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牌刘备来了,此刻的刘备慌得一批,粮草竟然起火了,这是在烧粮草吗?这简直是在烧他刘备的命呀!

    “大哥?”关羽看向正牌刘备,“大哥!”又看向袁谭。

    帝君抽过去了。

    袁谭就看到张飞惊秫的看着自己,也抽过去了,不过是睁着眼抽过去的。

    刘备终于发现了袁谭。

    “镜子!”

    这是刘备的第一反应。

    “卧槽!”

    这是刘备的第二反应。

    “我是谁!”

    刘备的第三反应是感到自己要疯了。

    “不不,你是谁!”

    刘备此刻简直要崩溃了,竟然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这种情况的话,现代人都能被吓的屙一裤子,就别说古人了。

    袁谭摸了摸胡子,用长臂猿的手撸了撸垂肩的耳朵垂,这才负手而立,傲然道:

    “我乃中山靖王之后,孝景帝阁下玄孙,流弊流癣多就是我了。你又是哪一位啊?怎么跟我长的这么想呢?化妆啦?”

    “化妆?我化妆?”

    刘备指着自己的鼻子,差点抽过去,他忽然恍然大悟,咆哮道:“我才是流弊流癣多!”

    此一刻,袁谭和刘备遥遥相对。

    关羽,张飞,简雍,孙乾他们完全受到惊吓的模样,就在他们中间横了一排。

    刘备看着火焰汹涌已经无可救药的粮草,更加醒悟了许多。

    顿时受伤的雄狮般咆哮起来,“他是假的,他烧我们的粮草,杀了他!”

    刘备怒指袁谭,沧啷一声拔出了双股剑!

    袁谭看了看火势已经无可救药,又看了看变身的时间,现在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看矛!”

    “看刀!”

    袁谭便看到,关羽张飞他们的忠诚度都涨回去了。也难怪,毕竟不是真刘备烧的粮草,涨回去也是自然之理。

    沧啷~

    袁谭拔出了双股剑,闪身跑向燃烧的谷堆后面。

    特码的双股剑他都复制了,有备而来啊!

    刘备气急败坏,追了上去。

    “挡住他们!”

    袁谭对附近的士兵一阵呼喝。

    “杀了他!”

    刘备赶到后又是另一番命令。

    “卧槽!主公什么时候学会的分身术?”

    士兵们都懵逼了。

    一分钟后。

    “哪里走!”

    关羽拦住了袁谭。

    袁谭虽然被拦住但也没什么好怕的,老子现在可是变身成刘备了。

    面对青龙偃月毫不畏惧,反而怒吼起来。

    “是不是猪?我是你大哥啊,弄啥大刀啊?我去这边找,你去那边找!”

    袁谭指点东西。

    “哦,好好……。”

    关羽赶紧收刀点头,对于差点劈了大哥感到十分过意不去。

    又一分钟。

    “二哥,咱们怎么办?遇到一个就说是真大哥,不好弄啊。”张飞直挠头,现在粮草是救不了,最希望就是抓住假大哥。

    “我有一个办法!”简雍走了出来。

    “什么办法?”关羽冷眼看去。

    “全抓住!”简雍激动的握起颤抖的拳道。

    众人对视一眼,你真是太机智了,我们怎么没想到呢?

    又一分钟。

    张飞抓住了一个刘备。

    “三弟,别乱来,是我,我是你亲大哥!”刘备被张飞彻底抓住了,看着脖子上的蛇矛刃口,真怕就这么被张飞杀了。

    “哼,休想骗我,我遇到好几个说是我大哥的大哥,但就没有一个是我大哥的。”

    张飞警惕的看过去。

    “你这样耽误时间的话,假的就跑了!”刘备对于有人能够这么完美的假扮自己,简直是惊的发指了,气道。

    “好吧,那你告诉我一个秘密,只有我真大哥才知道的秘密,你说吧。”

    张飞瞪着眼睛看过去道。

    刘备一愣,立刻就道:“我们三个腰都不好,因此十余年来,谁也没有孩子……。”

    张飞立刻捂住了刘备的嘴,左右急看,发现没有其他人后才送了口气,“大哥,别说了,让人听到不好听。”

    看起来,这个果然是自己的真大哥了。若是知道其中一个人腰不好也罢,但知道三个人的腰都不好,也只有自己三兄弟知道了。

    暗处一个壮硕士兵松了口气,原来是真主公,差点捅过去。特码的,原来腰不好啊,怪不得没有少主。幸亏我腰好……。

    半个小时后。

    刘备看着只剩下一堆堆灰烬的粮草,盘膝在地拍着膝盖就哭了,“我怎么这么命苦,每到基业将成的时候就出事。苍天啊,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刘备。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好吗?难道我的意志还不够坚定吗?”

    “到底是谁,竟然能够变的跟我一模一样,这是什么邪术!”

    关羽和张飞他们同样万分悲痛,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真是防不胜防。

    想不到想不到,天下还有这等能人异士,变化多端。

    “大哥,我们回徐州吧,从头再来。”关羽宽慰道

    “大哥,我们还有一州之地,不要丧气。”张飞劝解道。

    “主公,咱们定下一个暗号吧。”简雍走了过来,沉重道:“以后有重大决策,先对暗号。”

    “好好好……。”

    刘备擦干眼泪,起身的时候,已经完全坚强了起来。

    不愧是刘备,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他中兴汉室。

    “我们一定要坚强。”

    “坚强!”

    “我们一定要继续奋斗。”

    “奋斗。”

    刘备和关羽张飞互相鼓励着来到了议事厅。

    “陈到呢?”

    刘备问道。

    这时候一个部将走了出来,道:“主公,陈到将军说他奉您的命令,带领一万兵马出去执行秘密任务去了!”

    蓬~

    刘备瘫地上了,他其实已经很坚强了,完全是刘坚强,但也无法再次承受这样的打击了。

    粮草没了,大军也亏了将近一半人。

    “那个假货带走我一万大军干什么?”刘备非常不解。

    “……。”关羽。

    “……。”张飞。

    看起来他们也不解。

    …………

    距离袁谭大营南大门二里地的地方。

    陈到带着一万兵马潜伏在黑夜中。

    袁谭来到这里,他发现就剩下3分钟变身时间了,真是时间紧任务重。

    “主公!”

    陈到接住袁谭,“此地距离袁谭大营也就二里地了,不能再靠前了,会被发现的。”

    “主公,您是不是要夜袭袁谭大营,但是没有二将军和三将军真的可以吗?”

    “根本不需要他们。”

    袁谭完全是无所谓的神情。

    “主公,我看到咱们的城池失火了。”陈到说出心底早就埋藏的疑问。

    “那是关羽张飞正在焚烧粮草!”

    “什么!”陈到肝胆俱裂,这个消息真是骇人听闻,“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