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整个庐江城的二十多万百姓,都是在近距离观察群芳大会。

    得到乐府里传来的消息后,整个城市沸腾了。

    百姓们先是讨论大都督如此儒雅的无耻,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百姓们随后讨论临时创作曲子这件事情,顿感除非乐圣在世,不然的话,是不可能的。毕竟一代宗师胡庚都已经表示,他想要创作一首名曲,也许要一两年的时间。

    大都督虽然痛不欲生,但依旧坚定的留在这里,就是要看最终结果。

    虽然他已经早有预判,但就是要亲眼看到,才能平复内心的伤痛。

    而在乐府后面一个用来练琴的雅致房间里。

    郑玄来到这里,就看到乔家一家人脸色苍白,显然,半日时间拿出一首名曲是不可能实现的。

    小乔扑入袁谭怀里,“师哥,我现在怎么办?我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拿出一首新的曲子。”

    “时也运也命也,就不要往心里去了。”乔老宽慰道。他经历过太多,深知只要有能力,早晚会发光,不必争与一时。

    话虽这么说,但群芳大会,群芳谱是什么样的存在?

    对于女人来说,不亚于大力神杯对于足球运动员。并且,一生只有一次参加的机会。

    小乔是不想放弃的。

    “乔老,有这样宽慰人的吗?能不往心里去吗?”袁谭说道。

    “哎。”乔老叹了口气,没说话。

    眼瞅着,小乔又开始伤心。

    袁谭走过去宽慰道:“别怕,咱们再创作一首乐章,比之前的更好,依旧夺取大会第一名,那时候,要其他人好看。而那首《花月名章》,天下谁人不知道是师妹你所作?”

    小乔摇了摇头,她已经无能为力,“师哥,半日时间创作一首名曲,我……我做不到的。”

    乔老是有年纪的人了,虽然感到可惜,但毕竟经历过很多,稍微比女儿看得开。至于安慰人,他是父亲,他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

    郑玄看到乔老的这个神情,“伯虎,你说别人不会安慰人,我看你更加不会安慰人。再创作一首,那里那么容易,你创作一个出来我看看?”

    “恩师,请不要这么说。”袁谭道。

    “你又能怎样?你能在半日时间里做出比我女儿更好的曲子?”

    忽然。

    乔老抓住了郑玄的手臂,“郑老,现在只有您能救我女儿了。您是琴艺名师,肯定有未曾流传过的曲子!”

    大小乔顿时升起希望。

    郑玄叹了口气,“这两首乐章已经到达了极致,即将进入一代宗师的境界。我手上虽然有几首曲子,但都……唉……。”

    “实不相瞒,徒弟这里有好几首曲子可供选择,并且绝对没有在世上流传过。”

    袁谭这时候站了出来。

    郑玄见到徒弟这么从容镇定,不禁问道:“徒弟,你的曲子是哪一位名师的作品啊?”

    小乔和大乔瞪大了眼睛,便是乔老也有了许多期盼。

    “这个……是我创作的。”

    袁谭现在有乐圣的封号了,拿个好曲子出来易如反掌。

    乔家父女顿时露出失望的情绪。

    也难怪他们失望,毕竟袁谭在这方面没有任何名气。

    郑玄额头青筋直冒,他怕是那位名家的最新作品,他不知道,那就尴尬了。万万没想到,是自己徒弟创作的。他拿出了戒尺,挥舞一番,冷道:

    “徒儿,你太骄傲了。你恩师我的曲艺也曾和蔡邕老先生齐名,我手里有几个曲子都不敢拿出来,你还敢拿出来了?”

    乔老也是着急上火,你这个臭小子,不说求你恩师想想办法,还想用自己的曲子。你的曲子能上台面吗?简直是添乱。

    “徒弟,你去拿些茶水来给小乔压压惊,我也静下心来想一想,有没有其他办法。”

    郑玄疼爱的眼神看着袁谭,为师知道你喜欢这小乔,完全是为了你才在这里蹚浑水的。你知道我身为评审跟你来到这里,背负了多少刺人的目光吗?

    袁谭看众人这个心情,他也不急,转身去了。

    一会后。

    郑玄连连摇头,他以搜刮肚肠,也想不出能够超越的曲子。

    乔老一家唉声叹气。

    乔家人失去了最后一丝希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悠扬的旋律。

    一开始他们不以为意,但稍后不禁动容了。

    这一首曲子,高昂时情如烈焰,低柔时轻灵飘逸,平缓时如闲庭信步,转折时空灵震神。

    郑玄起身,难掩震惊之色,“听啊!除非我们有这样的曲子,才能够超越。没想到,在这里能够听到这样的佳作,也不知是这乐府中的谁……。”

    像郑玄、大小乔,乔老,他们都是收藏了天下名曲的人,天下曲子尽数都在脑袋里。

    他们都从未听过这样的曲子,可见这是一首没有传世的佳作。

    郑玄越听越是震撼,激动的喊道:“这一定是一位隐士高人,此人的琴艺便是胡庚也望尘莫及!”

    “爹!”小乔激动了起来,上前抓住乔老。

    乔老重重点头,他此刻岂能不知女儿的心思,立刻道:“女儿,爹明白了。无论付出多大代价,爹也要为你得到这首曲子!”

    “也不知谁,能够弹奏出这样的曲子……。”大乔亦是骇然。

    众人狂奔了出去,就看到,大树下的亭子里,袁谭正在弹奏。

    “徒弟,你先别弹琴,打断了那位无名大师的演奏,我们还怎么找人?”

    郑玄看到这个情况顿时焦急起来。

    乔老也很生气,你说你这个臭小子,你以为你的曲子能够超越那位无名大师吗?你听到人家弹奏你也开始弹奏了,你是不是故意找茬?

    “臭小子,你竟然还唱起来了啦!无名大师因此而去的话……,你这是要气死我们不成!”乔老气炸了肺。

    “别说话!”郑玄粗暴的打断了乔老。

    随着袁谭自弹自唱。

    郑玄和乔老呆傻了。

    大小乔石化了。

    “爱恨就在一瞬间,举杯对月情似天……。”

    只剩下那悠扬的乐声,和铮铮的身影,独奏于天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