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军护送着袁谭返回平原郡。

    乔老在马车里就从来没有放下床帘,看着这刀枪如林旗帜如云的大军,心里这底气越来越足了。

    甲士魁梧装备精良,那刀枪剑戟之锋利,明显比其他诸侯的军队高上一个档次。

    听说是天下第一铁匠家族用最好的精钢打造。

    赵云、徐晃这等大将,无形的气势乔老都有切肤的体会。

    “兵强马壮,兵强马壮!”乔老乐开了花。

    百姓们见到袁谭出现了,纷纷放下春耕的农活,赶来这里迎接袁谭。

    这里虽然饱经战火,但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士族流离。

    袁谭把农田收回来,又分给百姓。

    “大公子!”

    百姓望尘而拜。

    “民心尽归,民心尽归!”乔老又乐开了花,顿感自己站对了队。别说嫁过去两个女儿,三个女儿也是可以考虑的嘛。

    “爹……。”大乔去拉乔老。

    “谔谔?好好。”乔老顿时恢复了从容的气度。

    城中。

    “大公子回来啦!”

    消息以病毒复制的速度传播了出去。

    “大公子,这是我养的鸡下的鸡蛋。”

    “大公子,这是我家树上的柿子饼!”

    “大公子!”

    顿时袁谭所在的街道上就人山人海。

    赵云、徐晃他们看到这个情况,心里格外感动。

    “虽一县之城,也能看到吾主的未来……。”荀攸摸着胡子,语气意味深长。

    “就送鸡蛋柿子饼?”乔老顿时摇头。

    然而袁谭丝毫不嫌弃,“太多了太多了,根本吃不完。”

    他并未推辞,但只取少许。

    乔老看到后,顿感惭愧,“真是仁德布于四海啊……布于四海。”

    …………

    袁谭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中,看着熟悉的地方,想着心里的人,也是感受到了什么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就看到丽影站在画廊里面,透出孤寂的秋凉。

    袁谭顿时心生愧疚,自己离开了那么长时间,媳粉肯定也是朝思暮想吧。

    于是,他不打算出声,也是给媳妇一个惊喜。

    顿时跑了过去,从后面揽入怀中,“媳粉~!”

    丽影入手的一刻,顿时就软了。

    袁谭心里美滋滋,看把我媳妇思念的,这就软了。

    哎呀,已经激动的浑身颤抖了。

    “夫君~!”

    甄宓她们在画廊另一头出现了。还在互相埋怨化妆耽误了时间,都没来得及去大门口迎接夫君,真是罪过罪过。

    “哎,那我怀里的这是谁?”

    袁谭顿时满头问号,他看这个背影是很熟悉的,竟然不是自己的媳粉。

    一看,我去,蔡琰。

    “不好意思,又误会了……。”

    袁谭急忙松手。

    蔡琰此刻攥紧了粉拳,但却已经失去了打出去的力量,羞怒的走了。

    “夫君!”

    “媳粉!”

    终于,阔别多日后,袁谭和媳妇们一解相思之苦。

    “夫君,听说你去江南了?”张春华问道。

    “听说这一届群芳大会在江南举行!”甄宓十分向往。

    “夫君你见到群芳大会第一名了吗?”伏寿问道。

    “这个……。”

    袁谭便招呼了一下,大小乔就出现了。

    “这位就是本届群芳谱第一名了,这位是第三名……。”

    袁谭不敢说下去了,发现媳粉们简直是要吃掉自己的目光。

    “对了,第二名的孙尚香已经是我的义妹,现在是咱们家的小吉祥物了……。”

    袁谭还是感到一次全说完,省得后面再遭一次罪。

    果然如他预料的一般,媳粉们围拢了上去。

    少顷。

    袁谭来到了蔡琰所在的院子里,“幸亏老子机智,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云归来去,独赏天地雪。”

    袁谭就看到蔡琰坐在窗前念诗。

    说起来从美女口中念出来,更是别具韵味。

    咦?这不是我的诗吗?

    为什么念我的诗?

    袁谭心里一动,示意丫鬟不要出声,走到窗前吟道:“千里黄云百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大公子!”

    蔡琰仿佛被看穿了心思,窘迫的起身,下意识抓住桌子上的竹简还给隐藏了起来,“大公子也知道唐伯虎的诗?”

    “大公子,你脖子这是怎么了?”

    蔡琰稍后深埋起心情,冷冷看过去问道。

    袁谭赶紧的提了提衣领,“呵呵,多谢夫人关心我,没事没事,只是不小心被树枝挂到了。”

    被你媳妇弄的吧?以为我看不出来?蔡琰冷哼一声,想起别人家恩爱,而自己的处境,顿时触发了心情,抚摸着手里的唐寅诗集叹息道:“也只有真正的文豪才能够作出这样的诗句,在他的诗句面前,一切只是平凡……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

    “而不像某些人……。”说完不屑的目光看向袁谭。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唐伯虎做的这首诗果然是好诗。”

    袁谭顿时给与了自己肯定,没想到自己做的诗都能够在这么远的地方发生羁绊了。

    “唐伯虎的诗天下传颂,但某些人根本没有资格念这样的名诗,还请自重。”

    “这么说来,夫人很欣赏这个唐伯虎了?”

    蔡琰看着袁谭兴奋的模样,根本无法理解。她没有出声,她不想否认这个事情,尤其是在袁谭面前。

    “那么夫人肯定愿意嫁给唐伯虎喽?”

    我嫁给唐伯虎,他激动什么劲?然而蔡琰想到如今的处境,孤零零的一个人,黯然道:“恐怕我没有那个福气。”

    “夫人肯定有那个福气的。”

    蔡琰终是难免脸红,难道是这个袁谭打算撮合自己,若是这样的话,自己也是误会他先前了,“妾身命运多厄,大公子又怎么知道妾身会有福气呢?”

    袁谭顿时仪态端正起来,严肃道:“夫人,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心意,有一件事情我不能再隐瞒了。”

    “是什么事情?”蔡琰难免惊讶。毕竟两个人刚才还在说唐伯虎,怎么突然又说到隐瞒的事情。

    “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告诉夫人,我,就是,唐、伯、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