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气急败坏的郭嘉忍着内伤,制定了新的进攻方针,就是一个挥军猛攻,放出豪言壮语:“重兵之道,以力破巧!”

    第三天。

    “郭嘉怎么能这么盲目的进攻我们?”荀攸震惊了,这还是那个里风头最劲的热血青年吗?简直可以进疯人院了。

    第四天。

    “这样的对手,前仆后继,这等送死的精神,真是令吾敬佩。”袁谭不得不给与郭嘉正面的评价。

    他亲笔写下来八个大字:‘笨的可爱,傻的乖巧’。

    弄的荀攸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又好像有些领悟。

    第五天。

    郭嘉缓了一天,他开动脑筋思考着为什么一败再败……。

    但第六天就被袁谭夺走了粮草。

    袁谭夺取了青州军的粮草后,粮草更加充足,没有后顾之忧。

    第七天……。

    惨烈的战场上,横七竖八全是尸体,但几乎看不到袁谭军的一具尸体,全是青州军的。

    郭嘉连输七场。

    连续七天不间断中计。

    输的青州兵就剩下五百人了。

    破碎的旗帜下。

    孙礼这位青州军统帅,已经忍无可忍,他猩红的眼睛射出愤怒的目光盯住了郭嘉,以及典韦、夏侯惇、夏侯渊。

    关羽和张飞在孙礼两侧,也是怒视过去。

    关羽的绿袍看起来要换新的了。

    张飞心爱的铲形头冠已经支撑不起来了。

    孙礼的手按上了剑柄,厉声对郭嘉喊道:“你们是奸细!你们是曹操派来帮助袁家的奸细!”

    双面间谍!

    虽然孙礼不知道这个名词,但却也很好的表达出了这个意思。

    “我们不是奸细!”郭嘉当然无法接受这样的诋毁,怒吼起来。

    孙礼连连咆哮:“你不是奸细怎么解释七连败?”

    “我青州四万大军就剩下了五百人,哦……刘使君的三千精锐全部阵亡了。而袁谭军呢?伤亡不超过500人!”

    “你们不是奸细的话,怎么能做到比奸细还完美的,请说一说吧?”

    “你郭嘉可是名震天下的谋士,请问你是怎么做到这样的?”

    幸存的战士来到了关羽他们身后,握着残破的武器,恶狼一般盯住了郭嘉。

    “这……。”郭嘉无言以对。难道我傻了?不可能的,只能说袁谭更加聪明,我小瞧他了。

    七连败,歼敌不超过五百,天下从未有过的战绩!

    无论郭嘉再怎么解释,伤痛欲绝的关羽他们已经不再选择相信。

    唯有奸细的血,才能抚平心灵的创伤吧?

    “杀了他们!”

    孙礼带兵杀了过去。

    “军师,没有时间解释了,咱们快跑吧!”

    典韦扛起来郭嘉就跑,他来这里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好郭嘉,这是孟德亲口吩咐的。

    …………

    数日后。

    郭嘉逃回了曹操那里。

    听到郭嘉回来了,曹操来不及梳头,披头散发就跑出来了。

    “奉孝!你连败七场的话,把青州兵都消耗没有了……。”

    曹操说着话走到郭嘉面前,颇有深意的模样看过去,“你是故意的吧?是否有韬略在里面呢?”

    郭嘉此刻欲哭无泪,我有个毛线,道:“我就算是故意的,也做不到这么完美吧?”

    “……。”

    曹操顿时瞪大了眼睛,“那你怎么做到连败七场的?你还是那个算无遗策的郭嘉吗?”

    郭嘉快抽了,脸上火辣辣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总是感觉活在袁谭的阴影当中。也许……,我这个月不方便,正好被袁谭赶上了吧……。”

    不方便???

    “……。”

    曹操内里哀嚎,你特码的不方便,竟然能够不方便到没了四五万大军!也太不方便了点吧?现在全天下人喷我们卑鄙无耻下流,这样不方便真的好吗?

    “主公息怒,人总有不方便的时候。”荀彧求情道。

    “滚滚滚!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曹操浑身颤抖着咆哮。

    …………

    青州北海城。

    这里是青州诸侯孔融的大本营。

    郭嘉败了的消息,传到了孔融这里。

    “什么!败了!怎么败的?”

    孔融正在给孔圣人上香,听到这个消息,咔吧一把香烛全断在香炉里面了。

    “主公!”

    孙礼落泪拜倒在地。

    听完后,孔融五内动荡,“是不是傻,他是不是傻?郭嘉他号称鬼才,一代军师,被曹操所称颂。曹操能够有现在的大业,多亏这个郭嘉。”

    “他怎么突然沙雕的?”

    孔融上前一步,双手揪起来孙礼,凶狠的问道。

    要知道他是纯文人,平常都不会大声说话的,现在都骂粗口了,简直不要这么愤怒。

    “主公,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就投降吧。毕竟没有兵力抵挡袁谭了。”别驾王脩十分担心。

    投降个毛线!

    “我身为圣人子孙,守护这方故土,岂能投降给他这个侵略者?”

    就在所有人丧胆之时,孔融却是得到了浩然正气的加持。

    “马上请求刘备的支援!”

    …………

    王脩马不停蹄,昼夜狂奔来到了徐州城。

    “主公,我们现在没有能力支援。”

    从事简雍、孙乾、糜竺等人纷纷站了出来,很大声的对王脩说着难处。

    刘备起身,用他那长长的双臂安抚众人的心态,待得堂中渐渐平静,这才正色道:

    “孔北海乃是圣人子孙,岂能不救?并且,我能够有现在的基业,多亏他和陶使君。我若是不救,岂不成了忘恩负义之人?这样的事情,我是做不出来的。”

    徐州别驾陈登走了出来,道:“这样的话,主公,我军的粮草怕是要消耗一空了。”

    “这个……。”刘备犯难的神情看向王脩,“若是没有粮草的话,实难出征。”

    王脩立刻道:“使君,您来救援我主,我主岂能不提供粮草?我主已经调集了所有的钱粮,全力配合使君!”

    这样的话,就没有问题了。

    王脩欣喜若狂,“使君真是仁德之人,四海敬仰。我这就将好消息带给我主!”

    他走后。

    陈登出来道:“主公,袁谭经历这些战事后已经是强弩之末,击退袁谭后,青州也唾手可得,主公是不是这么想的?”

    刘备望着众人渴盼知道,必须知道的神情,感到还是告诉心里的想法为上,以免属下们心寒。

    于是他走下堂,用手挑了一下搭在肩头的耳朵垂,拍了拍陈登的肩膀,正色道: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我刘备以大义行于天下,匡扶汉室为己任。为中兴汉室,身为宗亲的我对抗国贼义不容辞。”

    “我相信,那时候,孔融也知道谁才能够真正守护圣人的故土。”

    “有违背此等大义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陈登听到这番话后,立刻神情更加严肃,后退一步,鞠躬一礼,正色道:“主公所言甚是。”

    关羽和张飞对视一眼,齐道:“愿追随大哥,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愿追随主公,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简雍他们齐道。

    “尽快准备去吧。”刘备转身背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