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主人!您已经看您的小弟弟五分钟了,到底切不切?”小美等得不耐烦了。

    “玛德,老子要是切了,你咋办?老子还等着当皇帝后进去收拾你呢!”

    袁谭想起自己的媳妇们,到底没有挥剑自宫。

    “还是算了,老了失去功能后再学也不迟。”

    “叮!主人你真是太机智了!”

    小美高兴的说着。

    三分钟后。

    袁谭一边调戏着小美一边返回了琴房。

    “唐公子,小乔姑娘说在门口等着您。”年迈的女指导说道。

    “姑娘们都去看大都督了,哎……芳华一去不复返。”

    袁谭转身而去的时候,就听到年迈女指导惆怅的自语。

    少顷。

    他经过广场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真他娘人多呀。

    里三层外三层一个大圈,围观弹琴的周瑜。

    还全是女人。

    不愧是儒雅的大都督,就是有吸引力。

    就看到,自己的媳妇小乔也在看。

    小乔爱好弹琴,在这里听一听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让一让!”

    袁谭也不知被迫吃了多少豆腐,终于挤了进去。

    女人群里钻出来一个男人,周瑜的目光顿时就刺在了袁谭身上,他完全不知道袁谭是跟着小乔一起来的。然而认为应该是和他一样,是来这里趁机追求小乔的。

    但大都督不以为意,就凭你还想来这里跟本督抢?你有这么好的曲子吗?你有能力吗?

    虽然周瑜和孙策十分欣赏这个唐伯虎的才华,但为了女人,肯定不会讲什么情面的。

    袁谭接住目光,单眉一翘,卧槽撩,这是情敌啊。

    周瑜看到袁谭神情淡然的走向小乔,心里连连冷笑,不屑的目光看过去:唐伯虎,你别强撑着了,哭吧。小乔很快就会厌恶你的靠近,走到我的身边。

    小乔穿着貂皮的皮草,便是在此刻的万花丛中,亦是一枝独秀,格外引人注目。

    这里的女乐师、歌姬,个个都是百里挑一。任何一个人拿出去那都是鲜花,但此刻在真正倾国级大美女面前,再不情愿也只能化为绿叶。

    周瑜越发的弹奏了起来,大都督知道说什么都没用,还是要有才华。

    小乔看袁谭走过来,便对他道:“周大都督的这首曲子真是好。”

    周瑜听到后当时就热血沸腾了,指尖仿佛多出了百万雄兵,苍劲有力的弹奏着。

    “但是还是有许多缺陷。”小乔又道。

    周瑜听到这句话,并没有紧张,反而更加儒雅,淡淡道:“这并非我的全部才能……。”

    做事情当然不能一上来就拿出最好的,所以大都督留了一手,形成一个步步引入的套路。

    大都督向袁谭看去,目光带着淡然的笑意:唐伯虎,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若我是你的话马上调头就走了,以免丢人现眼。

    “嗯嗯……。”

    袁谭咳嗽了一下,就走上前去拉起了小乔柔软的小手,顿时对这天,这地,这宇宙宣布小乔的归属权。

    这次反而是袁谭看向周瑜,和周瑜之前看他的眼神一样。

    当~。

    拉手的一刻,周瑜就惊的断弦了。

    他竟敢非礼我的女神!大都督脑子里嗡的一声,勃然大怒!

    “你……!什……么?”

    大都督不再儒雅,反而是指挥百万兵的霸气凶悍。他就说上前解救女神,但发现心中的女神被拉走了。

    并且,还是很顺从的神情被袁谭拉走的,都不对他有任何一点的留恋。

    大都督岂能不知发生了什么,胸口如遭重锤,剧痛无比,感到整个灵魂正在被撕扯。

    这时,南国罕见的飘起了雪花。

    那雪花落在周瑜英俊的面庞上化为点点的晶莹。

    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天地,一片,苍茫~。

    “不~不~不~!”

    儒雅的大都督周瑜惨遭十万点暴击伤害,哀嚎起来!这怎可能!这不是真的!

    爱我所爱无怨无悔

    此情长留……。

    大都督在苍茫中看到两个戏雪追逐的身影,一口心血喷了出去。

    四周听曲的怕有二百多位女乐师和歌姬,此刻花容失色,一起抢救了过去。

    她们见到周瑜竟然如此的悲伤,纷纷安慰道:

    “大都督弹的真是好,断弦了没事,可惜续弦的。”

    “续弦你懂得……。”

    “我卧室里就有很多琴弦,随便续的,跟我去吧。”

    女乐师们纷纷暗示可以为周瑜做一切。

    “不~……!”

    周瑜疯狂推开来搀扶他的女乐师们,又是哀嚎。你们这些凡花闲草岂能入我法眼?唯一的挚爱,却是跟着别人跑了!

    袁谭正在和小乔打雪仗,见到这个情况,不禁说道:“大都督真是风流倜傥,你看那么多女孩子他都来者不拒,还流鼻血了。”

    “但他为什么喊‘不’呢?”小乔有些疑惑。

    “呵呵,这就是套路,这叫欲拒还迎,你懂得……。”

    袁谭话音未落就冲了过去,抱起小乔抗在了肩膀头子上。

    “不……!”小乔娇呼起来。

    “我们不要在这里妨碍大都督装逼了,媳粉~我们走。”袁谭哈哈大笑,摸着臀走了。

    周瑜在女孩子们腿缝隙中看到这种情况,顿时生无可恋,眼睛一黑昏过去了。

    侍卫长贾华肝胆俱裂,急忙过去抢救大都督,大都督,我早就告诉你要去屋子里,你看现在装逼不成反被呼肿了脸……。

    半个时辰后。

    周瑜拖着疲惫的双腿,六神无主的游荡进了孙策的房间。

    幸亏大都督不知小乔在后世是他的媳妇,若是不然肯定上吊了,但现在的心情也好不到那里去。

    “公瑾,你怎么了?”孙策凝视着周瑜嘴角上的鲜血无比关切道。

    周瑜神情一震,猛的擦去嘴角上的血迹,望着孙策坚定又无私道:“大哥,我想好了,不能为了一个女人耽误香香妹妹,这不是本督的为人,我会将最好的曲子给香香妹妹弹奏!妹妹必须参加这一届的群芳大赛,还要拿第一!”

    “啊?”

    孙策哑然。心说兄弟,你在外面装逼不成反被装的事情比你回来的速度还快一些。你这是又来大哥我这里装逼了?

    好吧,大哥看你失恋的如此屈惨,就成全你,陪你装这一次逼。

    孙策是一个很豁达的豪杰,于是意想不到的喜悦感激神情走过去,拍着大都督的肩膀感慨道:“温柔乡乃是英雄冢,公瑾竟然能够视女色如粪土,大哥我都做不到的事情反而被你做到了,真大丈夫也。”

    周瑜儒雅的面庞一阵抽搐,心底里留下了眼泪。

    其实孙策心里也是松了口气,既然那袁谭去追小乔了,肯定就没时间追大乔了。他还是更喜欢大乔这个类型的御姐,气质高贵。

    时夜,一家小酒馆。

    “你将小乔的曲子盗出来。”

    角落里,大都督周瑜全身藏在戴帽子的斗篷中,阴沉恐怖的低语道。

    “大都督,你让我们夫妻去偷主家小姐,这样真的好吗?”

    一位家丁打扮的中年人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