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呵呵,你的为人本督心中有数。但本督就是喜欢和你这样的人打交道。”

    藏在斗篷里的周瑜伸出手臂,手心里多出来一袋金子,“我知道你的难处,做了这票后,你也不必在乔府当差了,全家都过来江东吧,我在孙策将军那里给你某个差事。”

    那男家丁立刻就收了金子,起身道,“大都督,绝不有辱使命!”

    周瑜望着远去的男家丁,眼神里闪过太多的恨。他拿起面前的酒杯看着,淡淡道:“小乔,那时候你群芳谱上无名,就知道谁才能真正带给你幸福吧。”

    “我把苦心十余年创作的曲子给香香妹妹,把小乔你的曲子给荆州都督蔡瑁的妹妹蔡媛,冠亚军都没有你们乔家姐妹的事了。”

    周瑜傲然起身,向外走去。

    “这个汉子,你还没结账呢!怎么着,想吃霸王餐啊?”

    小二拦了过去鄙视道。

    “……。”周瑜。

    “我周瑜岂能被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小视?”大都督怒吼一声伸出手。

    小二吓了一跳急忙招呼帮手,顿时后厨冲出来四五个举着菜刀。

    双方疯狂敌视中……

    大都督摊开了手心,上面一把大钱。

    顿时众人收了菜刀,笑容满面的送大都督出门。

    时夜。

    “你是什么人?”

    袁谭刚刚和小乔幽会分别,就在草丛里面抓住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

    “老子认识你,你是乔林!特码的!你这个家奴竟然偷自家小姐的琴谱!”

    袁谭沧啷拔出了他的大宝剑。

    “少爷饶命啊!我也是被逼的,那周瑜用我的性命威胁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少爷别杀我,我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母,还有半岁的孩子……。”

    乔林抱住大腿哭诉起来,真是可怜的很。

    少顷。

    袁谭明白了一切。

    小乔是公认的第一夺冠热门,不出意外的话就加冕这一届天下第一了。看起来这是周瑜发狂了,要阻止小乔加冕。

    袁谭看了看自己的人物属性,他现在可是有乐圣封号,全球音乐第一,全球乐器第一。

    有这样的能力,还怕有人在音乐方面捣乱?

    袁谭打开小乔的琴谱看了看,虽然小乔是当今的名师,但和一千多年后的积累相比还有差距。于是收了大宝剑,“你继续把这琴谱交给周瑜。”

    “啊?”

    乔林懵逼了,提醒道:“少爷,失去了参赛曲目,小姐就无法参加比赛了。”

    …………

    第二天。

    城南驿馆。

    这里住的是荆州诸侯刘表的都督蔡瑁。

    刘表曾杀掉了孙坚,他和孙策是死对头。

    “你们这些人笨手笨脚的,马上拧着耳朵给本小姐跪外面去!”

    一位美貌的少女,蛮横的踢走了一群下人。

    “妹妹!我给你买到了一首顶级的曲目!”

    荆州大都督蔡瑁来了。

    “是不是真的?哥,你不会是有给人骗了吧?”蔡媛双手叉腰皱眉道。

    少顷!

    “哇~,果然是好曲子,这一下我要得群芳谱第一了!哥!你是最棒的!”

    蔡媛跳起来就用手臂夹住了蔡瑁的脖子。

    蔡瑁这位几十万大军的大都督顿时吐舌头。

    看起来周瑜大都督将偷来的曲子送给死对头,这里面是有套路的。

    五日后。

    袁谭作为同辈师哥收到乔老的重托,负责贴身保护大小乔去参加群芳大赛。

    大马车里。

    袁谭和大乔对面而坐,中间是小乔。

    他就时不时的拿手指去捅小乔。

    小乔脸红低着头,小手在袁谭后腰上可劲拧。

    大乔气坏了,终于忍不住了,“你们两个在姐姐我面前公然偷情,这样真的好吗?”

    “呵呵,大小姐勿怪,我和二小姐心心相惜,情不自禁……。”

    袁谭大方道。

    小乔一双手捂住了眼睛。

    大乔冷若冰霜,恨不得上去掐死这个男人。

    “少爷,小姐,乐府到了。”

    靠门口坐着的袁谭撩起门帘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只见此刻乐府之前,人山人海。一辆辆马车到来,走下婀娜多姿的大家闺秀,直如同后世走红毯的女星。真是群芳闪耀,天地生香。

    自从董卓火烧洛阳后,庐江的乐府,乃是天下音乐的中心。

    而今天,新一届的群芳大赛在这里举行。

    能够来到这里的小姐,每一位都是名门之后,种子选手。

    群芳大会,各家名媛大小姐,扬名天下的盛典。

    更是有群芳谱,大小姐们以夺取排名第一为己任。

    “乔家大小姐到!”

    司仪一阵更加高昂的唱喏,顿时所有的目光汇聚来到袁谭这里。

    “乔家二小姐到!”司仪看到还有一位,又是一番唱喏。

    虽然没有闪光灯,但众人的目光聚焦。

    “乔家二小姐是排名第一的种子选手,乔家大小姐是排名第二的。”

    “名士唐伯虎亲自护送,真是非比寻常。”

    男的英俊才华横溢,女的国色生香。

    什么是郎才女貌?

    这就是郎才女孩。

    什么是才子佳人?

    这就是了。

    霎时间,男人是羡慕的目光,女人是嫉妒的眼神。

    袁谭第一次见识这种阵仗,便感到一定要淡定,不能给师妹们丢人。于是淡然的下车,又是伸出手搀扶小乔下来,又伸出手,却是被大乔打到了一旁。

    袁谭顿时感到你打我也是摸一下,还不如拉一下下手。

    大乔好像也领悟到了这一点,自己竟然和他摸了手!顿时怨念的目光看过去。

    放开那两个女孩的手!在场的百十号世家公子哥,心里都在咆哮。做人不能这么无耻,一个就行了吧,难道还想一箭双雕不成!

    袁谭能够护送两人前来,肯定是关系匪浅了,也难怪公子们这么嫉妒恨。

    袁谭的从容和镇定,更加让公子哥抓头发,哀嚎着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但袁谭很快就不镇定了,因为他看到了一面硕大的旗牌,直冲云霄。

    那旗牌上,是恐怖的各届群芳谱第一名的姓名。

    赵飞燕,卫子夫,王昭君赫然在列。

    而最后两个,上一届的第一名是蔡琰,上上届第一名是貂蝉。

    袁谭便感到太恐怖了,这群芳谱上每一位都是不朽的传奇,这上面随便下来一个人,都是能够颠覆一代王朝的红颜。

    “上上届的冠军貂蝉在吕布手里。”

    “听说上一届的冠军蔡琰被袁谭收入了府中。”

    “袁大公子肯定享受的很!”

    一群男人议论纷纷。

    “……。”袁谭。

    随着大乔、小乔的目光久久凝视那代表天下第一的旗牌,所有人的目光汇聚了过去。

    每一位到来的佳丽,眼神里闪烁着崇敬,向往,渴盼。

    成为群芳大会第一名,自己的美名,将会永远的流传在这个世上,被一代代文人追捧,被一代代芳华所敬仰。

    这是作为女人最高的荣誉,她们会因此化为不朽,化为青春,永驻天地间。

    那群芳谱散发着圣洁不容亵渎的气息,洗涤着人们的心灵。

    “难道我家里会出现两位群芳谱第一……,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袁谭嘀咕着。

    他三人,在众人艳羡的目光注视下,傲然入府。

    ……

    乐府中用来奏乐的大型广场上,已经布置下了美丽大方的会场。

    中心的演奏台十分女性化,已经是花的海洋。

    看起来大会举办方很会掐日子,如今北方虽然还在倒春寒,但江南早早进入温暖的春季,各处百花盛开。

    演奏台前是评审席,四周则是普通席、贵宾席、佳丽席。

    郑玄和乔老早就来了,如今分别在评审席和贵宾席就座。

    自有专人引袁谭三人前往贵宾佳丽席。

    一般佳丽只能在普通佳丽席,只有大会评审团评定的能够进入排名的种子选手,才能够进入贵宾佳丽席。

    “伯虎兄,你来了!”

    袁谭寻声望去,就看到经过的普通席前有一位少年招呼自己。

    这个黑衣少年相貌有些简陋,但他身边有一个白衣少年却是十分俊美。

    “妹妹,我们先入席。”

    大乔拉着小乔走了。

    袁谭也就走了过去,“这位贤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