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览心里太高兴了,所以想要给主公个惊喜。

    他渴望的眼神看着袁谭。

    主公,您就猜一次吧。

    随便怎么猜都行。

    反正您也猜不出来。

    袁谭看过去,怎么着高将军,连你忍不住开始装逼了吗?

    “他们是来投降的。”淡淡道。

    高览正在这么想着,听到袁谭的话后,当时就呆傻了。

    “啊!主公!你是怎么知道的!”高览瞪大了眼睛,这种事情谁能看出来?偏偏主公他就看出来了!

    原本打算给主公整一个震惊,没想到反而是给自己整骇然了。

    汪昭看了看高览骇然的神情,又看了看袁谭。顿时感同身受,又感到有人陪自己的话,这心里好受多了,“高将军,刚才我也来汇报消息,也被主公早看出来了。”

    两人对视一眼,同命相怜。看向袁谭的时候心里苦涩,主公,能不能不这么睿智,能不能让我们偶尔也装个逼呢?

    荀攸赵云他们无不骇然,打死都不曾想过敌人竟然是来投降的。

    “主公,您是怎么看出来的呢?”高览眼巴巴问道。

    “呵呵,敌人城中粮草失火,肯定是发生了大事。而敌人来了这么多人,也没看到你紧张,反而是看你强忍着喜悦,嘴角都上翘了……。”

    袁谭说着看过去,是不是想装逼啊,下一次啊,下一次主公肯定配合你。

    众人面面相觑,主公真是牛的一圈了,从这些小细节里就看出这么多问题,完全可以去当大侦探了。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袁谭狂收一顿装逼值,心里那个美滋滋。

    “不可能这么简单吧?主公,小心有诈!”荀攸担忧道。

    袁谭挺身站起来,道:“若是我不收他们,以后谁还肯来投降?随我去见陈到吧。”

    赵云他们看着袁谭坚毅的神情若有所悟。

    辕门外。

    陈到命令士兵们放下兵器,表示自己根本没有作战的意图。

    随着袁谭出现,陈到迎了上去。

    “大公子,我们是来投降您的,您若是不收我们的话,我们就撤退了。”

    陈到的这番话虽然短,但心里的话真的很长很长。今天遇到的这番事情,恐怕是告诉别人也没有谁会相信自己吧?

    他没有说明自己来投降的原因,他深知要是说出来的话,反而更加令人怀疑。

    大公子肯定是拒绝了,谁会接收一群忽然到来的敌军呢?

    他就去偷偷看袁谭的神情,肯定全是质疑了,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欣慰的目光。

    “我收留你们。”

    袁谭反而走近过去道。

    “您……您相信我们?不怀疑我们的意图?”陈到简直无法相信。

    现在的袁谭对于提升忠诚度这事情很有些道行了,看着陈到说道:“你若是来诈降的话,怕也不会说出这番言辞吧?”

    他就走到士兵们的面前,“你们没有说出为什么来投奔我,想来你们肯定遇到了艰难的事情。”

    士兵们顿时个个点头,心想何止是艰难,简直是太艰难了。

    袁谭又说道:“我也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要让你们知道,我任何时候都不会怀疑你们的。”

    就看到陈到他们的忠诚度哗哗的上涨,基本上升到了95以上。

    “主公!”

    陈到此刻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人生能够追随这样信任自己的主公,看起来真是因祸得福了。

    顿时纳头便拜。

    士兵们亦是跟着拜倒在地。

    “主公,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陈到感到应该告诉袁谭了。

    “好了,你别说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我们只看未来。”

    陈到见到虽然袁谭表示不想听了,自己这心里怎么反而那么澎湃呢?

    士兵们亦是激动不已。

    袁谭就看到这忠诚度又是蹭蹭的上涨,很快全部长满到了100点。

    赵云他们此刻面面相觑,心情亦是格外激动。现在可以肯定,陈到他们肯定是遇到了困难,这才来投降的。而若是如同自己的看法接待他们的话,恐怕这一万人就分道扬镳了。

    而袁谭如此大度,反而彻底收编了他们。

    顿时,袁谭的形象在赵云他们的心中再次高大起来。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7。

    袁谭狂收装逼值,感到近日已经没有什么阻碍,就将这些装逼值给超级英雄充值,又是给超级英雄升星。

    虽然这些装逼值对于升星杯水车薪,但他也不怕,毕竟未来装逼的时间还长着呢。

    反而是对自己的一个鞭策。

    袁谭便让高览带陈到他们去安营扎寨。

    回到大帐后,就对荀攸他们道:“刘备粮草被烧,他肯定会马上撤退。我们连夜出发,埋伏在刘备必经之路上,此番就不动用陈到他们了。”

    “赶快去准备吧!”

    “喏!”

    赵云他们摩拳擦掌而去。

    他们本以为肯定会打硬仗,已经做好了牺牲的准备,没想到这就解决了青州的难题。

    “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无法理解?谁来给我解释一下吧。”

    荀攸不清不楚的神情。

    众人看去,军师,您都看不懂,我们就更加看不懂了。

    不过,好像一切都是从主公晚上去遛马开始的。

    …………

    袁谭连夜出发了,并留下高览守寨。

    第二天清早。

    “高将军,郭从事和田军师来了。”

    留守的高览听到这个情况急忙去迎接。

    “田军师,您怎么来了?”高览激动的问道。

    田丰正色道:“大公子在青州的战事,对我方整体布局十分重要,重要程度还在进攻公孙瓒之上。但主公一心想着先剿灭公孙瓒,不肯在青州投入兵力。所以,我自己请命来辅佐大公子。”

    “虽然我也没有什么才华,但我会用心的。”

    高览顿时太激动,原来田军师和自己一样,是来追随大公子的,“田军师,您的选择是正确的。您也不必妄自菲薄,谁人不知河~北鬼谋田元皓!”

    “三公子不肯重用您他会后悔的,有您的加入,我军如虎添翼。”

    田丰听到自己不得重用,神情黯淡。就如同这个高览所说,自己来到大公子麾下,必能一展所长。想到这里,精神抖擞起来,尚且有一些傲然。

    有了自己的加入,大公子肯定能够在青州的战事取得突破。

    “军事地图呢?大公子是怎么布置的战略,马上给我详细说一下吧。大公子是不是去和刘备作战去了?如今敌人的部署是怎么样的?”田丰连续发问。

    高览看到田丰神情郑重,这是要马上投入工作从而献言献策了,真不愧是优秀的人才。

    稍后。

    高览就亲手抱起来一摞子户籍和政务档案,放在了神情肃穆的田丰面前。

    “这……,高将军,你拿错了吧?”

    “为什么这么说呢?”

    “此刻军务为上,你拿这些是没有用的。”田丰含蓄的指出错误的地方,也算是给高览留了面子。

    “没拿错,青州马上就要平定了,军师还需尽快帮助主公安抚地方。”高览肯定道。

    田丰顿时不满,要知道他来这里,就是看到袁谭战事困难,是来帮助作战的。

    相信大公子看到我也来帮忙,肯定会很高兴吧?军心也会提升的。

    田丰是一个刚直的人,他这么想并非自夸,而是说的实情。若是自夸的话,他肯定也会明着暗示出来,也绝非这样心里想了。

    他就如同后世的董事长、CEO,就是有这种自信。我来到这就是要提升公司业绩的,若是不然,董事会请我来做什么?提升不了业绩,我自己还羞愧呢。

    咱们都还没赢的,就看人家青州的户籍、政务,这样高调真的好吗?

    要是万一输了,岂不是惹天下人耻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