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卧槽~大乔,小乔,孙尚香……。

    没想到竟然是这等女子,每一位在后世那都是威名赫赫,随便拿出来一个都能祸国殃民的存在!

    小乔就是那个拿着扇子流水的。

    大乔就是那个拿着灯笼涨潮的。

    大小姐就是拿着个炮,翻滚吧少女!

    “一个法师,一个辅助,一个射手,这些美女英雄我都用过,但是没有见过真人……。”

    不不不~,袁谭感到自己的思想有些飘了。

    不过这反而说明了他此刻激动的心情。

    大乔,小乔,孙尚香这等名字,的确让人难以忘怀。

    而群芳大会,是豪门贵胄特有的盛会,往往集中了天下美女才女。

    群芳大会五年一届,排出群芳谱,乃是大丈夫所追逐的对象。

    历史上虞姬、赵飞燕、西施谁的曾经是历届的第一。

    而最近的有蔡琰、卞氏、貂蝉、何皇后等排名群芳谱。

    只不过董卓之乱后,天下混乱,这一届延期了几年。

    “如今天下大乱,还开这个大会啊?”袁谭嘴上这么说,心里却不是这么想的。

    郑玄呵呵一笑,“徒儿,其中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郑玄正色起来,又道:“如今江南地区局势混乱,刘勋、孙策、严白虎、王朗等人互相攻伐。繁华的江南因此凋零,各家大族有感于此,斡旋各方停战,参加这群芳大会,与民休养生息。”

    袁谭有所领悟,这就是后世遇到奥运啥的多边无条件停火,这里的噱头就是群芳大会。

    有道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为女痴迷为女狂,实乃大丈夫所为。

    这个噱头看起来真是不错。

    “如今江南各方已经高悬免战牌,若能借此大会互相联姻,让江南安定就再好不过了。”郑玄道。

    叮!系统提示,大乔的箱子已经生成,请宿主找机会去掏。

    叮!小乔的箱子生成,请宿主找机会去掏。

    叮!孙尚香的箱子已经生成……。

    “……。”袁谭,系统,你他喵的是在诱惑我是不是?虽然三妻四妾七十二妃在古代都是家常便饭,但我这样的君子是不爱红妆爱武装。美女我不喜欢,我只喜欢能够平定天下解救黎民的箱子。

    “系统你知道不?我们的所作所为,必须要以复兴华夏,富强百姓为己任!”袁谭正色道。

    “……。”系统

    叮!本系统没有诱惑你,爱掏不掏,反正别人也掏不到。

    “我是不会去掏的,有时候必须学会放弃,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过我可以趁着冬歇期给自己放个假,去观摩一下这等盛会。”

    袁谭淡淡道。

    “……。”系统实则已经哀嚎。

    忽然啪的一声,郑玄一拍脑门,道:“人老了,就容易糊涂,徒弟,还没有问你叫什么名字,籍贯何地?”

    ?

    袁谭便感到还是不说真名的好。

    “恩师,弟子唐寅,字伯虎,平原郡城人。”袁谭报出了自己编的名号。

    “唐伯虎!真是好名字。”郑玄唏嘘不已。

    “叮!主人,你为何要起唐伯虎点秋香里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名字呢?”系统小美十分不解。

    “呵呵,主人我此次南下,当然要用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拉风名字啦。”

    袁谭便感到自己真是太机智了。

    “叮!主人,那这样的话,以后就没有唐伯虎了?”系统小美提醒道。

    “嗯?这个到时没有想过。”

    袁谭随后内心哈哈一笑,“以后的唐伯虎可以模仿老子也叫唐白虎嘛。”

    “……。”小美。

    袁谭心里嚎叫,老子真是越来越机智了。娶一个假名,就把一个牛人给弄没了,就问还有谁能做到?

    当天晚上。

    袁谭把赵云和许褚叫到身边。

    “子龙,你明日就回去,告诉众人好好练兵积蓄力量,我开春就回平原郡。三军做好准备,我回去的时候,就发兵进攻青州,夺取一州之地为根基。”

    袁谭一一吩咐。

    其实他只要看看自己的属性,类似威望、人口、民心这样的属性只要是稳步上涨,就是一定程度上掌握着版图内的动向。

    “主公去江南的话是否安全?”赵云道。

    “江南没有人认识我,我跟着恩师没有危险的。”

    袁谭正色道:“恩师乃是当今唯一的鸿儒,我和恩师在江南游历一番,增加一些见识,结识一些贤才,为将来平定天下打基础。”

    赵云就曾游历天下,顿感主公说的有道理。

    第二天。

    “仲康,主公的安全就靠你用心了。”赵云又是嘱咐。

    “子龙你就放心吧,主公的安全负在俺许褚的肩上!”许褚持刀而立,十围大腰一鼓。

    赵云在白马上一拜,打马而去。

    …………

    五日后,地平线上出现一座庞大的城池,就是现如今江南的文化重镇庐江郡城。

    “小师弟,今天还没有作诗呢,做一首吧!”

    大师兄葛玄很有兴致的看过去。

    葛玄祖籍山东琅琊,他是三国时期著名的道家名士,道教灵宝派祖师。道教尊为葛仙翁,又称太极仙翁,与张道陵、许逊、萨守坚是为四大天师。

    也不知为何是郑玄的大弟子,也许是日后改学道教的吧。

    师兄们纷纷围拢住关门弟子袁谭,崇拜的目光看着白龙马上的他。

    如今袁谭和这些师兄们混的太熟了,便是前关门弟子石广元也成了他的小跟班。

    “做一首?好,那就做一首。”

    袁谭对于作诗现在也是得心应手,在众人渴盼的目光注视下,念道:“今日造小桥流水,明日遇大桥追日。幽香自神射而来,书生亲中红心。”

    袁谭哈哈大笑打马而去,心头好不畅快。

    石广元他们则是大眼瞪小眼。

    “诗是好诗,但是什么意思呢?”

    “又是小桥流水,又是大桥追日,搞不懂啊搞不懂。”

    虽然他们搞不懂,但也不敢贬低。毕竟这可是大诗人做的诗,搞不懂肯定是有大内涵在这里。

    “吾嚓!我搞懂了!”

    一声喊。

    众人望去,见到是前任关门弟子石广元。

    石广元很有才华,以往在弟子中名列第一,现在只能名列第二。

    “石师弟,是什么意思呢?”

    众人急忙问询。

    “小桥就是小乔,大桥就是大乔。”石广元负手而立道。

    众人恍然大悟,顿感袁谭真是大气磅礴,真是志向远大。

    比不了啊比不了。

    “那么幽香自神射而来,书生亲中红心是什么意思呢?”又有人问道。

    石广元鄙视的目光,心想这个你们也猜不出来,全靠我来解释了,淡淡道:“江东小霸王孙策的妹妹叫孙尚香,美艳动人,擅长箭术。幽香自神射而来说的就是她了。而书生亲中红心太好理解了,那自然是小师弟要在射术上压制此女喽。”

    “噢~。”

    众人齐呼一声,恍然大悟。

    原来小师弟后一句要亲自降服孙尚香,他喵的,真是野心不小啊。

    君子六艺里面就有射术,看起来小师弟对自己的射术十分自信呀。

    众人望着远处白马上的身影,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心想你这样把排名三强的美女全包圆了,这样真的好吗?

    一点机会都不给别人留的话,就太没有君子风度了。

    “呵呵,小师弟真是有远大的‘抱负’,但是怎么我一点也不看好他呢?”葛玄摸着胡子,淡淡道。其实他心里已经快抓狂了,要知道他家里只有一个黄脸婆,很想再多纳几个夫人,而这位小师弟竟然放出他这个大师兄都不好放出的豪言壮语。

    众人闻言精神一振。

    “大师兄你说的太对了,其实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前任关门弟子石广元给与了肯定。

    于是一群男人恢复了从容和淡定,护送着郑玄的车驾前往庐江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