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面对关羽、张飞、典韦、夏侯惇、夏侯渊这样的阵容,加上敌人又是两倍的兵力,袁谭不得不鸣金收兵。

    青州军旗舰上。

    船舱里走出来一位潇洒的年轻人,手搭凉棚远眺,从容一笑,“算他袁谭识时务跑地快。”

    青州别驾王脩跟着走了出来,喜悦道:“多亏郭嘉先生来支援,若是不然,我青州危亦。”

    郭嘉看着远处徐徐撤退的袁谭军,“这个袁谭真是厉害的很,这种情况下还能从容撤退……。”

    说起来,郭嘉还是深深忌惮的。

    少顷。

    各路将领返回。

    关羽张飞他们全都回来了。

    清点了一下损失,郭嘉看着乐呵呵的将军们,冷眼旁观。

    “军师为何不喜呢?”典韦是个直脾气,又跟郭嘉关系不错就问了。

    “我给你们安排了战术,又是隐藏了实力又是突然爆发,袁谭依旧安全撤退。这次敌人大概死了一千多人,我军伤亡了二千多,有什么可高兴的?”

    郭嘉一甩袖子走了。

    夏侯惇夏侯渊典韦三人对视一眼,也走了。

    “敌军的装备十分精良……。”关羽眉头一皱,分明看到这些人走时不屑的目光。但是帝君没法再说什么,因为照刚才的战事,若非曹操这边派人支援,他们就会被袁谭一口一口吃掉了。

    …………

    袁谭这边返回了水寨登陆。

    赵云他们都是闷闷不乐的。

    第一仗就败了,以后怎么打?

    士兵们也是一个个垂头丧气,无精打采的随便就坐在了河滩上。

    袁谭看到这种情况,哈哈仰天大笑,“传我军令,犒赏三军!”

    荀攸他们当时就呆傻了。

    什么?

    我是不是听错了?

    打了败仗还犒赏三军!

    主公,千百年都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过呀,您这是要干什么呀?

    “难道不值得庆祝吗?”袁谭看过去道。

    难道值得庆祝吗?赵云他们谁也没吭声,但神情已经侧漏无疑。

    袁谭示意注意力集中过来的士兵们都来听一下。

    他登上一处箭塔,对着士气低落的将士们,严肃起来道:“今日一战,你们表现的十分出色。要知道你们对手不单单是青州军,还有刘备的兵马,并且,中原霸主曹操也派来了他名震天下的将领典韦、夏侯惇、夏侯渊助战。”

    “我们是一方打三方,又是面对二倍的敌军,依旧全身而退。虽然没有获胜,但在我看来,不亚于一场辉煌的胜利。”

    “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你们都是一打三的勇士,士气低落应该害怕的是对面的那些人!”

    将士们面面相觑。

    关羽、张飞、典韦、夏侯惇、夏侯渊,还有青州的那些人,原来我们打了那么多名将我们都不知道!

    袁谭明显看到士兵们的士气属性触底回升,50升到60,升到83才停了下来。

    “今日是敌人出其不意,我们没有太多准备。来日再战,必定不是今天这个局面了。”

    “那时候,就让天下人知道,我们一方打三路诸侯最精锐的力量,胜利还要属于我们!”

    袁谭说完振臂一呼,顿时点燃了将士们的斗志。

    “曹操、刘备、孔融三方加起来和我们斗,也不过如此嘛……。”

    士兵们议论纷纷,士气完全恢复了。

    稍后,中军大帐。

    “曹操太阴险了!说好的和平呢?”

    郭图气坏了,“主公,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老主公,让朝廷派人去谴责曹操,让天下人知道曹操的无耻行径真实嘴脸!”

    袁谭示意这是没有用的,“我们没有证据,曹操随便就反驳了。”

    虽然他在外面给士兵们打气,但所面对的局势已经相当的严峻。

    袁谭的兵力本来就少,若是在水战中无法锋线压制敌人,这一战真就打不赢了。但若是能够在锋线压制住敌人的话,以袁谭军士兵的素质和钢制装备,虽然面对二三倍的敌军,也完全有胜算。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若非曹操暗算,就算孔融有刘备相助,也根本无法抵挡我军的兵势。”

    荀攸唏嘘不已,进攻青州前已经计算了刘备的支援,没想到曹操也暗中出手了,这是怕自己主公得到青州对他形成威胁。

    自家主公一家打三家还能打成现在这样,还真是值得庆祝。

    便是荀攸智计百出,但面对三方敌人,还有郭嘉坐镇,也是想不出好办法来。

    “嗯,看起来不拿出些底牌,这些人不知道老子马王爷三只眼。”

    袁谭起身,“马上派使者返回平原,把德全叫过来助战。”

    主公还有底牌?

    这时候才拿出来,这底牌一定很厉害喽。

    但是,德全是谁?

    赵云、高览他们不知此人,难道是隐藏起来的大将!

    由于伏皇后下嫁给了袁谭,这事情简直就是汉室的奇耻大辱,因此朝廷搬迁到邺城后,谁也不提此事。

    因此德全是谁很少有人知道。

    但荀攸和徐晃知道些事情。

    “这是主公在洛阳时候收的一个太监。”荀攸走出来说道。

    “原来是太监,肯定是很厉害的将领了……,什么!太……太监!”

    也难怪赵云他们有些会错意思,真是打死也想不到会是太监。

    其实荀攸也有些懵。

    太监有啥用,就说有啥用吧?

    “他已经不是一般的太监了,我从江南得到一本秘籍,就是秦始皇那时候专门给太监修炼的,后来失传了……。”

    袁谭正色道,表示这个秘籍超凶了。

    “那太监的武艺到达了什么程度呢?”荀攸不禁问道。

    袁谭思考了一下,“能够和关羽张飞相比。”

    我去……。

    众人着实吓了一跳。

    于是暂时休战,静等太监到来。

    袁谭是走了。

    但众人把荀攸给围住了。

    “军师,那太监武力高强的很吗?”许褚认真问道。他是直脾气的人,顿时感到自己的饭碗有些不保。

    “这个,去年还是手无缚鸡之力吧?”荀攸看向另一个知情人徐晃。

    徐晃微微点头,“就我在洛阳皇宫当初时候所见,那个叫德全的太监根本不会武艺,提一桶水都很困难的。”

    “主公说,是从江南回来的时候带回来的秘籍,也就是说,前后也就二个月不到的时间。”

    众人骇然了。

    “什么秘籍能够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太监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能够和典韦,关羽这些大将相比?”

    “主公是否太过于自信了?”

    “还是那个太监哗众取宠,欺骗了主公?”

    众人议论纷纷。

    “肯定是那个太监迷惑主上!”

    这个结论得到了所有人认同。

    于是乎,不知某一个时刻开始的,众人目光汇聚在了近卫将许褚身上。

    太监都是近侍。

    许褚的拳头捏的格吧格吧响,“那太监来了,说不得我要试试他的斤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