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

    袁谭念起三字经,这是南宋的王应麟写的,专门欺负郑玄不知道。

    郑玄原本是老神在在,还要指点的模样,但听了这一句后,严肃起来。

    袁谭看到事情有门路,继续念道:“苟不教,性乃迁。教之道,贵以专。”

    “下面呢?继续念!”

    摇头晃脑的袁谭一抬头,就看到郑玄已经逼近到了面前,眼睛通红,举着戒尺。

    但是吓坏了,卧槽,难道恩师要疯!

    他见到戒尺已经来到了鼻子前,快速念道:“昔孟母,择邻处。子不学,断机杼。窦燕山,有义方。教五子,名俱扬。”

    这三字经可非同小可,流芳百世何其经典,不逊于四书五经的存在。当时在宋朝出现的时候,对儒家的冲击力何其巨大。

    这样的经典绝对是装逼神器,幸亏袁谭上学时在老师逼迫下背的滚瓜烂熟。

    “你是什么时候制作出的这等经典,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嗯!”

    郑玄额头已经顶在了袁谭的额头上也不自知,瞪着眼珠子吼道。

    袁谭大惊失色,“恩师,我没有任何隐瞒的打算,我是临时才想起来了。”

    “原来是你临时想起来的呀……,什么!!!你你你……你竟然是临时想起来的!”

    郑玄这样的鸿儒最知道制作经典何其艰难,若非十几年几十年之功,绝难创作出来。

    而他徒弟,竟然是他喵临时想起来的。

    徒弟,你也太牛了点吧?

    你这样牛的一批真的好吗?

    袁谭发现他恩师真的要疯了,难道这次装的太大?不过看起来是改不来口了,急忙道,“我发誓,我对孔圣人发誓。”

    郑玄猛抓头发,叫道:“那好,你马上继续临时想下去,千万不能没了灵感,快!”

    “我给你执笔记录。”

    袁谭懵逼了。

    郑玄看到弟子被自己吼晕了,急忙和蔼可亲起来,柔声道:“别慌,慢慢想,千万不要丢了灵性。你要是丢了灵性……!”顿时嚎叫起来,“我就把你逐出师门,在孔庙前凌迟处死!”

    “……。”袁谭。

    恩师,你这是安慰人吗?你简直比刽子手还凶残啊。

    不过,丢了灵性肯定不会发生的,后世早就烂大街了啦。

    看起来用三字经装逼果然有搞头,老子真是太机智了。

    袁谭心里喜洋洋,坐等收装逼值。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

    教不严,师之惰!郑玄脸色大变,心说兔崽子,你不是耍我吧?

    “别误会,正好想到了这句。”

    袁谭看到郑玄的神情,急忙解释。

    “继续。”

    “是。”

    “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

    少顷。

    “没了?”

    “没了……。”

    “真没了?”郑玄舞动戒尺道。

    袁谭‘哭了’,举手道:“我对孔圣人发誓。”

    “哎……,好好好。”郑玄看着记下来的三字经,仿佛看到了国之瑰宝,唏嘘不已。

    “恩师,你看我的灵气已经被你掏空了,是不是可以多请二天假恢复恢复?”袁谭趁机问道。

    “不行。你要更加好好学习,多多制作经典。”

    “可是恩师,我暂时已经被掏空了,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

    “休息是为了走更长的路!也罢,你就休息三天吧。”

    “多谢恩师。”

    袁谭起来就跑了。便感到,不就是个三字经嘛,都烂大街了,至于这么紧张。搞得快跟丧尸一样,要吃了自己。

    然而,他也不想想,这三字经是何等的经典。这就如同原始人的时候,他扔出去一颗原子弹,整个世界肯定全爆炸了。

    叮!恭喜宿主完成震撼装逼,装逼值加9。

    袁谭心里美滋滋,又有装逼值又摆脱了老夫子,这一波装的真不亏。

    “努力若是有用的话,还要天才做什么?”郑玄望着远去的背影,拿着三字经的他,忽然对这句话深有体会了。

    便感到,自己就是那种努力了一辈子都没有用的。一辈子制作的经典,还不如自己弟子临时想起来的好。

    他立刻写了一封信,叫人送到衍圣公,也就是孔子传人孔融那里,“告诉衍圣公大人,我收到了一位关门弟子。通过我的教导,他作出了三字经。我看,是可以传于天下教导学子的。将来,我会带着他去孔庙面见圣人的。”

    似乎到了郑玄这样的高度,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唯独显摆弟子,割舍不下。

    ……

    乔府后宅。

    两个看守后宅的武装家丁,十分威武的站在后宅的入口,两双眼睛扫视着四周。

    他们的任务,就是不能让男人进入后宅。

    在古代,后宅和前宅是完全两个地方。前宅是混合区,也是一般男人住的地方,后宅只有侍女和女眷。

    暗处,有几个男家丁,痴痴看着后宅的大门。他们的女朋友就在里面,他们很难见上一面。

    武装家丁已经对他们虎视眈眈。

    这时,一个身影如风而来,毫不顾忌的闯入。

    武装家丁正说挡住入口,看来人模样,急忙闪到一旁,恭敬道:“少爷。”

    “你们好。”袁谭进了后宅。

    “少爷真是一位温文尔雅的君子,还对我们问好。”武装家丁那叫一个激动,直如同后世里接受了大领导慰问的乡亲。

    暗处思春的男家丁们哭了。

    “他为什么就能够进去。”

    “他只不过是老爷的客人,无耻的硬说自己是少爷,毫无顾忌的跑内宅。”

    袁谭当然不知道这些基层的痛苦,他现在正在想着如何追求大小乔。

    当然,他自感绝非为了美色,一切都是为了成就霸业的箱子。

    追女孩子这件事情,男孩子当然要主动一些的。

    但追古代的女孩子,肯定就和现代不同了。

    可以说是完全两个概念。

    尤其是大小乔这般倾城倾国,又有才华的佳丽,肯定就更加不一样了。

    若是用一般的方法追求,无法成功不说,反而在美人心里掉了价。

    一定要高贵典雅,绅士风度的去追。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写诗了。

    写诗在这个时候可流行了,诗赋就是逼格最高的情书。

    若将情意化在诗中,每每无往不利,但一般人无法做到。

    不过袁谭可是被系统评定为诗王的存在,作诗可难不倒他。

    后花园。

    “这位小姐姐……。”

    袁谭热乎的招呼一声。

    “少爷!”

    这个丫鬟受宠若惊。

    “这位小姐姐帮个忙呗,把这个送给二位小姐。”

    袁谭摸出一卷竹简。

    望着远去的丫鬟,心里有些忐忑不安了,也不知谁会回复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