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一届的群芳谱派了出来。

    本届的旗牌上,赫然写着小乔、孙尚香、大乔的名字。

    而只能冠军留名的历史榜单上,小乔的名字出现在最新的位置上。

    人们争相购买全新的群芳谱,诉说着群芳大会上跌宕起伏的故事。

    蔡家兄妹很愤怒的离开了,但他们用了别人的曲目,因此没有拿到前三也不能说什么。

    大都督逃离了此地,立誓此生再也不来这里一步。

    “伯虎兄,小弟要回去了。兄长,您看现在的天下,咱们去追随谁呢?”

    庞统如今彻底被袁谭所折服,立誓袁谭追随谁,他就追随谁。

    袁谭还是以前的那句话,“不久后,肯定会有消息出来,那时候你就知道了。”

    庞统感到不虚此行,作别而去。

    袁谭也感到不虚此行。

    …………

    乔府连续三天的大庆,天骄的旗牌耸立在府前,引得多少佳丽才俊仰慕。

    有传闻,在阳光明媚的庐江岸边,有神仙眷侣的身影出没。

    男人是一代大师,女人是一代天骄。

    于是,狗仔队频频出没。

    于是,袁谭未免别人打扰,只好带着小乔,晚上爬上屋顶看星星。

    “漫天星星,每一个星星都有一个故事,代表一个人。”小乔望着满天繁星,亮闪闪的眼睛说道。

    “那颗星星是你的。”袁谭指着天空道。

    “你怎么知道。”

    “因为那是仙女座。你看,像不像仙女起舞。”

    小乔都要幸福死了,“那你是这个星星。”她指道。

    “为什么?”

    “因为像熊!”

    “熊!难道是传说中的大熊座!嗷嗷嗷~。”扑了过去。

    “师哥,我好开心,从来没有这么开心果。跟你在这一段时间,是我最开心的日子。”被‘大熊’压住的蔡琰却是没有挣扎,反而是缴械投降了。

    于是,二个人的嘴巴就往一起凑去。

    大乔在阁楼上看到这个情况,气的小脸刷白。

    少顷。

    乔老所在的书房。

    这位老人,打开了一本陈年泛黄的群芳谱,抚摸着上面一个熟悉的名字泛起青涩的回忆。

    “爹!”

    乔老看到大女儿闯了进来,急忙用一卷竹简盖住了群芳谱。

    “什么事情?”乔老看到大女儿脸色不好,难道发生了大事!

    “爹,妹妹正在和那唐伯虎偷情!”

    大乔怒道。

    乔老哑然,他们的关系几乎半公开了,不就是偷情嘛,多大点事。看着昔日典雅气度尽失的大女儿,感到十分不解。

    “爹,你若是纵容这些事情的话,后果会很严重,传出去有损门楣。”

    “这有什么严重的后果?”乔老心说你妹妹早晚是他的人。

    “比如未婚生子。”大乔冷道。

    “嗯……。”

    乔老神情不得不严肃起来,便感到大女儿说的不无道理。若是唐伯虎搞了自己女儿后又一脚给踹了……,将心比心后,乔老汗如雨下。

    一会后。

    屋檐上。

    哗啦啦。

    可能是两个人的动作比较大,从房顶上滑落。

    “幸亏我练过……。”袁谭的武力可不是吹的,浑身硬汉级别的肌肉,一手抓住房檐,一手揽着小乔。

    “唐伯虎,你们在做什么?难道你们发生关系啦!”

    忽然,威严愤怒的喝声传来。

    “坏了,你爹来了!”袁谭心里一惊,吧嗒,彻底掉了下来。

    乔老远远就看到合二为一的男女,他简直是吓坏了。幸亏我大女儿机智,若是不然,事情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屋顶上你们就开始了,回房间很浪费时间吗?

    你这唐伯虎,亲亲抱抱就行了,还动真枪啊?

    还是在老夫的府中,你也太胆大妄为了。

    乔老便感到要好好敲打敲打这个唐伯虎了。

    有点名声就嚣张成这样了?

    这可是乱世,只有名声是不行的,还要有权。

    你看那吴郡的严白虎,根本不会写字,却也是一方诸侯。

    “爹!”小乔扭扭捏捏。

    “乔老,你想错了,我们只是单纯的在屋顶上看星星,发生了意外而已。”袁谭正色道。

    乔老气炸了肺,“混蛋小子,你以为我没看见?这么大的月亮,我远远就看到了。你非礼我女儿!你还单纯,你单纯个毛线。”

    原来之前的事情也看到了,袁谭就尴尬了,急忙道:“乔老您误会了,我们一开始真是目的很单纯。但我们两情相悦,因此情不自禁。”

    “你还情不自禁啦?”乔老吹胡子瞪眼。

    “乔老,我还正说明天就去找您老提亲,到时候传出去也是一段佳话。”袁谭说道。

    小乔听到后又是高兴又是害怕又是害羞。

    “还佳话?亏你小子能说得出口?”乔老忽然平静了下来,淡淡道:“唐伯虎,我女儿已经是天下第一,群芳谱第一,肯定名传千古的佳丽了……。”

    老人负手而立,“若不是你,我女儿也得不到第一,这件事情说起来还真是要感谢你的。以你现在的名望,的确能够配得上我女儿。但是,以你现在的地位,根本不足以娶我女儿。”

    围过来的家丁下人,便感到老爷说的对。想自家二小姐,那可是天下第一佳丽,嫁给皇帝都能把皇帝高兴死。

    而你唐伯虎虽然很有名望,但名望不能当饭吃。你有钱吗?你有权吗?你跟着郑老游历天下,地无一垄房无一间的。

    “我女儿现在是天下第一,当然要有天下第一的尊贵。这衣食住行,哪一样不是花费巨大?你现在跟着郑老跑动跑西……。”看向袁谭,“连一身好一点的行头都没有,你怎么养活我女儿?”

    “那要什么样的地位呢?”袁谭微笑问道。

    亏你还能笑得出来!

    乔老冷哼一声,磅礴道:“现在天下大乱,你一介纯文人,恐怕很难出将入相了,但也要执掌一方吧?”

    下人们顿时又感到老爷的要求过分了,这不分明是难为少爷呀。一将功成万骨枯,谁敢保证能够做到?

    太难为人了。

    袁谭拿过一位丫鬟的扇子给乔老扇了扇,“老丈人,您这要求也太低了点吧?”

    “这点要求还过分?你就这么点志向吗?什么,你说什么?要求还……还低啦?”

    乔老傲然说到一半,突然目瞪口呆。

    下人们眼珠子掉了一地。

    少爷他说什么?就这么点要求。点!少爷,你就算是一个天才,也不能这么有底气吧?

    要知道如今天下大乱,能够执掌一方的大员,哪一个不是文韬武略?

    文人在乱世是吃不开的。

    少爷,我们是支持你的,但你这么装逼的话,我们就真心帮不了你了。

    乔老气的冷笑,不屑道:“年轻人有理想是好的,但好高骛远就不可取了。另外,听说你家在平原郡,距离这里千里之遥,你要尽量在江南一带某差事……。”

    他说到这里语重心长起来,“伯虎啊,你的才华不逊任何人。但江东一带打打杀杀的根本不适合你,不如你去投奔荆州牧刘表去吧。荆州繁华最喜欢文人,你过去后一定会得到一个很高的位置。”

    袁谭很欣慰,都已经为自己谋划好的前途,是一个好老丈人。于是他也进一步说道:“老丈人说的是,不过刘表无能之辈,我岂能投奔他?老丈人,全家都跟着我搬去平原吧。”

    “你是要投奔袁家吗?联系好了没?投奔袁家也不错,但是青州太远了,我这里一万亩地,二百多下人,搬过去你知道要亏多少吗?”

    乔老用那略带讽刺的眼神问道。

    “呵呵,老丈人,我负责你的损失。”袁谭挥手毫不在意道。

    乔老眼睛瞪的贼大,女婿,家里这是有矿啊?“呵呵,伯虎,你别编了,我都打听清楚了,你家那一片就没有姓唐的大户人家。”

    小乔听到袁谭不是大户人家出身,顿时拉住了他的手,紧紧攥着。

    袁谭这时候拉起小乔的另一只手,看向大乔,大乔高冷的扭头一旁。

    “我一直以来都没有表明真正的身份,不过现在到了说出来的时候。”

    “……。“乔老。

    “……。”小乔。

    “……。”大乔。

    “老丈人,下人都留在外面,就我们四个进屋详谈。”袁谭给了一个眼神。

    乔老眉头一皱,你啥意思?是不是感到家里没有矿丢人,刚才说那些话是在下人面前撑场面吧?

    好,老丈人看在你文采上给你一个面子。

    但一会老丈人也要让你知道,在盛世有文采就等于有矿。但在乱世,有文采不等于有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