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大小姐了没?”

    袁谭拦住一个丫鬟问道。

    “看到了,去往后花园了。”

    后花园。

    “看到大小姐没?”

    袁谭对一个正在打扫的丫鬟问道。

    “往后面的荷花池去了。”

    荷花池!

    袁谭脸色大变,狂奔而去。

    他奔跑在池塘边,那一颗颗垂地的柳树,遮挡了他的视线。这些他日常夸奖的柳树,现在恨不得都砍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忧伤婉转的声音,从池塘边传来。

    噗通一声传来。

    袁谭当时脸色刷白。

    他寻着声音跑到池塘边的时候,就看到水波滚滚,不见玉人。

    他望着池水肝胆剧烈,但很快愣住了。不对呀,这池水才半米深,清澈见底里面什么都没有。刚才大乔还在这里念诗,人呢?

    而大乔,躲在一颗柳树后面,她的香背,紧贴着柳树。一颗芳心扑通扑通剧烈跳动,仿佛要跳出胸膛,“他要是下去救我的话,我就饶过他。”

    她偷偷看过去,就看到袁谭神情落寞,淡淡道:“都是我的错,其实,我已经给你做了一首诗,可惜,再也没有机会告诉你了。”

    袁谭说到这里负手而立,望着天上的云和霞,“沧海月明大乔泪,蓝田日暖玉生嫣。”

    大乔见状,差点抽过去,一直以来的高冷荡然无存,提着裙摆跑了出去,一脚飞踹,“你不下去救我,还有时间在这里装,你给我下去吧!”

    袁谭转身抓住了来袭的玉足,他和脚的主人,一起掉下了池塘。

    …………

    “二女婿,我正准备去给张家回话,顺便就商量了马上结婚的事情,你要不要一起去呢?”

    乔老正说出门办事,却是被袁谭给拦截了,还以为他要来帮忙。

    这时候,大小乔进来,大乔的头发还是湿的,并肩站在了袁谭背后。

    乔老一股寒流出现在身体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少顷。

    “老丈人,大概事情就是这样了。我们三个会给你养老的。”

    袁谭正色道。

    乔老嘴巴大张,震惊的看着袁谭和他身后的二个女儿。

    女婿,你可真行啊,你都跟我这来包圆了,二女婿兼任大女婿。合着我养育了十几年的养老女儿,一股脑全投资在了你身上了。

    大乔去拽袁谭。

    袁谭脸色一沉,“老丈人,这事情就这么定了。”

    “好吧。”乔老合上了嘴巴,毕竟若是袁谭强硬起来他肯定顶不住的。

    “我唯一的女婿啊,你再跟我讲一讲你的未来规划可好?”

    要知道乔老的女儿可不是一般人,一个是这一届群芳谱的第一,一个是第三。这么大的‘投资’,乔老想要再看一看自己的未来,也是在情理之中。

    大乔和小乔见到父亲同意了,一起松了口气,互相握着手攥的更紧。她们姐妹情深,从来没有分离过,以后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大小乔对于一起嫁给袁谭没有什么抵触,古代就是这个样子,那一天袁谭要是能当皇帝,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真是太寻常了,因此一切都是顺理成章。

    “女婿,婚礼的事情?”乔老很在意自己女儿未来的地位。

    “未来有一天,我会用最隆重的礼节,迎娶我的妻子。”袁谭来到大小乔的面前说道。

    其实不单单是大小乔,他的女人他都会这么对待。

    乔老一开始是疑惑,但他很快就明白了。这是未来登基称帝后,一一给名分。

    便感到未来三宫六院,自己女儿先入为主,未来名分肯定低不了的。

    “女婿啊,我和女儿就全靠你了,你可要小心谨慎,就等那么一天了。”

    于是在这一天下午。

    袁谭和乔老就去找郑玄。

    乔老道:“郑老,我已经答应将两个女儿许配给唐伯虎了,全家跟他一起迁居到平原郡。”

    我的天啊!

    郑玄当时真是吓了一跳,伸出来两根手指,俩都被你搞定了?真不愧是我的关门弟子,有为师当年的风采。

    “搬迁过去开销不少呀。”郑玄顿感自己小看了乔老的魄力。

    乔老傲然道:“都有我女婿出资了。”

    郑老更加惊讶的目光看向袁谭,徒弟,原来是有家里有矿的人啊!怎么不早告诉为师呢?

    “既如此,我跟你们一起北上吧!”

    郑玄也是要回家的。

    于是乎,第二天他们就启程了。

    谁都没有通知。

    毕竟以他们的名望和地位,若是通知其他人后,那事情就大了,十里长亭百里送行的。

    袁谭烦,郑玄也烦。

    至于乔家的产业,留下个管事打理就行了。

    …………

    南方比北方更早入春。

    当北方也温暖如春的时候,袁谭他们来到了一处黄河渡口。

    袁谭他们要去平原郡,郑玄是去青州北海。

    双方作别。

    郑玄还要求自己的关门弟子袁谭安置好乔家后就来孔府,介绍孔融跟他认识,然后到孔庙祭拜孔子,最好是在圣人诞辰的时候,为圣人公献上三字经。

    真到了分别之际,郑玄依依不舍的再次叫住袁谭,又忧心忡忡道:“伯虎,你的文采已经盖世,我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袁谭问道。

    郑玄严肃道:“以后你改学韬略吧,然后当个军师什么的,这样的话可以帮助孔融大人守护青州,守护圣人的故乡。那曹孟德和袁本初,尤其是袁本初的长子袁谭,对青州虎视眈眈。”

    乔家父女三人对视一眼。

    袁谭正色道:“恩师放心,在这乱世中,我肯定会守护好圣人故里的。”

    郑老很欣慰,“那好,伯虎,你有这志向太好了。以你的能力改学韬略的话,一定不在什么荀彧郭嘉之下,就等你来青州了。”

    “恩师放心,我很快就会来到青州的。”袁谭满口答应下来。

    于是双方分别了。

    船上。

    “女婿,真的不告诉郑老你的真实身份吗?”乔老问道。

    “还不到时候,若是现在就告诉他,他一定会这样那样阻止我收复青州的,没准还要让我帮助孔融。”袁谭望着辽阔的江面说道。

    “女婿你看,你的战船来了!”

    江面上出现了许多战船,悬挂着袁谭的旗号。乔老看到这威武的舰队,比袁谭还激动的很。

    女婿,你一定要当上皇帝,我们家全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