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郭图小碎步上堂,眼神飘忽的时候,就和审配等人的目光无形中碰撞。

    袁尚以及靠拢他的审配、逢纪、许攸等人暗藏嘲讽,这肯定是袁谭败了,都不敢自己来请罪。

    郭图,你当替罪羊心里好受不?早告诉你应该和我们站在一队的,袁谭是根本没有前途的,就算之前有些战绩,也只是运气好罢了。

    袁绍还是有些紧张的问道:“公则,显思那里情况如何?”

    “主公!大公子在青州取得大胜,全歼孔融、刘备、曹操的联军。青州几乎已经无力抵挡大公子接下来的攻势!”

    郭图几乎是冲着袁尚等人喊出来的,你们的眼神我岂能不知是什么意思?以为我们大公子败了?不好意思,赢了,还是完胜!

    什么!

    所有人全部骇然的站起来了。

    要知道他们之前已经有了研讨定罪袁谭的风向。

    而审配他们看到郭图来了后,挖苦问责的腹稿都备好了,就等着郭图扑通跪下哭诉后开喷了。

    可如今,别说喷人家了,差点被人家吓死。这一筐的腹稿全回肚子里了,真是压的沉啊。

    郭图傲然而立,看着脸色火辣辣的审配等人,心里狂吼。怎么样,意不意外,惊不惊喜?

    看郭图的嘚瑟模样,特么的你一只脚不断吧嗒地面是什么意思?

    你他吗也太膨胀了吧?

    袁尚他们气炸了肺,恨不得上去掐死郭图。

    七千人你就干翻了四万大军,你太嚣张了。

    这么牛的一批,你是怎么做到的?

    “主公,诸位,你们不知道,关羽张飞,典韦夏侯惇,夏侯渊,还有郭嘉,全都到青州支援孔融了。就是怕咱们袁家的势力推进到中原地区。”

    “当时情况,实在危机……。但大公子力挽狂澜,白鹤山一战降服郭嘉,扭转乾坤!”

    “才有了今日威震中原的局势!”

    郭图滔滔不绝,一千多平米的大厅里回荡着他独特的语调,并且丝毫不在意袁尚等人要死的神情。

    袁尚他们憋的面目涨红,只想拿头撞击面前的案几,这才能够治愈头痛吧?

    我那个去。

    郭图,你这个逼装的已经很大了。

    别再装了。

    下次吧。

    他们想要反驳,想要指责。但是人家赢了,还是豪胜。

    田丰和沮授也是面目涨红,但心情就和袁尚他们冰火两重天了。

    他们看着滔滔不绝的郭图,比看大师唱戏还喜悦。以前觉得这个郭图可讨厌了,但是最近越来越觉的他有担当。

    “不要说了!”

    袁绍拍了案几,蓬的一声中拔地而起。

    郭图收了声,他和袁尚等人,都是静悄悄看着袁绍。

    袁绍深吸一口气。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我袁绍的儿子!”袁绍激动道。但怎么心里就这么难过呢?也许是父亲的尊严在作怪吧。毕竟这么下去,天下人都不看他袁绍了,都向袁谭看齐了。

    众人面面相窥,忍不住想,主公你别笑了,你这比哭还艰难啊。

    恐怕袁绍便是那唯一开疆扩土后,还不那么高兴的诸侯。

    “主公,大公子一战定乾坤,请尽快发兵支援,从而在各方反应过来前全面占据青州,小心曹操……。”

    田丰站起来,大声道。

    “嗯。”

    袁绍点了点头,坐下后,平静道:“我很看好显思在青州的战事,既然青州军已经尽灭,已经没有谁能够抵挡他占领青州了。这让我们能够更加从容的积攒力量进攻公孙瓒。”

    袁绍示意田丰不要说话,对郭图道:“你会去告诉显思,我很高兴。青州的战事就交给他了,我这里会集中所有力量进攻公孙瓒。让他一定要在青州坚持下去,直到我击败公孙瓒的一刻。”

    “喏。”郭图虽然已经看出袁绍不会派支援,但还是第一时间答应了。

    毕竟无人插手青州,这对袁谭来说是个好事情。

    郭图偷看了袁绍一眼,老主公您还是小看大公子了,虽然青州四周有曹操、吕布、刘备这些势力,但大公子又有何惧哉?

    袁尚一波的人对视一眼,便感到袁绍这个布置很玄妙。有袁谭在青州折腾的话,南边的潜在敌人全都被他吸引去了,本方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和公孙瓒决战。

    若是袁谭顶不住曹操、吕布、刘备这些压力的话。呵呵呵……。

    “主公!”

    田丰吃惊的站了起来。

    “怎么?军师认为这个布局怎么样?”袁绍摸了摸胡子,语重心长道:“显思如此优秀,就要在南面坚持下去,为我袁家在北地的全面胜利作出努力。”

    “可是,大公子势单力孤!”

    “我相信他。”袁绍坚定道。

    田丰心里翻滚,他作出了一个决定,走出席位,抱拳鞠躬一礼,“属下请求前往青州助战。”

    袁绍眉头一皱犹豫不决。

    田丰就对袁尚道,“三公子以为如何?”

    “田军师能够前往青州的话,再好不过了。”

    袁尚恨不得田丰早点走,总是在这里指手画脚,我说东,他就说西。还经常在我爹那里去说什么立长不立幼。就我大哥那样的能服众吗?你看现在朝廷上下那个官员不支持我?

    后一日。

    “田军师,您来追随大公子是明智的。”

    郭图肯定道。

    沮授来送行,“元皓,你脾气刚直,大公子是杀伐果断的人,你去他那里能有好?”

    田丰一笑,“大公子为人我已经清楚了,他是非分明,绝非凡夫俗子可比。”

    于是郭图和田丰返回青州去了。

    …………

    青州,齐国郡,临淄,这里曾经是齐国的国都。

    刘备和孔融在稷下学宫的旧址见面了。

    孔融指着庞大的物资,“这些就是青州全部的军粮了,全给使君了。若使君早获大胜,这些钱粮尽数拿走。”

    他很感激刘备来支援,他也会为守备青州倾尽全力。

    刘备很欣慰,孔融是一个老实人,这样的人却根本无法在乱世生存。

    “圣人马上诞辰了,我要去筹备一下。”

    孔融艰难的说道,按理说他应该留在这里陪着刘备,但孔子诞辰是大事,会有很多人到来。

    “孔大人放心的去吧,我会战胜袁谭作为圣人的贺礼。”

    刘备谦谦道。

    孔融太感激刘备了,他现在手里就剩下各郡总计千八百的府衙兵了,若是刘备不来的话,为了青州百姓他只能选择投降袁谭了。

    但他自己绝不会投降的,他会邀请天下名士,在圣人的雕像前等着袁谭。

    不过现在有刘备来支援,想来不会出现这样的结果。

    孔融再三感谢后就走了。

    陈登看着离去的孔融,立刻进言道:“主公,郭嘉百密一疏,他算错了这才满盘皆输。而袁谭军的士兵战斗力极强,猛将如云,虽然我军是他的三倍,也怕是野战讨不得好处。”

    “不如我们就守备临淄。”

    “这样的话,袁谭怕我们断他后路,肯定不敢纵深进兵。而我军守备城池,根本不怕他的八千兵马。”

    “袁谭岂能一直在外作战,早晚必退。”

    “袁谭一退,我们就前往北海……。”陈登最后大有深意道。

    刘备连连点头,他采纳了陈登的建议,开始在临淄加强城防。

    …………

    数日后。

    袁谭率领大军来到了临淄。

    刘备带来三万大军在临淄,袁谭不可能不管自己的后方直扑北海。

    大帐中,赵云他们忧心忡忡,没想到刘备倾巢而出来帮助孔融,说起来此人真是仗义。

    “我觉得刘备此次出征的话,怕是有趁机并吞青州的意图。”荀攸摸着胡子道。

    “刘备在城里,摆明不会出战,我军只有八千兵力,怕是很难破城。若有意外的话,恐曹操吕布等人也会来窥伺的。”

    众将听到军师的分析后,更加忧心忡忡。

    袁谭便也感到,青州是一块肥肉,谁都想吃。自己若是重伤状态下,别说吃了,肯定被曹操他们抢走了。

    忽然,众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主公手里多出一个小棍,镶金带银还有宝石,十分奢华气派。

    “主公,这是何物?”荀攸忍不住问道。

    袁谭看了看手里的芭娜娜魔法棒,这魔法棒能够变身,还剩下一次使用机会。

    他插在背后的衣服里搓了搓,“这是挠痒痒用的。”

    众人恍然大悟,现在是夏季,蚊子真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