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是此物了。”

    袁谭指着一窝四散而逃的蜈蚣笑道。

    所有人,都有一股要抽过去的冲动。

    孙策猛抓头发,我的天啊,唐伯虎你没毛病吧,你吃蜈蚣?

    袁谭见到孙策色变,淡淡道:“蜈蚣的平均寿命六年,喜群居。如今春暖花开,正是蜈蚣胃口大开,最肥美的时候。”

    “这是有毒的蜈蚣!”孙策惊叫道,“你看蜈蚣壳上的点点星斑,绝对是剧毒。”

    “有毒的蜈蚣才最好吃,一会水煮一下,蜈蚣死之前就吐出了毒素,咱们用料沾着吃。”

    袁谭完全是我要大开朵颐的神情。

    “我们开始抓蜈蚣吧!”袁谭摸出来一双筷子,当时就夹起来一只肥大的,扔到了篓子里。

    抓了几只后,袁谭发现,就自己一个人正在抓蜈蚣。而跟在身边只有一个人,就是大乔,看情况,大乔想吃,但一个女孩子不敢抓。

    但你小霸王孙策是个什么神情,好像见到鬼一样的恐怖。

    “伯符啊,你别只是站着,快来抓蜈蚣。”

    “切切切……。”孙策出了一口颤抖的气息,连连摆手。

    “难道你不吃吗?”袁谭便示意你若是不抓的话,一会别想吃。

    “我是绝对不会吃的。”孙策色变,连连后退。

    咔嚓~。

    袁谭用筷子夹起来一只大蜈蚣,但夹飞了,划出一道弧线,就掉在了孙策脚面上。

    “呜啊,哎呀,救命,救我,妹妹救我!”孙策一阵踢踏舞,仰天转了一圈后,轰然倒地。晕过去之前,想道:“我最怕这些细长的虫子,这事情我爹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只是一只虫子你就吓晕了!”袁谭同样肝胆俱裂,小霸王是什么样的人物,竟然被一只虫子吓晕了。

    他真想叫起来孙策,问一句,这位小霸王,你是不是游戏机玩多了?人家是特码的晕血,你是晕虫子。我去,被你颠覆三观了。

    不过嘛,袁谭听说隋唐第一猛将李元霸怕打雷,那么孙策怕虫子也不足为奇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还是江东猛虎吗?确定不是江东小虫,见到蜈蚣这种虫中之霸就嗝屁了。

    “哈哈哈哈……。”

    袁谭仰天大笑,就带着没有散去的笑容,胳膊肘撞了一下身边的大乔,“一会我给你做好吃的。”

    自己人之前的情分,看不见摸不着,但却能让人心生温暖。

    “谁稀罕?”大乔冷冷说道,但却没来由的心里一暖。

    袁谭有厨神的技能,收拾蜈蚣小菜一碟。并且正因为他是厨神,才能够作出这个时代根本没有的菜。

    蜈蚣做菜,真是吊炸天了。还歪打正着把小霸王吓晕过去了,真是太机智了。

    少顷。

    “我是不会吃的。”

    “我真不吃。”

    “谁稀罕吃这个。”

    大乔淡然,看着吃蜈蚣的袁谭、小乔和许褚。

    “哇,太好吃了,主公!这下以后出征的时候就可以加餐了!”

    许褚可是有十围大腰的虎痴,吃的不亦乐乎。卟噜卟噜,吸溜吸溜,就是好几条蜈蚣进了嘴。

    袁谭吃的满口生香,有了这个厨神技能真是走到哪里吃到哪里。

    “好吃好吃,这蘸料真是绝了,姐姐……。”

    小乔将一只蜈蚣偷偷的放在了大乔的碗里面。

    大乔最喜欢吃美食了,但东汉末年的美食少的可怜,什么八大菜系还没成型,早就什么都吃腻了。

    她左右看了看,见到没有其他人主意,实在顶不住美食的诱惑,这才加出来,小心翼翼吃了一口。

    顿时两眼放光,“真香……。”

    吧唧吧唧,就吃下去一条。

    于是小乔就成了搬用工。

    吧唧吧唧。

    吧唧吧唧。

    “哎?媳粉,你啥时候饭量这么大了?”袁谭对于吃这么快表示怀疑。

    …………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

    大乔也围在了石锅旁,等着里面的蜈蚣出来。

    她和袁谭也没有再暗斗。

    随着小乔去清洗。

    就剩下大乔和袁谭两个人,气氛逐渐有些怪异了。

    “说,你是不是专门为我做的?”大乔没想到会说这样的话,自己都被自己惊呆了。

    “呵呵,你想多了。什么叫是不是为你做的,那就是专门为你做的。”

    大乔听到前半句后想死的心都有了,但听到后半句……。

    这时候,一只田园鼠左右摇摆的在草丛里爬行,不时抬头嗅着空气中的香气。忽然受到惊吓,见到有一个空隙,就钻进了袁谭的裤子里。

    “我……卧槽!”

    袁谭忽然有感,那感觉很快爬到了裤裆的位置。

    有东西!这可是关键区域,当时毛都炸了,立刻看过去。

    大乔看到袁谭这个表情,十分诧异,当然也跟着看了过去。就看到袁谭裤裆下顶出来好粗的一条,还在左右乱甩。

    大乔一时间杏眼圆睁花枝乱颤,恐怖的目光看向袁谭,我们在一起吧!我怎么会冒出这样羞涩的想法,“登徒子!”她愤怒的起身,气呼呼的走了。

    “你怎么能这样!”

    小乔看到了后,花容失色,幽怨道:“若是你和姐姐有情,我是不会反对的。但若是无情,请你不要这样对待我的姐姐。”

    这时候大人物都是三妻六妾七十二宫的,所以小乔作为这个时代有女德的佳丽,不会反对这个事情。

    袁谭欲哭无泪,他从裤裆里掏出来一只田园鼠,“你就是暗黑破坏神啊,请问你这么及时的赶到现场,是怎么做到的?”

    他看着手电筒一般的田园鼠,心说就你这样的身板冒充我的小弟弟,这简直就是给我的实力抹黑呀。

    “我是不会伤害你的,去吧。”袁谭还是放走了可爱的小田鼠。

    噗嗤~。

    小乔笑了,“原来是冤枉夫君了,我去跟姐姐解释。”

    袁谭大松一口气,他正说起身,顿时一道寒光闪过,一支利箭插在了裤裆下面的泥土里。就差那么一点,他就可以去当太监了。

    “这又是什么情况!”

    他急忙用出破箭式里的听风辩位之法,一跃而起,就看到不远处。又是一位大小姐,拿着她的射日弓。

    孙尚香现在气坏了,她哥哥晕过去了,而那些人还在那里大快朵颐,还打情骂俏。

    她忍了许久,终于是忍不住了,这才对着袁谭射了一箭。

    “孙家大小姐,你这是做什么?”

    袁谭眉头一皱,你大哥晕倒,可是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完全是他自作主张的。

    然而,孙尚香的愤怒全部要发泄在袁谭身上,冷道:“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唐伯虎名传天下,五艺超然,然而不知射术如何,若是不行的话,哼~,非君子也。”

    非君子那不就成小人了?

    “你要和我比射箭?”

    “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