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幔帐文武对这个情报无不骇然,二万大军出动,就为了打咱们十个兵,这种军事行动有意义吗?

    难道是诱敌之计?想要调动我军?

    “以郭嘉的谋略,此事他必有图谋,主公,切不可大意啊。”荀攸沉重道。

    袁谭心里大笑,图个毛线,他就是发傻呢。

    钉头七箭书,果然吊炸天。

    能让郭嘉傻成这样,就问还有谁?

    袁谭从帅位上起身,正色道:“我们就是等待敌人犯错误,如今敌人终于犯错误了,正是消灭敌人有生力量的最佳时机。传我命令,高览带一千兵马守备大营,其他人倾巢而出,兵发白鹤山!”

    以袁谭军的士兵素质和装备水准,孔融的这些兵根本不足为惧。此番终于郭嘉傻乎乎的出来了,他当然要出动。

    但众将可不是这么想的。

    “主公不可轻举妄动,以免中计!”荀攸急道。

    众将都是一阵点头,看起来军师的话真是说到了他们的心里去。

    袁谭不以为意,果断的神情道:“既然郭嘉敢派二万大军打我十个兵,我就敢倾巢而出去狙击他。”

    “主公不可,我们面对的可是郭嘉这样的谋士,每一步都要斟酌,以免中计!”

    “战机一闪即逝,有时候只是想多了。”

    袁谭对荀攸说道。

    想多了?

    众人神情一阵恍惚。主公,是否是你想少了?

    荀攸急的一批,看起来主公已经很坚决了,只好拐了个弯,“主公,那这样吧,属下带两千人埋伏在我军后路,若有伏兵杀出的话,我们正好反埋伏。”

    “好吧。”

    袁谭对这个无足轻重的事情无所谓了。

    半日后。

    阳光下的大地还是很炎热的。

    袁谭的后路,草丛里,趴着两千名袁谭军士兵。真是一动不动,就跟没有人是一样的,可见士兵们的军事素养。

    忽然一处草丛晃动起来,徐晃匍匐的爬到荀攸面前,“军师,我看根本没有埋伏,咱们还是快去跟主公汇合吧。”

    荀攸就尴尬了,他反而第一个起身,望着远处的大地,“真是想不通啊想不通,郭嘉这是要干什么呢?两万大军打我方十个兵,亏他想得出来。”

    ……

    白鹤山,也就是袁谭军十个兵所在的前哨站。

    山下面,数万大军已经云集了。

    青州军和袁谭军都在紧急安营扎寨,没有营寨为依托是不行的。原本青州兵不打算安营扎寨的,但袁谭来了,他们必须要安下营寨,之后才能够从容攻山。

    青州军已经建设好的中军大帐中……。

    郭嘉喜不自胜的挖着鼻孔,咦?我怎么做这种不雅的动作?但是好喜欢呀。

    于是情不自禁的又挖了挖,弹出去后,对关羽等人道:“你们看,袁谭来了吧,他这是觉察出我已经发现了此山的秘密,他不得不来。”

    “但是他来晚了,我军已经占据了入山的主干道,袁谭从侧面无法派出太多士兵入山。”

    “我军攻山的时候,孙礼将军带领二千人守备营寨就好了。”

    随后郭嘉凌厉道:“不能耽误时间了,命令士兵加快建设营寨的速度。”

    关羽他们此刻的心情就和出征前不一样了。

    敬佩的目光看向郭嘉。

    真不愧是天下闻名的顶级谋士,袁谭把粮草藏得这么严实都能察觉出来,真是太厉害了!

    关羽等人摩拳擦掌,纷纷赞扬道:“郭军师真是神机妙算,看起来真是准确的找到了袁谭藏粮食的地方。”

    于是纷纷出去准备了。

    另一方面。

    袁谭大营。

    除了袁谭和许褚以外,其他文武还是对敌人的军事行动无法释怀。

    荀攸看到现在也没有所谓的埋伏出现,真是惊秫了,“看起来郭嘉是真的二万大军来进攻这座十个人的山头。”

    “这山里面有什么吸引着他吗?”

    “难道有宝藏?”

    袁谭听着文武的议论,实在是忍不住了,他要告诉一些事情出来释放一下心情,正色道:“郭嘉肯定认为我军的粮草藏在这座山上!”

    “啊?”

    众人齐齐错愕,又激烈的讨论起来。

    “他不可能是这么想的吧?”

    “我军若是屯粮的话,怎么可能只派十个士兵镇守呢?”

    “郭嘉有这么傻吗?”荀攸都忍不住直接说傻了。在他心目中,郭嘉可是能和张良相比的存在,就连自己也自认稍逊一筹。

    这样牛的一批的人,能够作出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

    “呵呵,也许这几天郭嘉不方便吧。”袁谭笑道。

    这时候,部将汪昭进来了,他是最早追随袁谭的将领,虽然只是三流武将,但忠诚度没问题,袁谭依旧引他为心腹。

    “主公,我抓住了一个敌军。主公你猜怎么着?”

    汪昭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下就自己个忍不住了,激动的说道;“原来郭嘉认为白鹤山是我军藏粮草的地方,这简直是……嗯?你们,你们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汪昭看到众人根本没什么惊讶的模样,他反而惊讶道。

    “主公神机妙算!”荀攸不得不激动的起身,就道:“属下有一计,消灭郭嘉带出来的这支兵马易如反掌。”

    “哦?计将安出?”袁谭问道。

    “山中埋伏火油,草木助燃下,不烧个十亭,也要杀他七八分。”荀攸激动道,顿时又有些惭愧,多亏主公当机立断,若是不然,就错过了这个好机会!

    众人顿时精神一振,妙计。看起来郭嘉真是不方便,这样就方便了主公。

    …………

    稍晚些时候。

    白鹤山上,十个袁谭军士兵看着山下铺天盖地的兵势傻眼了。

    一名士兵激动对着山下喊了起来,“主公,您为了救我们十个小兵,就派出了全部兵马,我……我太感动啦!”

    虽然知道袁谭听不到,这个士兵依旧激动的大喊。

    最开始看到敌人数万大军来袭,十个人和数万人是什么比例,这十个士兵真的吓坏了。

    如今看到袁谭亲自带着大军来支援自己十个人,不亚于在突然战乱的国家看到来接自己回家的航空母舰。

    顿时感受到了国宝级待遇,能不激动吗?

    “赵将军,您是来接我们的吗?”伍长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到来,顿时行礼,抬头激动道。

    赵云来了,“不错,我就是奉主公命令来接应你们下山的。”

    十个人激动坏了。

    “不过我们走之前,要在这里埋伏下火油。”

    “为什么?”

    “因为郭嘉认为我军的粮草在这里。”

    “啊?”

    “认为我们十个人在这里保护粮草?”

    “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十个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