,对于这样的事态发展也是始料不及。

    而赵云要抽过去了。

    主公竟然不走,还要特么的邀请人家忠心的手下赏雪。

    主公,咱们不要这么玩下去了,这不是过家家!

    他猛抓头发。

    主公,就问你这样做有啥用?有啥用?

    别说赏雪了,就算是一起喝酒他也不会跟着您走吧。

    赵云此刻恨不得拿出自己出来做比较,那边的曹操现在就算拿出来千金万银,自己也不会跟随他,反而会抽他两巴掌。可想而知,这个许褚也是一样的。

    许褚还是第一次有人邀请他赏雪,但他冷视过去,“袁大公子,你说够了没有?我是看在你颇有威名才在这里听你说这些垃圾话。我许褚是什么人?忠臣不事二主。你若是在这么说下去,小心我的拳头……。”

    赵云立刻走近了一些,更加能够感受到许褚愤怒的气势很强烈。

    赵云冷视四周嘲笑的人,我家主公是为了理想,才本知道不可为而为之。你们嘲笑他也就罢了,谁敢动我家主公一根汗毛,就要从我赵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主公他为了理想,什么都豁出去了。

    我怎能也嘲笑他?

    赵云深深自责,敬畏的目光看着袁谭,此一刻,再不对此事有一丝羞惭。

    但是,主公,您这样做真的好吗?咱们还是快点走吧。

    我求求你了……。

    赵云拼命抛眼神。

    袁谭就当作没看见,既然大家都认为此事不可为,那么不好意思,通往大皇帝的道路上,请你们做好陪我装逼的准备吧。

    要脸能当皇帝吗?要脸吃饭的时候连个座位也占不到。

    老子特码的今天就是不要脸了,你们拿我咋滴?

    还有,一会许褚投奔了我,呼肿脸的必定是某些人。

    袁谭举着伞走上去一步。

    许褚当时后撤了一步。

    袁谭又上前一步。

    许褚立刻又后撤一步。

    袁谭内心嚎叫了,特码的,你躲个毛线呀?一起打个伞会死啊?

    “仲康,以你手撕虎豹的勇气,还怕和我一起站于伞下吗?你的勇气呢?你的胆识呢?难道站在伞下你就会忍不住投奔我吗?”

    袁谭举着‘志同道合伞’十分不满的淡淡道。

    “……。”许褚。

    “……。”曹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