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恨就在一瞬间。”

    每一次拨动琴弦。

    “举杯对月情似天。”

    每一声动情的乐章。

    “爱恨两茫茫。”

    “问君何时恋。”

    全场的观众站了起来,痴痴的那种神情。

    最好的乐章,并非是那些让人激动,欢快的。而是让人沉寂其中,泛起回忆中的酸甜苦辣。

    此一刻,什么《大丈夫立于世》,人们已经忘记了。

    多少佳丽不知不觉中留下了眼泪,多少世家公子立下了大志。

    “这不可能!”原本稳如泰山的蔡媛惶恐的站了起来,她也被这乐章感染了,因此,她更加的害怕了,“哥!”

    “哥!”

    她跑过去摇晃,但却发现,荆州大都督蔡瑁如同一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石化了。

    “这怎么可能!”她瘫倒在了地上,脸色一片苍白。没想到短短时间内,小乔又拿出一首更好的曲子。

    万众石化的场景,真是太恐怖了。仿佛已经是世界末日,所有人这一刻已经死了,只剩下没有灵魂的躯壳。

    那灵魂,已经追随着那乐章,远去远去。

    这不可能!周瑜脸色一片苍白,重重的坐在了席塌上。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一个跳梁小丑。

    不可能的,你们怎么可能短短时间找到一首更好的曲子!

    胡庚激动的跑了出来,“此曲何名?是那一位大师的曲子?不可能的,所有人我都认识,若是有这样的曲子谁会藏在家中?早就传世了,那我肯定是第一个知道的!”

    小乔看着台下这些几近疯狂的人们,心情格外激动但也平静。目光看向袁谭,露出甜蜜的笑容。她还想感谢一些人,才有了今天和袁谭一起奏响这样幸福的乐章。

    “此曲名为《神女醉酒》,是我徒弟唐伯虎所做。”郑玄起身,从容道。

    什么!

    是唐伯虎!

    这么年轻,就能创作出这样的曲子?

    太可怕了吧?

    庞德公和司马徽对视一眼,怪不得郑玄刚才一直笑。自己还说他笑个屎,原来人家已经胸有成竹,屎的是自己,顿时脸上发热。

    周瑜看着人群中淡然而立的袁谭,顿时脸色一片苍白,大都督的儒雅完全没有了,脸上火辣辣的,仿佛被抽打了千百遍一般。

    “我不信这是唐伯虎所作!”

    周瑜毅然绝然,再一次站了出来。他本是来打脸袁谭的,没想到前前后后被狠狠呼肿了数不清的次数。

    但他可不相信袁谭有这样的功力,要知道周瑜对自己很自信的,他辛辛苦苦学了那么多年,成就还是赶不上这首曲子之万一。

    哪怕周瑜相信袁谭的能力比自己强一倍,也不可能造出这样的曲子。

    天下谁的能力会比大都督强一倍?

    “他这般年轻能力有限的很,这肯定是他偶然得到的曲子,给自己脸上贴金。”

    周瑜指出存疑的地方。

    虽然大家很鄙视大都督之前的行为,但此刻却是对他说法很赞同。

    他们宁肯相信袁谭是好运气得到的,也不愿意相信是袁谭制作出来的。那简直太逆天了。胡庚这样出身曲艺世家的宗师,五十年功力也作不出来,你一个年轻人,就算打从娘胎里就开始练,成就有能有多少?

    “或许,正是因为他有了这首曲子,所以才很大方的将那首曲子让给了蔡媛吧。”

    众人又嘀咕出另外一个版本,这第二首曲子更好,应该是乔家的一个策略。小乔肯定是准备最后拿出这首曲子,看起来这个策略很成功。

    已经稳稳的是第一名了。

    众人看向郑玄,看起来您老人家这位弟子真是为了名声都不要命了。看他和小乔互相传情的模样,这是要靠天下第一佳丽上位啊。

    这样吃软饭虽然我们也想去做,但真的好吗?

    袁谭对于众人的指责只是淡淡一笑,他学习了全球音乐大全后,那可是正在的乐圣。这些人在他面前只是井底之蛙而已,根本不屑跟他们争论。

    看一眼就成乐圣,说出来肯定能把这些研究几十年的人都吓死。

    “那么你们怎么才能相信呢?”

    郑玄面对这些人的质疑,却是老神在在道。

    “除非这唐伯虎亲自弹奏一曲。”

    周瑜冷视过去。

    袁谭牵着小乔的手,原本打算拂袖而去,却是被郑玄一把拉住了。

    “恩师?你这是要做什么?这些皆是无知之辈罢了。”

    郑玄摸了摸胡子,徒弟,没看到恩师正准备着装逼吗?我老了,以后我想装逼就全靠你了,毕竟你的那些师兄们太不靠谱了。现在可是我们师徒二人装逼的大好时机。看你都装逼装的不想装了,但怎么也要照顾一下恩师吧?

    “郑老,看来你这位关门弟子果然是沽名钓誉之辈。”

    周瑜连连冷笑,终于是扳回一城。

    “果然只是他从别处得到的曲子,这样说成自己的,就太不像话了。”

    众人看到袁谭要走,顿时议论纷纷。

    袁谭看着恩师和乔家一家人渴盼的神情,为自己人装逼,是一种荣幸。他不再说什么了,接过小乔递过来的琴,来到演奏台前。

    在众人惊诧、质疑的目光注视下,弹奏了起来。

    只是从几个音符开始。

    众人就骇然了。

    万万没想到,袁谭的琴艺已经是超凡脱俗。

    都说达者为师,但这么年轻就通达到超越世俗,也太吊炸天了吧?

    一曲奏罢,袁谭看着台下目瞪口呆的人们淡然起身。

    庞德公此刻上台,眼睛里还是有些质疑,他来到琴前,弹了一个音节,“伯虎啊,老夫对这个音节的指法一直无法掌握,你……能否指点一下?“

    众人此刻才从乐曲中苏醒过来,这是进一步的试探,若是能够指点庞德公这样的大师,那才能够得到全部的信服。

    “这应该是伯牙绝弦的那首古曲吧,没想到孤本是在您老手中。但您老理解错了意境,因此用错了手指,应该这么弹。”袁谭随手弹了一下。

    雄浑的声音回荡。

    庞德公听到后浑身一振,敬畏的目光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十余年的心结顿时解开。

    而胡庚已经僵硬了,自语道:“看来我之前还是没有看透他的能力,庞德公的这个纠结的手法,连我也无能为力。没想到他随意就化解了……。”

    众人崇拜的目光看着袁谭。

    一个随手就能指点名家的人,而我们却还质疑他……。

    真是猪狗不如!

    “唐大师,请让我追随您吧!”

    一个年轻人当时就跑了出来,噗通跪下磕头。

    袁谭哑然。

    “你这小子毫无名望有何资格追随大师?”司马徽适时走了出来,正色道:“大师,您看我已经是一代名士了,请允许我追随您吧!”

    “司马徽,你何德何能追随大师?”庞德公愤怒的走了出来,严肃道:“大师,我的辈分最高,也算是德高望重了。若是让我追随您的话,谁还敢在您面前充大?”

    “无耻!”

    一声厉喝,一代宗师,年迈的胡庚走了出来,白胡子无风自动,怒视过去,“司马徽,庞德公,你二人已经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公然做出这样不知羞耻的事情来?见到更加高深的境界殿堂就如此不堪了?一代名家的从容镇定呢,都被驴舔了吗?”

    众人犹如醍醐灌顶,顿时敬佩的目光看着胡庚。不愧是一代宗师。

    看到没,这就是琴艺宗师的范,便是面对更高境界的殿堂,也能这般从容镇定。

    然而,众人的崇拜的目光还没有散去,就看到胡广走到袁谭面前,鞠躬一礼,道:“大师,他们两个的境界太差劲了,收他们为徒岂不是坠了您的威名?但我就不同了,我已经是一代宗师了。只有我才能够体现出您的身份和地位,就让我追随您吧!”

    卧槽!袁谭。

    众人目瞪口呆,感到自己要抽过去了。

    你们一个个也太不要脸了吧?你们麾下一个个弟子成群侍从如云,却反而要去追随别人?

    但又感到怪不得人家能够成为一代大家,就是这份锲而不舍的上进精神,真是令人佩服。

    为更高的殿堂而努力,又有什么好羞耻的呢?

    于是众人纷纷请求能够追随袁谭。

    袁谭看到现场已经要无法控制了,立刻道:“我可以理解大家迫切学习的心情,但追随这事太大,还要背井离乡,就不必如此了。若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以互相探讨,我一定倾囊相授的。”

    众人更加敬畏的目光看过去。

    谁家有个秘技、指法,都是藏的严严实实,生怕别人偷学去了。便是自己弟子,也要压箱底,临死才传出去。

    收宗师级别的徒弟是多么光耀天下的事情,反而不收,而是互相探讨,倾囊相授。

    什么是平易近人?

    什么是胸怀宽广?

    这就是了。

    袁谭的形象顿时在众人心中更加高大起来。

    “公瑾,你先前说我的琴艺有假,此刻可还有什么疑惑的地方,尽管说出来,我会为你解惑的。”

    袁谭看过去淡淡道。

    “这……。”

    周瑜大都督此刻脸色发青,几近抓狂。

    本以为这次肯定能够反杀成功,没想到又被一套带走。

    三次奋起,三次无一例外的被呼肿了脸。

    众人不屑的目光盯住了大都督,你看大师多么有气度,而你呢?

    大都督被这些目光切割的体无完肤,顿感胸口剧痛,狂喷一口热血。肩头猛颤,脚下趔趄的跑了。

    “妹妹,真是对不住,看来你无法拿到冠军了。”孙策苦叹,遭遇到这个唐伯虎,便是他一直以来推崇的周瑜也一败涂地。

    孙尚香对孙策道:“哥哥,你求我来这里参加大赛,我知道你是为了追求大乔。不过看周公瑾现在这个情况,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尽快返回江东吧。”

    “另外呢,我看大乔虽然对袁谭冷冰冰的,但难掩一丝情。他们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才冷战的吧。”

    “不认识一下,总是不甘心。”

    江东小霸王向不远处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