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东小霸王是什么人物?

    江东项羽一般的存在。

    时至今日,在江东就出过两个霸王,一个是霸王项羽,一个是小霸王孙策。

    孙策保证自己这一剑,就能刺死袁谭。一个文人,怎能顶住自己这一剑?

    “不要!”

    孙尚香惊呼起来,想要去救袁谭,但已经来不及了。

    妹妹竟然还呵护他了?肯定是灌了什么迷魂汤了。孙策因此非但没有收手,还更加大力的刺了过去。

    “荡剑式!”

    袁谭拔出自己的钛合金大宝剑一声喝。

    当啷~

    孙策站到了袁谭面前,但手里剑没了。带着唿哨飞到很远的地方,插在了地上。

    江东小霸王当时就懵逼了。

    而其他人也无一例外的呆傻了。

    要知道面前这位可是江东小霸王,天下无敌,面对吕布也能一直PK,没想到一招兵器都没有了。

    众人恐惧的目光看着袁谭。

    我去,文采这么好已经够牛逼的了,武功也这么好!请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我跟你拼了!”

    孙策一拳打了过去。

    “哥哥不要!”

    孙尚香抓住了孙策的胳膊。

    袁谭急忙后撤一步,他也是用了天下绝学独孤九剑,才搞定了孙策的剑。目前他的武力只有81,若是孙策用拳头的话,就有点悬了。

    许褚他们并没有上前保护,只因为主公太牛了,若是上前保护,反而掉了主公的范。

    “妹妹,你别害怕。没想到这个唐伯虎这么厉害,他是不是用武力威胁你跟他拜堂成亲?哥哥虽然打不过他,但今天拼了命也会保护你的,你快跑!”

    孙策推了孙尚香一把,就慷慨赴死的神情开始面对袁谭了。

    然而孙尚香跑到了两人中间。

    孙策目赤,妹妹你干什么?难道你等着被这个禽兽蹂躏吗?妹妹,不必管我的死活,你的贞洁才是最重要的。

    少顷……。

    结拜!

    孙策听到妹妹的解释后就呆傻了,打死都没有想到是结拜。

    他到底是一个光明磊落的英雄,知道自己追求大乔无望,也就不再纠结这件事情了。

    放下心理负担后,仔细想一想,这个唐伯虎各方面都很对自己脾气。

    “伯虎兄,以前的事情便揭过去不提了,交个朋友。”

    袁谭深感孙策义气,想到后来孙策被刺客暗算,就道:“江南局势错综复杂,要小心歹徒的暗算,”

    孙策不以为意,道:“大丈夫立于世,宵小之辈何足惧哉?”

    终于,可以皆大欢喜的野炊。

    袁谭拿出了厨神的看家本领,众人也能大快朵颐。

    他和孙策把酒言欢,纵论天下大事。

    大小乔和孙尚香踏青采花嬉戏。

    快乐的时光总是显得很短暂,到了不得不分开的时候了。

    袁谭叫过来孙尚香,“你哥哥武勇过人,惯好冲锋在前,四处征战的话千万不能落单,你要提醒他的部众时刻大队人马保护他。”

    孙尚香深深看着袁谭,“义兄提醒,小妹记住了。”这一声义兄,便听出实心实意。

    孙家姐妹策马远去了,只留下夕阳下余晖的身影。

    袁谭也是没想到这一波不但装逼成功,还击退了来追求大乔的孙策,还收了孙策妹妹当吉祥物。一箭三雕,真是想不到啊想不到。

    “咱们也回去吧。”

    时夜。

    众人返回了乔府,就见到乔老在在送客。

    袁谭他们就来到侧边的回廊里面。

    “张家提亲这件事情我会认真考虑的,明天就给你答复。”

    大乔听到这番对话后脸色苍白。

    少顷,大厅里面。

    “二女婿啊,江东张家来提亲,你看此事如何?”

    这件事情本不必征求袁谭的意见,然而袁谭地位太高,乔老必须要征求意见了。

    “这件事情是否太仓促了,不如到了北地在考虑大小姐的婚事,老丈人以为如何?”袁谭道。

    大小乔一起松了口气。

    小乔根本不愿意和姐姐分开,而大乔根本不愿意嫁出去。

    谁知乔老摇了摇头,“二女婿,我乔家祖辈都在此地,大乔就近嫁出去也能够照顾一下。这事情就这么定了,我明天就给张家回话。大乔嫁出去后,我就跟着二女婿去北地。”

    小乔在一旁拽袁谭的衣角。

    袁谭就说道:“老丈人,我这边时间可是很紧张的,耽误了出征对大业影响极大。”

    乔老已经将身家赌在了袁谭身上,但有大乔嫁在本地最好不过,这就是有两个女儿的好处,闻言道:“二女婿放心,若是时间紧,咱们就快点嫁,一二天就解决了。”

    本要拖延时间,没想到还加速了!

    “……。”袁谭。

    “……。”大小乔。

    …………

    来日。

    早晨起来的时候,袁谭就精神不畅。

    他在屋子里走来走去,最终一跺脚向外走去。

    然而一道丽影在房门出现,迫使他不得不退了回来。

    熟悉的身影款款而来,优雅的迈过门槛,散发着高贵风韵的大乔,步步迫使袁谭不断后退。

    “大小姐,你你……你要干什么?”

    袁谭侧身,才得以避开锋芒。

    “唐伯虎,你卑鄙无耻!”大乔郁郁葱葱的手指抬起来,指过去时微微颤抖着。

    “大小姐,这话从何说起?”

    “你给我妹妹写的那些诗中的含义,还要我明说什么吗?”大乔气的娇躯乱颤。

    袁谭就尴尬了,原本以为是互相偷情,看起来好像是自己一厢情愿了。

    他肯定无言以对大乔,但出奇的,大乔没有继续骂他。

    “你就这么想要我嫁出去吗?”

    大乔散发出的幽怨,几乎已经实质化的向袁谭扑过去。

    “这个……。”袁谭无言以对。

    “难道你就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

    “这个……。”袁谭挠了挠头。便感到大乔的口气好像有些问题,这样的话应该跟你对象去说才对,顿时百思不得姐。

    难道……?

    袁谭顿时心里喜洋洋,看起来自己的用心良苦,终于是打动了大乔。

    其实一直以来,那些诗里面,还有发生的事情,其实都是双方在暗中试探。只不过中间一层窗户纸,谁也不好意思去捅破。

    大乔落泪了,“看了你写的那些诗歌,本以为你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奇男子。没想到,你只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伪君子。我真是瞎了眼。我本以为,你肯定会走出来,表明心意。我一直在等着……。”

    “这个……。”袁谭内心愧疚,的确自己应该更加主动一些。

    “你是不是只喜欢那些小丫头……。”

    “没想到最终,我会被你这样一个伪君子打动……而你只敢在送给妹妹的诗里面跟我说话,我本以为又一天,你会光明正大的站出来,我算是看错你了。”

    “我爹就要把我嫁出去了,你连一句话也不敢说。”

    “你没有看错我,我刚才就准备去找你,然后跟你爹摊牌。”

    袁谭很郑重的说道。

    但大乔已经听不见了,因为她说完自己的话后悲凉的转身跑走了。

    只留下了阳光中飘落的晶莹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