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瑜听袁谭叫自己出来,瞬间感到天寒地冻。

    难道这个唐伯虎发现了自己的手段?不可能的,乔林一家已经走了,根本没有落下任何马脚。

    周瑜深知此刻自己不能离开,他走了出来,淡淡道:“不知唐公子唤我何事?”

    “呵呵呵呵……。”

    随着袁谭的笑声周瑜忍不住肌肉颤抖,微弱但快速的频率。

    “带乔林!”

    袁谭这边一声唤,许褚就带着乔林出场了。

    许褚这一段没在袁谭身边,就是去控制住了乔林。

    他经过周瑜身边,你这狗东西敢暗算,但又怎是我家主公的对手。

    周瑜的手指已经不由自主的开始发抖了。

    “诸位,我是乔家的乔林,是周瑜威胁我,让我去偷二小姐的曲子。”

    乔林话音未落,整个会场已经炸了锅。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般戏剧性的变化,原来真的是被偷了曲子。只不过偷的人不是荆州大都督蔡瑁,而是江东大都督周瑜。

    真是太意外了,想不到啊想不到。

    看起来,孙家为了得到第一名真是拼了。

    “你胡说,你有什么证据!”

    周瑜脸色铁青的怒道。

    “大家看一看了,这是周瑜给我写的举荐信,推荐我去吴郡当差。”

    乔林拿出了周瑜的亲笔信。

    周瑜已经面无血色摇摇欲坠,本是用来诱惑乔林的介绍信,此刻却成了杀自己的杀手锏。

    若非孙策扶住他,驰骋长江的水军大都督就已经倒下了。

    “公瑾!”

    孙策在众人愤怒的目光逼视下,脸色亦是难堪起来。

    “大哥,我这都是为了妹妹。”

    周瑜欲哭无泪。

    为了妹妹?这是为了报复唐伯虎吧?孙策看着周瑜,兄弟,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跟大哥我这装逼呢?

    人家是坑爹,你他吗的是坑哥啊。

    东吴水军大都督周瑜是什么样的人物?本以为此次神不知鬼不觉,没想到忽然遭受到了来自袁谭的一万点暴击伤害。当时就被打的软软乎乎,浑身肿大,从暗处被暴揍上了前台。

    虽然没有遭受真正的打击,但无形的打击更加致命。

    此刻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抽打了千万遍,想要逃离这里,却是已经无法指挥自己的双腿,可见大都督此刻已经彻底被呼肿了脸。精神上生理上完全被袁谭的杀手锏给摧残了。

    已经彻底挺尸了。

    所有人都可能抛弃周瑜,但孙策绝不会扔下周瑜不管。

    孙策举起身体已经僵硬的周瑜,放到了自己身后,站出来为周瑜挡住所有人利剑般的目光,冷道:“这件事情是公瑾错了,请伯虎兄手下留情。没想到他作出这般令人发指的事情,小弟回去后,一定会严加惩处他的。”

    “也罢,像大都督这样的人,作一些令人发指的事情也是可以理解的。”袁谭挥手满不在乎。

    众人一开始没有相信这件事情,还诋毁了乔家,此刻的心情很是惭愧。

    见到袁谭如此大度,众人敬服不已。但却更加痛恨某人,看起来某人今后无法在人前儒雅从容了。

    孙策松了口气,若是袁谭不肯放过周瑜的话,那他只能是刀兵相见了。

    他对袁谭郑重抱拳一礼,他已经彻底被袁谭的气度折服,这让袁谭在他心目中的形象更加高大起来。

    噗~。

    众人急忙看去,原来是周瑜吐血了,却是没有得到任何同情。

    周瑜看着台上的袁谭,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身体和心中的痛。若是袁谭不放过他,他反而就开始抗争了。但竟然放过了他,这让大都督何止又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被呼肿了脸后。

    又被狠狠的呼了一遍。

    乔老真是太感激袁谭了,差点哭出来,“伯虎啊,真是多亏了你,我乔家才保住了声誉。”

    其实众人心里已经有了对此事的解析。肯定是周瑜为了帮助孙尚香夺冠因此偷了小乔的曲子,但又不敢自己用,就卖给蔡瑁嫁祸。

    众人这次看向蔡家兄妹。

    “我们不知道这个事情,我们也是受害人。既然我妹妹演奏了出来,这个参赛曲子就应该是我妹妹的了。”

    蔡瑁很低调的就事论事。

    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到底他们也是受害人之一,全都是因为周瑜。

    周瑜已经被连续呼肿了脸,一刻都待不下去了,但此刻却再一次坚定起来。内心哀嚎,“我将一生背负今日的污点,但你们一生虚度芳华,这么看起来,我也不亏。”

    而根据大赛的规则,不能演奏重复的曲子,既然蔡媛先演奏了,那小乔就不能用这个曲子了。

    “郑老,司马先生,庞德公!许邵先生……。”

    “我们的曲子是被偷了,怎么还能沿用这个规则呢?应该让蔡家换一首曲子才对!”

    乔老说了一圈。

    许邵等人带着歉意摇头。

    司马徽遗憾道:“乔老,我们多年的交情了,但是……,除非蔡家愿意放弃。”

    但看蔡家兄妹,肯定是不会主动放弃的。

    “这可如何是好?”乔老看着袁谭和大乔。

    袁谭单眉一翘,看向评审们。你们这些老顽固,竟然不通情达理,你们直接拍板让他们换不就得了。

    但袁谭现在也不怕,自从自己掌握了《全球音乐大全》后,获得了乐圣的封号。现在拿一首曲子出来,还不是小菜一碟?

    既如此,我就拿出一首好曲子给我媳粉演奏,那时候看你们还有何话说。

    “能不能给我们时间创作新的曲目。”

    袁谭站出来说道。

    众人顿时哑然。

    小伙子,你以为你们是谁啊?

    你们还创作一首新曲子?

    临时创作一首曲子不难,在座的许多人都可以做到,比如司马徽,庞德公,他们都是名家。再比如胡庚老先生,那更是一代宗师。

    但就算是胡庚老先生,想要创作一首好的曲子,也需要数年时间。

    小伙子,敢在这时候还为美人出头真是有胆量,但你也要有自知之明吧?

    你在文学上装逼我们拿你没办法,但你以为音乐领域也是自己装逼的版图吗?

    你这样装逼的话,非但得不到想要的结果,还会沦为笑柄的。

    普通席上,庞统忧心忡忡,诸葛亮露出浅笑。

    周瑜现在又豁出去了,吼道:“难道等你们三五年不成?”

    虽然众人很愤怒周瑜,但不得不承认他说的有道理。

    郑玄他们讨论了一下。

    庞德公出面道:“毕竟是受害者,最多给你们半日时间,天黑之前就要拿出新作品。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宣布比赛结果了。”

    众人面面相窥,半天就想要创作好的曲目,根本是不可能的。

    但众人看袁谭他们的确是受害人,当然同意了这个情况。

    胡庚看着袁谭他们离去的身影,叹息一声:“临时创作一首曲子的话,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但要创作一首好曲子的话,非数年之功不可得,只是半天的话,肯定拿不出好的曲子来,胜负已定了。”

    “是呀。”

    众人虽然认同这个观点,但却是愤怒的看向大都督。

    周瑜脸色苍白,但依旧硬挺着,就是要看到最终的结果。他在内心深处已经哀嚎:“我周瑜的名声可以不要了,你们也别想得到想要的!唐伯虎你半天想要拿出一首名曲,呵呵呵……,你以为你乐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