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乔府。

    夕阳的余晖照进一处粉粉的闺房。

    “他亲我这里,还摸我那里!”

    小乔始终无法对此事释怀,但也知道那是在救自己,顿时又用手帕捂住了脸。

    “他是为了救你。真是太神奇了,原来还有假死一说,可以通过帮助假死的人呼吸,从而达到救人的目的。而胸部按压,是刺激心脏……。”大乔教育道。

    “可是,我虽然很感激他的救命之恩。但这样一来,我以后还怎么嫁人啊?”小乔脸红道。

    “不如你就嫁给他吧。那唐伯虎文武双全,又是郑老的关门弟子。无论是才学还是门第,都和妹妹门当户对的。”

    大乔傲然教育道。

    “那姐姐你为什么不嫁给他呢。”

    小乔撅着嘴巴不乐意的斜视道。

    “呵呵,他又没有摸我这里,摸我那里的。”

    大乔淡淡道。

    “可恶!”

    小乔扑过去,又是摸这里,又是摸那里,娇呼道:“我替他摸了,你去嫁给他吧!”

    “小蹄子还造反了?姐姐打你!”

    大乔顿时就把小乔压在了身下。

    于是乎,一番昏天黑地的‘斗争’。

    “大小姐二小姐!”

    这时候贴身丫鬟小璐进来了。

    “什么事情?”

    贴身丫鬟小璐是自己人,也没有什么尴尬的,大乔就躺在床上问道。

    “大小姐,摸二小姐的人来了!”

    “什么!”

    小乔从被子下面钻了出来。

    我去!二小姐在啊。小璐尴尬了。

    …………

    乔府大厅。

    此刻江南各处名士汇聚在这里,人声鼎沸,高谈阔论,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那种场面。

    袁谭随着恩师郑玄来到乔府,由于他是关门弟子,地位十分特殊,和年长的大师兄坐在恩师后面的席位上。

    而石广元等有些名气的弟子,也只能是在后辈的偏远区域坐席。

    袁谭基本没有说话的权利,只能听郑玄他们互相寒暄。

    他倒是听出来一些牛人,到来的有庞德公、司马徽这样的厉害角色。

    庞德公是一代大儒,庞统的叔爷。他曾给与诸葛亮卧龙的称号、庞统凤雏的称号,司马徽水镜的称号。

    而司马徽亦是一代名士,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就是司马徽在他的水镜学院提出的。而水镜学院是东汉末年著名的学府,地位不亚于后世的十大名校。

    庞德公、司马徽加上郑玄,就是此次群芳大会的三大评委。在他们的指导下,将会排出新一届的群芳谱传于天下。

    到来的还有江南张家、顾家、陆家、朱家,此乃江南四大家族。出过张昭、顾雍、陆绩、朱恒这等名臣名将。基本那边的孙策周瑜,就是靠这四大家族成就的吴国大业。

    江南诸侯们坐在前排,孙策、严白虎、王朗,荆州的刘表没有来,带派出了麾下第一重臣蔡瑁。

    据说蔡瑁的妹妹蔡媛参加了这一届的群芳大会,蔡瑁是来助威的。

    “不知哪一位是唐寅唐伯虎呢?”

    大小乔的老爹乔老一直想问这个事情,但宾客应酬太多,终于抓住空隙问了出来,说着眼睛就看向郑玄的弟子席。

    “伯虎啊。”

    郑玄淡淡唤了一声,但难掩眼神里的傲然。自从收了袁谭为关门弟子后,郑玄越发感到此次真是关门大吉,光耀了门楣。

    要知道能够对外发布收山金盆洗手的,那都是大人物。但是大人物都喜欢装逼,关门的时候也要收一个关门弟子。但好的关门弟子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因此大人物们一般都是选拔到好弟子才关门。

    但正因为好的关门弟子不常有,大人物都快老死了,大多数情况下不得不勉强收一个充数。

    像郑玄能够收到袁谭这样的关门弟子,都跟中了彩票一样兴奋,夜里做梦也会笑。

    “在下唐伯虎,见过乔老,各位老大人……。”

    袁谭有些紧张,毕竟他又是亲人家闺女又是摸的,难道要报复老子?他勉强镇定心神,起身温文尔雅。

    “真是一表人才。”

    乔老上下打量,忍不住赞道。

    袁谭松了口气,看这个老头的模样不是说反话。

    其实除了不远处就座的周瑜外,其他人对于那事情并没有过多的想法。毕竟袁谭是为了救人,众人反而震惊他起死回生的神术。

    在众人热切好奇的目光中,袁谭不得不对神术又做了一次神乎其神的解释。

    心肺复苏在后世人尽皆知,此刻却是把郑玄这些牛人镇的一愣一愣的,袁谭只能表示你们太有局限性了。

    大乔小乔此刻来到后堂入口处偷看,听到这个事情后,小乔顿时脸红了。

    “不知郑老这位关门弟子的文才如何呢?”

    司马徽是个专门做学问的人,此刻问道。

    众人顿时侧目,郑玄可是天下硕果仅存的鸿儒,他的关门弟子能力如何很受人关注。

    “我这里有伯虎的一首诗,诸位可愿点评一番?”

    郑玄摸着胡子笑呵呵说道。

    “愿闻其详。”

    郑玄就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念道:“千里黄云百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庞德公本在喝茶,听到这首诗后呆愣了许久,才放下茶杯,唏嘘道:“真是好诗。”说完不禁敬重的目光看向袁谭,“此子不凡,假以时日足以接替郑老的衣钵。”

    能够接替鸿儒的衣钵,这可是极高的评价的。

    但众人没有认为不妥,他们已经沉浸在此诗极高的意境当中去了。

    郑玄傲然之色。

    多少年了,天下人总是爱用他的弟子来和他作比较,往往没有青出于蓝的情况,这让他很难意气风发。此刻自己终于可以安享晚年,从容去见历代先贤了吧?

    “天下谁人不识君?”

    躲起来的小乔偷听到这一句,顿时看向袁谭的目光出现了不同。

    大乔也是神情复杂起来,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才能做出这等意境的好诗。

    叮!恭喜宿主侧面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袁谭迎接着众人崇拜的目光,心里一声抱歉了诸位,作诗这一块,老子绝对是逼王的存在。

    大厅角落里的议论声更大。

    在这里列席的都是各家的后辈晚生,都是跟着长辈来增加见闻。

    其中两个少年十分显眼,主要是因为一人穿着黑衣相貌有些丑陋,而另一个人正好相反,身穿白衣相貌俊美手里还拿着一把精致的羽扇。

    黑衣少年听到这诗,敬佩的目光,“天下谁人不识君,真想和此人结识。”

    黑衣少年虽然丑陋,但人缘极好。

    白衣少年听到后却是不屑的目光,轻摇羽扇淡淡道:“天下动乱……,作诗有何用?没有韬略那就是百无一用是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