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公!”

    深夜,袁谭骑着白龙马来到辕门处。

    守备军官急忙带人参见。

    “没有事情,我出去一下,不要告诉任何人。”

    守备军官满头问号,那敢多问,立刻亲手为袁谭打开了辕门。

    袁谭打马消失在了夜色当中。

    马蹄声逐渐消失,袁谭来到了一处密林。

    他就把芭娜娜魔法棒拿了出来,念起咒语,“芭娜娜能量,小魔仙变身!”

    嘭~。

    一股青烟过后。

    “卧槽!真成刘备了……。”

    袁谭感受了一下,顿时对如今的身体素质十分无语。毕竟他也是人高马大,浑身是健身房也比不了的肌肉,而刘备的身体真他娘的不敢恭维了。

    他伸出手挠了挠耳朵后面,忽然发现却是挠到了后脑勺。

    看起来身体记忆还是不太习惯,顿感有一双大猩猩的胳膊真是不方便,也不知刘备是怎么适应的。

    忽然一声猫头鹰的叫声。

    袁谭猛的扭头,居然自己咬住了自己的耳朵垂,

    “我去,真是天赋异人啊……。这么长的耳朵垂,难道打小就开始拉伸了?”

    变身时间只有一个小时,于是不再耽误打马而去。

    二十里地虽然不近,但在白龙马的脚力下真不是个事,十来分钟就到了。

    袁谭下马,一挥手白龙马就没有了。

    白龙马是系统出品的,因此可以收到物品栏里面。

    “什么人!”

    当来到城下,左右忽然杀出一队刘备军士兵。

    城上的士兵也是警惕起来。

    “混账东西!没看到主公我回来了?”

    袁谭傲然道。

    “主公?您什么时候出城的?”小队长疑惑的问道。

    “玛德,用你管啊?”

    袁谭冷道。

    “是是……。”小队长吓坏了,心想也许是从其他城门出去的吧。

    “马上打开城门,是主公回来了!”

    小队长急忙狂奔到吊桥前,向上喊去。

    听说主公回来,这北城门处的士兵几乎全部集结在了城门处,恭迎袁谭的到来。

    一时间火把通明,士兵们都是很敬畏的注目礼。

    袁谭从这些士兵们的形态上就能看出素质不错,桃园三兄弟带兵真是有一套。

    “主公!”

    一员武将来到,威武雄壮,看起来绝非三流。

    袁谭不认识这个将领,但是不要紧,他马上启动了系统大数据采集信息。

    人物:陈到,阵营:刘备,武力:81,统御力:80,忠诚度:95。

    原来这个人就是陈到了,袁谭也是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三国里较为著名的一员武将。

    “叔至,你马上秘密的调动兵马,在不惊动我二弟三弟的情况下,尽量多的调动兵马。就从这里出城,尽快向袁谭的大营靠近,无论城中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回头。”

    袁谭正色道,又道:“这是十分重大的关键任务,陈到,我能信任你吗?”

    陈到顿时就激动了,自从加入刘备阵营后,他等这样的一天等的太久了,翻身拜倒在地,“愿为主公效命!”

    袁谭就看到陈到的忠诚度上升了一点,顿时哑然,骂那隔壁的,还给真刘备做了些贡献。

    “主公,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吗?”

    “你相信主公吗?”

    袁谭就看到陈到的忠诚度又上升了一点,到了97.

    我去,能不能不涨了,这样涨到一百的话很难搞定了。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

    袁谭话锋一转,不屑的挥手道。

    众兵士都是鄙视的目光看着陈到。

    陈到一愣,顿时露出羞愧的神情,原来自己在主公那里还不是心腹。

    袁谭就看到陈到的忠诚度掉了2点。

    他心里顿时美滋滋,没想到自己还有当昏君的天赋,又是对众兵士淡淡道:“你们的军饷太多了,即日起,军饷减半。”

    什么!

    众兵士纷纷色变。

    袁谭就看到无论是士气还是忠诚度,刷刷的掉下去了。

    呵呵,自己真是太适合当昏君了。

    众兵士都感到被羞辱了,我们这么拼命追随您,您却这么对待我们。主公,你这也太无耻了点吧?还能不能再无耻点?

    “你家里有妹妹吗?”

    袁谭问陈到。

    “这……有……。”陈到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

    “嗯,此事过后,你把妹妹送来给我玩耍一下吧。”袁谭高兴的说道,好像在说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一样。

    “啊!”

    陈到忍不住惊呼一声,胸口如遭重锤,连退三大步,脸色一片苍白。

    “主公,您不是在开玩笑吧?”陈到惊问道。

    “这种事情怎么能开玩笑呢?你放心,我只是玩耍一下就给你送回去了。”袁谭非常不满的神情。

    我去!

    畜生!

    你不送回来我就认命了,你玩了我妹还不纳她,还要给我送回来!

    就看到陈到的忠诚度老虎机一样哗哗下翻刷掉了16点,如今成了79了。

    看起来这件事情对陈到打击太大了,忠诚度掉了这么多。

    已经跌破80这个关键的底线了。

    士兵们抽过去了。昏君,无耻的主公,我们真是瞎了眼追随他。

    袁谭便感到自己真有当昏君的资质啊,不过可不能在自己阵营玩,不过在刘备阵营释放一下天性也不错。

    不过现在不能玩了,再昏君下去可能陈到都不会去执行命令直接跑路了。

    “去吧!”

    袁谭微微挥手,从容又淡定。

    陈到心情沉重的去了,士兵们也心情沉重的去了。

    “你,带本主公去粮草大营,本主公要去看看我军最重要的地方。”

    袁谭指着一个守备小队长道。

    变身时间第二十分钟的时候。

    袁谭来到刘备军营的粮草囤放地点,他就看到,简雍和孙乾正在算账。

    “宪和、公祐,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啊。”

    袁谭亲切呼唤着两个人的表字,便来到了两人算账的粮仓前。

    “主公!您这么晚了竟然没有休息,真是太操劳了。”

    简雍和孙乾急忙放下手里的工作,来拜见袁谭。

    袁谭叹了口气,“何止是操劳,简直是太操劳了。某一些人啊,总是惦记着老子,老子说不得要好好收拾他们一番。”

    “主公,这次袁谭必败无疑。主公得到青州时,大业已成!”孙乾闻言感同身受的情怀,摸着胡子来到近前道。

    袁谭反而是远离了他,走进满是粮草的仓库,“哇,我竟然有这么多粮草呀!”

    他着实是吃了一惊,看这个仓库,怎么也有十万斤吧,而像这样的仓库,比埃及建造的金字塔还多。

    刘备这兔羔子占据了最是富庶的徐州,现在真是肥的流油了。

    简雍跟着刘备最久,最是知道刘备以前日子过的苦,卖过十来年草鞋为生,堆笑道;“主公,孔融的钱粮也都在我们这里了,够我军用两年的。他没有了粮草,袁谭走后,这青州……。”

    袁谭连连点头,“粮食真是太多了,真是太富庶了,有这么多粮食打赢袁谭简直易如反掌。”

    “太对了!”简雍欢悦道。

    “不过这样一来击败袁谭就太简单了,那样多没意思呀,不如咱们制造点小难度吧!”

    袁谭格外激动的说道。

    “???”简雍。

    “???”孙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