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褚的正牌主公曹操就在旁边。

    因此他后撤步躲开袁谭是在表明自己的心意。

    “别说和你站在伞下,便是天地末日,俺许褚也只会追随曹公一起赴死,绝不会多看你一眼。”

    许褚十围大腰一鼓,冷道。

    “仲康,你就陪他看着一场雪。”

    曹操从容大度的声音来到。

    曹操傲然而立,便决定满足袁谭的一切要求,之后,啪啪打肿他的脸。虽然曹操也很佩服袁谭的执著,但这种送上门来的打脸机会他绝不会放过。并且,袁谭在这天下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威名。

    曹操最喜欢打这种有威望人的脸了。

    别说撑伞了,就算是给跪了也不会追随你的。

    陪你看一场雪就会跟你走吗?你是在开玩笑吧?

    曹操对自己的人格和魅力都是很有信心的。

    这要是拒绝了袁谭,好像怕了他一样。

    许褚冷静了一下后,忽然感到天地一暗,举目望去,头顶出现了一把伞。

    袁谭撑着‘志同道合伞’,将许褚笼罩。

    两个人的体型差别巨大,许褚有袁谭两个那么大,这把伞勉强罩住了两个人。

    “仲康,你看这天上的云和霞,仿佛十六岁那年的烟火。云就是我,霞就是你,你可愿追随我?”

    袁谭指着天空问道。

    叮!宿主使用志同道合伞招募许褚,系统大数据修正中……。

    “哈哈哈哈……,真是可笑!我许褚何止是愿意追随,我许褚在此立誓,愿追随主公,哪怕是刀山火海,也不离不弃,此生誓死相随!”

    许褚吼完,纳头便拜,跪在袁谭面前蓬蓬磕头。

    卧槽!

    许家山寨的百姓吓倒在了雪地中。

    “哈哈哈哈哈,真是太……噢啊?嗯?什么!”

    曹操原本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嘲笑袁谭的句子,并以大笑为起点,然而事情的发展超乎寻常,仿佛被掐住脖子的鸭子。

    郭嘉他们已经做好了配合曹老板装逼的准备,此刻眼珠子当时就瞪出了眼眶,所有人的眼睛掉了一地。

    叮!恭喜宿主逆天改命装逼成功,装逼值加10。

    袁谭仰天嚎叫,许褚都被自己强横的从曹操手里夺了过来,就问这世间还有什么能阻止自己装逼?

    他立刻看了看许褚的属性。

    人物许褚,统御力71,武力98,政治什么的懒得去看了,忠诚度100。

    猛将这就到手了。不愧是‘志同道合伞’,果然独居逼格。

    赵云激动的无法自制,这就叛变了?不不,这是弃暗投明!

    他大步走过去,对着被袁谭搀扶起来的许褚伸出手,“仲康,我们真是志同道合,你作出了正确的选择。”

    许褚握住赵云的手,“俺许褚也不会带兵啥的,但从今往后,主公的安危就负在俺的肩上。”

    “从今以后,仲康你就是我的近卫大将!”

    袁谭对天下宣布自己对许褚的拥有权。

    “愿为主公效死!”

    许褚道。

    “仲康,你说什么呢?你是不是在开玩笑?”

    铁塔一般的典韦跑了过去,脸色恐惧中一双手前伸问道。

    众人顿时看过去,肯定是开玩笑,是在耍袁谭吧?请你赶快说出来,我们已经等不及打他的脸了。

    曹操顿时眼睛红了,许褚你真是太机智了,这样的话何止是呼肿了袁谭的脸,简直是将他按在地上来回摩擦!

    “这种事情怎么能开玩笑呢?”

    许褚正色道。

    便是粗大神经的典韦此刻也顶不住白眼一翻抽过去了。

    请问许褚,你这忠义无双的浓眉大汉就这样叛变了,你比奸臣叛变的都快,请问你是这么做到的?

    特么的。

    合着许褚不是开袁谭的玩笑,是开主公你的玩笑。

    郭嘉他们骇然的眼神看着曹老板。主公你昨天说许褚为了你歃血为盟,你是不是在骗人?

    “气煞我也!”

    曹老板感到自己的肺已经气炸了,何止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原来被按在地上来回摩擦的不是袁谭,是自己。

    “前任主公,请原谅许褚,许褚和袁大公子一见如故。”

    许褚面对曹操的怒火,却是完全没有羞愧之情,大义凛然道。

    “一见如故个球子!你这么大义凛然的叛变,请问是怎么做到的?”

    曹老板已经气得失去了从容。

    “曹司空,每一个人都应该有自由的选择。另外人家山门都还没有走出去,根本还没有进入你的麾下,这哪里是叛逃,不要这么没有气度嘛。”

    袁谭不满的说道。

    “就是叛逃,叛徒!”

    曹操咆哮着。

    “主公,许褚绝对不是那种无耻卑鄙的小人。看起来,是袁大公子打动了他。”

    铁塔一般的典韦一直在思考许褚为何变节,此刻说话了。

    打动个毛线!

    他说,啊~看着天上的云和霞,让我想起了十六岁那年的烟火。

    云和霞个毛线,你看这天空阴沉沉的下雪,有个毛线的云和霞?

    曹操气炸了肺,已经不管不顾什么风度和气度了,真是日了狗了,怒喷道:“他就这样变节了?典韦,要是你,你会变节吗?”

    “这……。”

    典韦是一个讲义气,侠之大者的人物,思考后说道:“我听人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什么都没说,才是最高境界。这么看来,两人前世今生真是有缘,就如同我最初见到主公时候一样。”

    曹操欲哭无泪。便感到典韦说的可能就是真理吧。毕竟那会,典韦也是这样被他打动的。现在许褚这样被袁谭打动。自己再说什么,就太没有霸主的风度了。

    “哈哈哈,好,好得很。那曹就祝你们主仆前程远大,鹏霄万里!”

    曹操脸色铁青中浓浓道。

    说着,他就在背后做了一个手势。

    “不愧是曹孟德,气度吞天下,在下佩服佩服。”

    袁谭顿时对曹操刮目相看,看起来此人能够成为三国第一霸主绝非侥幸。

    “不过,曹司空,你怎么看起来想哭呢?”

    袁谭不解的神情问道。

    “没有,我只是迎风流泪的老毛病犯了!”

    曹操强撑着,就在背后猛打手势。

    郭嘉看到了曹操的手势,内心一阵紧张,急忙暗中拉了拉曹操的衣袖。

    曹操转身,怒目而视,“奉孝,你干什么?没看到我的手势吗?难道你也要变节吗?”

    “主公,袁谭身边的赵云乃虎将也,加上又有许褚,还有……袁谭本身武力也不弱。一手荡枪式威震四方,此刻……。”

    郭嘉没在说下去,因为他发现自己的主公脸色紧张,显然已经明白了。

    “哈哈哈哈,袁大公子不愧是四世三公家的后人,今日真是见识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哈哈哈,告辞。”

    曹操说完,转身就走了。走的很快,已经无法停留了,怕被气死在这里。

    却是几乎流下悲愤的英雄泪,自己的大将就这样别人拉走了,自己还要祝福,还不能说不好听的话。

    啊~看着天上的云和霞,让我想起了十六岁那年的烟火。一句这样的话就叛变了,我……我理解的不能啊!曹操仰天哀嚎。

    少顷。

    山脚下。

    曹操正在对到来的夏侯渊咆哮,“一定要杀掉袁谭,还有那个赵云,对了,还有那个许褚。总之三个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特码的,天边的云和霞他就变节了?真是何等的卧槽……!

    肯定是这前根本就没有投奔我的意思,就是逗我玩的。没准就是袁谭安排好打自己脸的。

    这事情传到天下,自己还怎么混?

    必须要杀死!

    夏侯渊一开始听的有些懵逼,但马上就愤怒了。竟敢这么耍我们家孟德,必须杀死,一个不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