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落了,天完全黑了。

    袁谭军大营一片漆黑。

    然而青州军大营嚣张的很,灯火一片通明。

    一排排的战士,间隔一排就是一排火把。

    一万根火把在一起是什么效果?

    没见过的真不知道,整个白鹤山都被照亮了。

    郭嘉手持一根火把站在众军士面前。

    “不能给袁谭喘息之机,马上进攻山头!”

    虽然已经到了夜晚,郭嘉依旧开始进兵。

    看到郭嘉一马当先,众将士个个亢奋。这来自于他们被袁谭压制的太久了,袁谭就五六千人就压着他们,他们感到自己怎么会这么怂?

    虽然后来赢了五场,但也不及今天这一战之万一。

    于是乎,在郭嘉的率领下,青州军上下的士气都到了一百了,杀声震天,鼓声震地,冲进了山。

    根本没有遇到任何抵抗,郭嘉就来到了山头。

    郭嘉现在真是意气风发,你们看到了吧?正是我的英明决策,才零伤亡就来到了这里。若是给了袁谭时间,这里恐怕已经是一片血海了。

    火把光芒中,隐约看到远处有一座木架子的仓库,隐约可见一堆东西。

    “看到没有,这就是袁谭的粮草了。”

    郭嘉欣然指过去道。

    关羽他们神情一振奋。

    轰隆隆,很突然的,郭嘉手指的那里起火了。

    “这是不想留给我们,不得已烧了,袁谭现在肯定心痛的要晕死过去了吧?”

    关羽惊讶过后冷笑道,他的话也让其他人释然。

    郭嘉听到这番话后,仰头看着天上的繁星,负手而立,傲然从容。

    他的余光就看到关羽张飞等人忽然围着自己乱转,跑东跑西。

    “军师,不好啦!”

    典韦一声惊喊。

    郭嘉顿时脸色一沉,不好个毛线,再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了。没看到本军师正准备装逼吗?瞎喊什么?

    “咱们中计啦!”

    中……中计了?

    中什么计了?

    郭嘉这时候才看到不单单是山头起火了,满山都起火了,而在火中的青州军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他潇洒的面庞顿时稀疏了,“不可能的,以我的智慧怎么可能中计?这绝对是袁谭知道自己已经无药可救后的破罐子破摔,我们尽快灭火,抢救粮草为己用。”

    “军师,不好了,那火场里面没有粮草,只有一堆干草,看起来是袁家十个兵日常休息的地方!”

    随着这个消息到来,郭嘉顿时如被千万道雷电劈中,何止遭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整个身体瞬间就僵直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猛抓头发,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要知道他冥思苦想多少天,终于灵光一闪看透了一切,但最终的事实为什么不是这样的呢?

    “你还灯下黑,就你黑。”

    “还问怎么会这样?以你的韬略,很难跟你解释了。”

    “猪!猪啊!”

    意识已经朦胧的郭嘉就看到张飞他们对着自己咆哮,好像在诉说着什么。

    而夏侯惇等人都是一脸懵,也是想不到为何郭嘉出现了这么重大的失误。

    “袁谭!我他吗的跟你拼了!”

    清醒过来的郭嘉现在太屈辱了,这脸上火辣辣的疼。本以为今晚是自己最高光的一刻,没想到却成了被打脸最狠的一刻。

    他无法接受众人的眼神,哀嚎着,拔出宝剑向山下冲去。

    半个时辰后。

    青州兵根本抵挡不了火势和袁谭的内外夹攻,开始溃散。

    “天生郭奉孝,你认为我军十个人在这里守护粮草,请问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呢?我们怎么就无法理解你呢?”

    “你在哪里,出来说说吧!”

    袁谭军顺风杀,士兵们也是激动这个千年不得一见的事情,忍不住喊起了口号。

    青州兵在这些口号中彻底‘吐血’了,士气全无。

    这真是漫长的一夜。

    “保护军师!”

    夏侯惇、夏侯渊、典韦三人,从未犹如这一夜般渴望黎明的到来,他们死死保护住了郭嘉。

    典韦看着怀里睁着眼睛却没有意识的郭嘉,用他那粗大的手指,分开往日潇洒如今干枯垂在前额的整齐留海,真是心疼的很。

    此刻的郭嘉饱受打击,已经是体无完肤,而心灵的摧残更大,整个灵魂已经被亟成了粉末。

    “就这样的军师还有剩余价值吗?”

    “还需要保护吗?”

    “保护下来再送死吗?”

    张飞忍不住大骂,士兵们也是跟着骂。

    典韦彻底怒了,“张老三,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家军师?”

    “谁没个战败的时候?”

    “你桃园三兄弟败的还少吗?”

    “不知道失败是成功之母啊?”

    “谁敢说自己这辈子不败?”

    “败一次你就这样喷,以后还怎么当战友?”

    典韦激烈的话语中郭嘉的脸色泛起一些红晕。

    张飞此刻无言以对。

    的确。

    谁还没有失败的时候,但是……。

    二爷眯缝着眼,摸着胡子扭头一旁,“这样败,恕关某生平仅见了!”

    咕咕~,随着帝君的话语,郭嘉胸口起伏了一阵,脑袋一番晃动时,嘴巴里面胬出来了一缕鲜血。

    但郭嘉醒了,神情狰狞了起来,“袁谭,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已经想到了一个计策,又想到一个计策。下一次!袁谭必须败!”

    众人看着咆哮的郭嘉,被这戾气弄的心里发憷。

    典韦向关羽和张飞,孙礼看去,“看到了吧,我家军师都这样了,还在思考着战胜敌人的计策,你们难道对刚才的言行就没有一点惭愧吗?”

    关羽他们对视一眼,他们也是因为太愤怒了,才喷垃圾话的。现在看到郭嘉这么奋斗,真是有些惭愧了。

    毕竟谁没有败过,再站起来就好了。

    不能就因为一次战败就否定一个人吧?

    那自己就被否定了好几次了。

    于是关羽他们也不说什么了,就看郭嘉今后的表现吧。

    “这只是第一天而已,我们有的是时间战胜袁谭。”郭嘉不屈的目光中闪烁着冷酷,映衬着胸前的鲜血。

    看到这样的郭嘉,关羽他们流露出敬佩的目光,这是一个真正的汉子,败而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