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位老先生,看这些人的装束应该不是你的侍从,是你的弟子吧?”

    袁谭有所发现的模样问道。

    “不错。”对于郑玄来说,既然被看透了,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您是郑老,是天下硕果仅存的鸿儒!”袁谭后撤一步问道。

    郑玄看袁谭大惊失色的神情颇为傲然,摸了摸颤悠悠的白胡子微微点头。

    四周的弟子们冷嘲的目光看过去,算你小子有眼力价。就你这水平,还敢在我恩师面前谈什么自学成才?

    知道什么是贻笑大方吗?

    “郑老,您突然出题让我作一首诗,我肯定是措手不及,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

    袁谭怯怯道。

    他表示自己很为难,但立刻又道:“不过看郑老您现在很惭愧的神情,应该也不是故意为难我,我就勉为其难作几首诗吧。”

    忽然让人作诗,人家肯定没有准备,没准备的话,便是天才也难做出来诗吧?

    作为儒家大师,一代鸿儒,这样为难一个晚辈真是有失风度。

    郑玄发现自己的失误之处,顿时十个尴尬。正说从侧面承认一下失误,揭过这件事情的时候,就听到了袁谭后面的那句话。

    顿时,郑玄瞪大了眼睛。

    郑玄的弟子们纷纷怒了。

    “他说什么?”

    “勉强,还做几首~诗?”

    要知道作诗便如同一次大考,能够作出一首应景的诗已经很不错了。

    他还要几首,以为喝凉水一样容易?

    还勉强?

    请问这位年轻人,你这样在我们这些儒士面前装逼也就算了。你还敢在郑老这位大师面前装逼,请问是谁给你的底气?你以为自己是诗王啊?

    “叮!主人!您是诗王,什么雪景的诗词,随便就能说他百八十首。”系统小美道。

    “……。”袁谭。

    “哇~!主人,你是不是在装逼?这次又有装逼值拿了。”

    小美顿时蹦跶哒,还在系统空间里变出来一个小板凳,还变出来一桶爆米花。

    “……。”袁谭心想主人我装个逼容易吗,还要铺垫。

    不过为了装逼值,他也是豁出去了。

    “吾乃恩师坐下关门弟子石韬,字广元,你这个年轻人不要太狂妄。看起来你是自学成才的过分了,还要做‘几’首诗。那你做一下吧,若是做的不好,休怪吾等为你扬名。”

    这时一个颇有威仪的青年人走了出来话锋如刀。

    关门弟子是老师所收的最后一名弟子,此后则收山,不再收直传弟子了,而由徒弟去收徒孙。

    一般来说,关门弟子往往资质很高,是老师最钟爱的弟子,因此在众弟子中地位特殊。

    石广元所说扬名肯定不会是好名声。

    一群弟子纷纷嘲笑起来,他们可不认为袁谭一个自学的能够作出什么好诗来,这样出来装逼的他们反而见多了。

    郑玄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淡淡的笑意里面却是暗藏小伙子你要漏了的内涵。

    “嗯嗯……。”

    袁谭负手而立,那意思,我要开始装逼了。

    众人文士儒生是很有原则的,他们不再出声打扰袁谭,但内心里的思想活动就太多了。

    “千里黄云百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袁谭一气呵成。像作诗这种事情肯定是难不倒他的,要知道他的属性里面可是有诗王称号的。

    “哈~,这是什么歪诗……。”

    一个年轻弟子早已经准备好抢在其他人前面嘲讽,因此立刻就喊了出来。

    没想到还真抢了一个第一!

    年轻弟子心花怒放,便感到这次出名了,发达了。

    然而,想象中师兄们的赞赏没有到来,反而师兄们全都石化了。

    年轻弟子看着师兄们骇然又呆傻的目光,顿时心里一惊。脸上潮红一闪即逝,立刻又大声道:“真是好诗,刚才谁说的是歪诗,敢给我站出来吗?”

    他急忙退向后面,就看到好多愤怒的眼神。

    “孟建,还能要点脸吗?”

    “真的一点都不要了吗?”

    这位叫孟建的年轻弟子抽过去了。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云归来去,独赏天地雪。”

    袁谭负手而立,又念了一首。

    所有人目瞪口呆。

    便是赵云、许褚身为武将,也能听出这诗词的绝妙之处,顿时崇拜的目光看过去。

    袁谭看着众人全都是通红的眼珠子看着自己,吓了一跳。

    “好好好,好一句天下谁人不识君!”

    盘膝坐在那里的郑玄激动起身,抚掌称颂。

    “这个年轻人太厉害了!”

    “看起来人家果然有自学成才的资本。”

    一群儒士文生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

    忽然他们看到恩师炙热的目光。

    天下谁人不识君!

    这些追随郑玄的学生们猛抓头发,你这个年轻人太有才了,都能将才华用到拍马屁上了。看把恩师给拍的,我都拍了七八年了,都没有积累到这个效果。

    郑玄的目光几乎要把袁谭给融化了,在他的眼中,袁谭简直是一块瑰宝。

    “这位士子,老夫我还缺一个关门弟子……。”

    郑玄说来脸色有些潮红,毕竟从来都是别人求他拜师,他还是第一次主动求学生。

    他座下这些放出去能够名震天下的学生们此刻个个懵逼了,恩师,您都关门好多年了?咋地,再关一次啊?这样关了又关,真的好吗?

    “这位士子,你放心,你肯定是我最后一个弟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郑玄已经关过一次门了,怕后面被袁谭知道后不妥当,因此直言解释。

    都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名字就这么求收。

    人和人之间的待遇怎么差别这么大呢!

    学生们个个欲哭无泪。

    扑通!

    一片雪花飞扬。

    众人举目望去,就看到关门弟子石广元拜倒在雪地里,惊呼道:“恩师!”

    郑玄摸着胡子笑了笑,“从今以后,你也有师弟了。”

    不~!

    石广元内心尖叫,我不要师弟,我要做关门弟子,我不要师弟!

    众人不再去看快发疯了的石广元,都是看袁谭。

    便发现袁谭神情犹豫。

    这还能犹豫啊?

    众人心里悲愤,这位年轻人,你可知道我们当初拜师多么艰难吗?

    真是天赋就是资本。

    袁谭想了想,这位郑玄是鸿儒,儒家协会会长,拜他为师肯定能够提升自己的威望。

    但袁谭也不会只看名声就拜师,不过看之前这位郑玄老先生的言谈举止,是个纯正浩然之气的文人。

    “恩师在上,请受弟子一拜!”

    袁谭拜道。

    “好好好,没想到我郑玄晚年能够收到你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弟子,真是圣人眷顾我,衣钵有所传承了。”

    郑玄高兴坏了,立刻把袁谭扶起来,就从怀里掏出来一块沧桑古朴的牌子,上面写着一个苍劲的儒字,郑重道:“这是我的恩师马融大师传给我的,现在我传给你。”

    弟子们看到这个牌子,猛抓头发,顿时有一股子想哭的冲动,纷纷互相道:“真是为恩师庆幸。”

    而袁谭这时候就发现,自己的威望暴涨了200点。

    已经到达了1421点,成功从天下第十上升了一个排名,成为天下第九。

    不过惊讶的发现,原本以为追上了天下第九的刘备,没想到刘备的威望已经超越了孙策,来到了天下第七。

    现在天下前十的时势排名:袁绍、曹操、袁术、公孙瓒、吕布、刘表、刘备、孙策、袁谭、刘璋。

    如今的孙策还没有统一江东,正在和严白虎,王朗争夺吴地,因此排名不太靠前。

    刘备是后起之秀,并且有一飞冲天之势头。

    真不愧是流弊流癣多,不容小视啊。

    郑玄得袁谭为弟子很是欣慰。

    “恩师,您是北方人,这是去那里?”

    袁谭问道。郑玄的走势可能会影响到他,因此有了这么一问。

    郑玄摸了摸胡子,淡淡道:“群芳才女大会即将在江南庐江召开,我是接受了邀请,去做评审的。”

    众弟子流露出向往的神情。

    “群芳才女大会,五年一届,排出群芳谱。”

    “未婚的女子都可以参加。”

    “上一届是蔡琰,上上届是貂蝉,也不知这一届谁能得到第一名。”

    “我们有幸追随恩师观摩这次的盛会!”

    袁谭听到一群师兄们的议论,顿时也有了兴趣,问道:“恩师,都是那些名媛参加呢?”

    郑玄拿出一卷纸质的本子递过去,傲然道:“正好恩师这里有一本花名册,拿去看吧。”

    袁谭打开一看,顿时小心肝扑通扑通的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