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府邸杂役区的一个房间里。

    晦暗的屋子里散发着浓重的药草气息。

    袁谭看到了虚弱在床上的德全。

    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太监,打小就净身了,女性化很严重了。现在快死了,虚弱中更加女性化了。

    “主公!”德全没想到袁谭会来看望自己,挣扎中也无法座起来,顿时流下了眼泪,“再也不能伺候主公了,真想看到主公当皇帝……。”

    激动中的德全耗尽了所有的力气,已经奄奄一息。

    “主公,德全打小就进了宫,此生唯一的理想就是能够辅佐一位英明的君王。终于,德全得偿所愿。可惜,德全福薄,再也无法伺候主公了。”

    “德全,你一定会好起来的。”袁谭走近床前说道。

    “主公,有您这一句话,德全死而无怨了。主公,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春夏秋冬,你们一定要伺候好主公。”

    “主公,来世,德全愿为主公披荆斩棘,再也不在这后面默默等候。”

    德全很想杀敌立功,但此生一个太监,已经无法如愿。

    “德全!”

    眼瞅着德全慢慢闭上了眼睛,最后一颗眼泪都无力流淌下来,四个丫头片子哭了。

    “姐姐!”

    秋香嚎啕大哭,“你说你不想当男人,却也不是女人。在秋香的心中,你就是我的姐姐。”

    袁谭乃是急救术大师,看一看现在的情况,还没有死呢。

    “有主公在,死不了的。”

    四个丫头片子看着这样说话的袁谭,瞪大的眼睛里止不住的掉泪。

    “主公,德全马上就要死了,您还说他死不了。您说这样安慰的话,是不是太扎心了?”

    冬香抹着眼泪道。

    袁谭看了看自己这几个心腹小丫鬟,他还有许多大事让她们去做,因此也不隐瞒,就拿出了葵花小丸子。

    这葵花小丸子,可以将葵花宝典提升到小成。

    他现在决定将葵花宝典给德全练,但德全不可能像自己一样看一眼就是大圆满。但有葵花小丸子,就起步很高了,剩下的可以慢慢练。

    “给德全吃下这个葵花小丸子,功力大增,他就好了。”

    袁谭道。

    四个丫头片子哭的更加厉害了,心里就在想,德全已经日落黄昏,主公这边一不号脉,二不问诊,拿出一个药丸子来……。

    若非这是袁谭拿出来的药丸子,她们都不会这么轻易的就让德全服下。

    喂药的时候德全被弄醒了。

    “吃下去吧,吃下去你就痊愈了。不单单痊愈,还会力量大增,成为不输于赵云徐晃他们的高手。”

    袁谭说来十分激动,毕竟亲手培养出一位东方不败,那肯定让人喜悦。

    丫头和德全骇然的看着袁谭,简直无法置信的眼神。主公,我们听了您这番话本应该宽慰,但怎么就更加难过了呢?

    “多谢主公赐药。”

    虽然德全根本不相信袁谭的鬼话,但心里依旧感激主公的临终关怀。虽然根本不相信这个药,但依旧是吃了下去。

    “我吃下这个药,一定会好的。”德全反而对难过的四个丫头笑道。

    你是不是傻?

    鬼才相信能治好。

    四个丫头哭的更加伤心了。

    袁谭仔细看着喝下药的德全。

    他同样也是很紧张的。

    忽然,德全的数据开始出现变化了。

    人物:德全,阵营:袁谭,忠诚度:100,武力:20。

    其他属性袁谭也根本不关心了,他就关心这个武力。

    而此刻德全的武力开始刷数据了。

    跟加油机蹦字一样往上涨。

    30

    40

    50……

    60

    70

    80

    90

    来到100,才彻底停了下来。

    卧槽,竟然暴涨到一百了。袁谭看了看自己的属性,自己武力才他吗的81,人家咔嚓就一百了,真是令人羡慕啊。

    不愧是葵花小丸子,就是一个吊炸天。

    “德全,你现在是不是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很想跃跃欲试?”

    袁谭激动道。

    “呜呜呜……。”

    四个丫头片子放声大哭,主公你怎么能这样,人家都要死了,你还说人家充满力量。你应该说来世一定投一个好人家,不会再受苦受难了。让人家安详的死去,对你来说就这么困难吗?

    难道主公是虐待狂?但日常真没看出来啊。

    “主公!”德全呼了一声,闭目倒下了。

    四个丫头片子嚎啕大哭起来,因此就没有发现德全的身体发生了剧变。原本苍白晦暗的皮肤泛红,隐隐竟然有红光出现。

    猛然。

    德全睁开了眼睛。

    他感受到了袁谭所说的那种力量,简直就是来自于DNA内散发的终极奥义。

    他一跃下床,没想到力量大增后还无法掌控,飞过出去二丈砸坏了案几,顿时狼狈。

    “哈哈哈,不错不错。德全,这葵花小丸子功能活死人肉白骨,不亚于第二条命,现在老子给了你,以后好好给老子做事。”

    袁谭吹嘘了葵花小丸子一番,就拿出了葵花宝典,“还有这本秘籍,能让你成为武林高手,拿去练吧。”

    于是把生成的秘籍扔了过去,不过已经将里面需要挥剑自宫的部分去掉了。

    “主公……,您将这样的灵丹赐给我……。”

    德全的心简直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蓬蓬的磕响头。

    咔嚓,地板砖都被磕出了裂痕。

    德全感受着身体里的力量,望着远去的背影,泪眼迷蒙中激动不已,“主公,您叫德全如何报答您的大恩大德……。”

    丫头片子们全傻眼了,软倒在地成了一堆。

    第二天。

    袁谭来到了书房,也就是他在家里的办公室。

    “德全怎么没来?去把他叫来,老子有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他这个新出炉的武林高手。”

    袁谭依旧是很激动的,东方不败啊东方不败。

    就看到四个丫头片子都在偷笑。

    袁谭匪夷所思,看了看自己的穿着,来前可是所有媳妇亲自给自己打理的,那么多双眼睛那么多双手,没地方出错啊。

    “你们笑毛啊?是不是又欠收拾了?”袁谭假装愤怒道。

    忽然袁谭发现屋子里多出来一个女人,看过去眉头一皱,“你是谁?一个女孩子竟然还穿男人的衣服?”

    说着就向四个丫头片子看去。

    袁谭顿时正襟危坐,淡淡道:“主公我向来秉公执法,从来不徇私情,她是你们谁家的亲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