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处高地。

    曹操驻马远眺,但这一刻已经看不到什么了。

    也是没想到袁谭这么能跑,之前选的这个地方有些靠后了。

    此刻曹老板脸色何其难看。

    郭嘉他们也是如此。

    他们对许褚忽然投向袁谭依旧耿耿于怀。

    “看这天边的云和霞,仿佛十六岁那年的烟火……。就这一句话,就转投袁谭了!”

    若是我的话,绝不会投降袁谭的!

    郭嘉这样想到。

    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

    “报……。”

    呼喊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一员探马绝尘而至,滚鞍下马。

    “怎么样?杀掉袁谭没有?”

    曹操心里焦躁,反而先问道。

    “没有……。”探马情绪失落。

    曹操脸色阴沉,吼了起来,“夏侯渊呢?他在什么地方?我给了他七千兵力,他都杀不死三个人吗?”

    “夏侯渊将军就在后面,马上就到了。”

    探马叩首道。

    话音未落,就看到一群士兵,保护着一副担架上来了高地。

    曹操放眼望去。

    卧槽!

    夏侯渊受伤啦!

    曹操顿时怒气全没了,变得十分紧张,急忙下马迎接了过去。

    夏侯渊此刻已经完全昏迷过去了,一只眼睛上罩着纱布,不断流出的血液在面颊上乱滚。

    一只眼睛没有了!

    成了独眼龙了!

    郭嘉他们个个心惊肉跳。

    曹操心疼不已,“那赵云和许褚武力惊人,不该这么轻敌,怎么不在远处放箭?”

    副将哭了,“主公,就是因为在远处放箭……。”

    顿时,曹操郭嘉他们如同被雷电击中,外焦里嫩,软软乎乎。

    袁谭的破箭式这么厉害!竟然夏侯渊射出的箭矢都能挡住?

    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好在是左眼。”

    曹操还能说什么,只能这么说了。

    “主公,弟弟是左撇子。”夏侯惇悲痛欲绝,恨不得被射瞎眼睛的是自己。

    左撇子的话,惯用眼就是左眼。

    我去!

    曹操差点抽过去了,顿时须发皆张,仿佛一头受伤的雄狮般咆哮,“撤出围攻汝南的兵力,所有兵力抓捕袁谭!必须要活捉他,蹂躏他,为我妙才弟报仇!”

    于是曹操暂时抛弃了一切方针政策,调集所有力量抓捕袁谭。

    三天后。

    一处很高很高的草丛区域。

    袁谭坐在杂草铺成的草窝上,看着自己的人物属性。

    宿主:袁谭

    威望:1220。(持续增长中,天下排名第十)

    武力:81

    智力:未知(穿越众五千年见闻,变数太大)

    功法:独孤九剑破枪式,破箭式。

    技能:腰肾功能强化、急救术、诗人等。

    物品:二次元女仆一位、芭娜娜魔法棒一根等等……。

    超级英雄:三星黑寡妇(充值中),二星凶灵贞子(充值中)

    版图:河内郡、平原郡、乐陵郡。

    心腹:赵云、徐晃、高览、荀彧、陈琳、郭图……。

    人口:39万。

    民心度:83。

    兵力:3500(袁家军心占有比例20%)

    看起来还是有些值得高兴的事情,威望持续增加了100,人口增加了一万,民心度上升了。

    “主公!东北面的道路全被封锁了,就连野地里都是暗哨。”

    赵云侦查回来神情凝重。

    “主公!西北面全是敌人,曹操调来了许多追踪高手,连我都差点被发现!”

    许褚急匆匆而来。

    要知道许褚擅长狩猎追踪,连他都差点被发现,凶险可想而知。

    此时嘈杂的声音传来,不远处来了一支搜索队。

    袁谭不得已只能继续向南走。

    半个时辰后。

    袁谭他们的精力不足了。

    毕竟已经三天没有好好休息了,便是体力还有,但精力没有了一切也是枉然。

    这时,不远处到来一支车队。

    一辆气派的大马车,少说有五十多个随从,一面大旗高高飘扬写着北海郑玄几个大字。

    袁谭他们来到路边等待。

    随着马车经过,窗帘掀起来时,一个颇有威仪的老头上下打量了袁谭他们一番。

    袁谭便用系统大数据看了看这个老头的属性。

    卧槽,这个老头太牛了。

    人物郑玄,阵营:儒家,职位:鸿儒。智力高达98,不过是表现在文学方面的。

    郑玄就太厉害了,青州北海人,东汉末年儒家学者、经学大师。自从蔡邕死后,郑玄就成为天下唯一的鸿儒。

    随从如云,个个散发着儒家的浩然之气。

    “这是一个掩护……。”

    袁谭心里拿了一个主意,喊道:“等一等!”

    少顷。

    郑玄在马车里狐疑的看着袁谭,“曹司空得朝廷信任为三公,他重视法纪,他的军队军纪很好,反而追剿你们,难道你们是粗鄙之人?”

    赵云和许褚对视一眼,其实从这个老头语气中就可以听出来许多东西,你干脆说我们是坏人就行了。

    袁谭拿出了折扇。

    在这天寒地冻之中,在众人惊疑的目光注视下,上前给郑玄扇了扇,道:“老先生,有一句话不知道您是否能明白,就是儒生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年迈的郑玄虽然身子骨硬朗,但在凉风中白胡子飘飘浑身一阵哆嗦。

    虽然他被扇了凉风,但对袁谭刮目相看,立刻侧身道:“这位士子,马上到我的马车里躲避。有我在,这些粗鄙之人不敢难为你的。”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2。

    袁谭二话不说进了马车,赵云他们则是进入到了从人中。

    走了没有多远。

    曹军的一队兵马到了,为首的骑兵队长怒喝一声,“什么人?马上给我停下来接受检查!不服从命令的杀无赦!”

    “我们是郑老的车队”

    领队的大弟子葛玄走了出来,对于被这些士兵挡驾十分不满。你们这些粗鄙之人难道没看到我家主人的旗帜吗?就这面旗帜,走到哪里不是倒履相迎?

    “郑老是什么鬼东西?”为首的骑兵队长看到管事的神情后冷道。

    马车里。

    袁谭对着满脸怒容的郑玄一摊手,煽风点火道:“老先生你看到了吧,有理说不清。我根本不是他们要抓的人,他们却说什么宁可杀错不能放过,真是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郑玄脸色涨红中大怒,摸出来一个牌子,扔出了车窗,“拿这个牌子给他看看,让他们马上滚蛋,竟然说我是鬼东西?”

    郑玄真是气坏了,他可是‘儒家协会会长’,曹操见到也要执弟子礼数相见。

    “队长!”

    士兵拿着牌子慌慌张张来到马头前。

    队长眉头一皱,“瞧吧你给吓的,主公已经下了死命令,谁的牌子也不好使。”

    说着夺了过来,随便看了看后,眼睛顿时瞪圆了。就看到牌子上一个大大的曹字,两旁写了许多小字。

    曹军队长吓的毛都炸了,哆哆嗦嗦的还回去,转身就开溜了。

    叮!恭喜宿主狐假虎威装逼成功,装逼值加2。

    袁谭松了一口气,心里美滋滋,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这位士子,你的师父是哪一位?”

    此刻,随手就能打发走凶兵的郑玄傲然问道。

    “在下是自学成才。”袁谭不愿暴露身份,这么答复了一番。

    谁知却是引发了郑玄的不满。

    而四周听到这番话的从人个个有了怒容。他们虽然是从人,其实也是郑玄的学生。能追随鸿儒学习的人,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儒士文生。

    他们千里迢迢不辞辛苦的追随儒学大师郑玄,就是想要从恩师这里学到本领。

    “我们寒窗苦读十余载,尚且不敢说成才,他说自己自学成才?”

    “圣人以下,谁敢说自己自学成才?这个人真是太能装了。”

    儒士文生们越想越怒,红彤彤的眼睛瞪着袁谭。

    “既如此,我就难为难为他……。”

    郑玄觉察出了弟子们的想法和自己类似,升起一个念头后,便对袁谭道:“这位士子,你看外面这雪景,能作诗一首否?”

    袁谭单眉向上一翘,心里嚎叫起来,老子可是有诗王称号的人,你这样送上门来让我装逼,这样真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