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谭没想到不服气的孔融要用天下文士,还有圣人的金字招牌对抗自己。

    并且,郑玄还要拉自己一起对抗自己。

    说起来不担忧是假的。

    袁谭真心不想对付自己,这不是自残吗?

    “恩师,这样……不好吧。”

    郑老望着担忧的袁谭,却是拍了拍他的肩膀,激励道:“徒儿,你别怕,你唐伯虎现在可不是一般人了,你可是天下名士了,还是那么的风头正劲,袁谭是不敢对你怎样的。”

    “他拉拢你还来不及……,徒弟,你可别上他的贼船!”郑玄一点也不担心袁谭的安危,反而担心这个。

    “……。”袁谭。

    不免心里就想,恩师,我他喵的有这么贼吗?

    “郑老,我看袁大公子就很好嘛。与民秋毫无犯,还派出兵士保护帮助百姓,一个俘虏都没有杀过哩。”

    许褚十围大腰一鼓,实在不满的很,又道:“你们不说支持人家,还集结起来对付他,这样真的好吗?”

    “这个……。”郑玄摸了摸胡子,说不出来话了。

    袁谭察言观色,道:“我看那袁谭也是好得很,从未有过任何暴行,反而爱民如子。下一步听说是要清明吏治、恢复生产,应该支持他才对。”

    “这个……。”

    郑玄神色艰难起来,语重心长道:“徒弟,马上就是圣人的诞辰了,咱们还是快去孔庙吧。”

    半个时辰后。

    北海城北郊,一处幽静祥和的树林里面,耸立着一座巍峨肃穆的建筑群,就是如今孔庙所在了。

    这里,是儒家的圣地,距离大门二里地就有下马石、解剑池。

    郑老带着袁谭、许褚,步行来到了孔庙。

    这孔庙里面更显庄重,许多石碑旗牌林立,撰写绘画着孔圣人的一生著作和经历过的重大事件。

    内外回荡着无形的浩然正气,真是洗涤人们的心灵。

    “郑玄先生到!”

    司仪一声喊,大厅里瞬间就涌动出太多人来。

    “郑老!”

    孔融身后,青州有名的儒士几乎全都在了。

    众人一起见礼。

    郑玄还礼,激动的对孔融道:“文举,你看我带谁来了。”

    “这位是?”

    孔融上下打量袁谭。

    孔融说起来也是四世三公家的故吏,自从董卓进京后,孔融怕是有七八年的时间没有见过袁谭了。

    都说女大十八变,男大他也变。

    尤其是袁谭吃下武力丹后,身体肌肉越来越是强健,这里根本没有人认识他。

    袁谭看到恩师的示意,走前一步,“诸位先生,在下唐寅唐伯虎。”

    孔融他们听到后无不动容。

    “原来他就是唐伯虎了!”

    “真是年轻有为。”

    “怕是这百年来最年轻的名士了。”

    郑玄看到人们的神情,不无傲然。人都说他这一生已经进入儒家最高殿堂,但他却是感到,收到这样一位关门弟子才是这一生最大的成就。

    对于郑玄这样的大文豪纯文人来说,传承比自身的成就更具重要性。

    “太好了,太好了,伯虎啊,你能来我太高兴了。”

    孔融激动的走上前去,握住了袁谭的手,直如同后世里和伟大人物会师一般。

    孔融真的是很激动的,要知道如今兵荒马乱,来到他这里的人里面,名士不多,并且就算有也只是一州之地的名士。而袁谭就完全不同了,这可是天下级别的名士。

    诸侯最不敢得罪的就是这样的人物。

    “诸位,诸位!有了伯虎和郑老的加入,袁谭更加不敢正视吾等。”

    随着孔融的话语,众人一一上前和袁谭见礼。

    孔融邀请这些人来对付袁谭,其实就是丢了地盘这心里肯定不爽了,所以要召集名士,儒士,谴责袁谭,拉低他的声望报复。

    正好,孔融完全有这个能力。加上如今圣人马上诞辰了,孔府里多少名士,儒士,无论愿意不愿意,如今来到孔庙的他们,是要为圣人子孙站台的。

    大厅里。

    孔融坐在堂上,背后是圣人教化万民的画像,他又邀请郑玄和唐伯虎一起坐在堂上。

    “我已经派人去找袁谭了,我看他没动静是不敢来,我反而还要叫他来。”

    孔融傲然道。

    众文士看到这种情况,便感到己方胜算大增,

    “伯虎,你的三字经做得太好了。人之初,性本善,一会袁谭来了,一定让他好好听听这里面的道理。”

    孔融渴盼的目光看着袁谭。

    “……。”袁谭。

    许褚此刻暗中拽了拽他家主公,“主公,咱们还是快走吧,这帮子人惹不起。”在圣人的庙宇内,便是许褚这个狂野的汉子也不敢造次的。

    袁谭就看着孔融,老子是挟天子以令诸侯,你是挟圣人以令文士。你行啊,太有韬略了。

    这时候袁谭站了起来,众人的目光顿时看过去。

    “孔先生,恩师,如今天下大乱,华夏子民需要一位好的带领者。”

    众人纷纷点头认可袁谭的说法。

    孔融摸了摸胡子,唏嘘不已道:“不瞒诸位,其实我的才能也是有限的,看起来,还是不适合治理地方。经历青州这些事情后,我打算就此闭关研究经典去了。”

    众人并没有因此看低孔融,大家都是文人,打打杀杀的肯定不行的。

    “但是,青州决不能就这样交给袁谭来治理。你们不知道,袁谭在太学院上学的时候,十分顽劣,课程从来没有达标过,他那两个兄弟也一样。”孔融坚定道。

    “假设一下,若是我和袁谭对换一下位置,不知孔大人可愿意支持我治理青州呢?”

    孔融吃惊中看着说出这番话的袁谭,“伯虎,你这个假设的话……。”

    袁谭微微一笑,“只是一个假设而已。”

    郑玄这时候表态了,“别说是徒弟你了,若是那袁谭有徒弟你一半的才能,我们就支持他了。”

    孔融点了点头,道:“我还是没有能力治理地方的,还是专门搞文学方面吧,若是伯虎你能治理青州,我是很放心的。”

    众儒士纷纷表示赞同,看起来孔大人对于不希望袁谭治理青州也是有道理的,毕竟一个莽夫的话,很难让人信服。

    许褚瞪大了眼睛,暗竖大拇指,高,实在是高。

    “报……,袁谭麾下荀攸、陈琳两位名士来了。”

    这时候,有侍从来报。

    孔融面色一沉,就挥手示意众人安坐,“让他们上来吧。”

    少顷,荀攸和田丰进了大厅,他两个也是儒士,在这孔庙中,很是拘谨。

    “你二个来了,这位是郑老,这位是唐伯虎,相信你们就算没见过,也知道是什么人物吧?”

    孔融淡淡介绍出自己的实力。

    郑老是老一辈最杰出的存在,唐伯虎则是新一代最杰出的存在。

    说起来荀攸和田丰是很敬仰这等文学大家的。

    荀攸和陈琳看过去,顿时目瞪口呆。

    我去!主公!您怎么在这里呢?还得到了如此的接待,都能坐在堂上了。

    荀攸二人自己人知道孔融是要搞事情的,那怎么会如此礼遇袁谭?

    “他就是唐伯虎。”孔融道。

    什么!

    主公您怎么能冒充唐伯虎呢?

    不对,在郑老面前怎么冒充唐伯虎?

    我的天啊,主公,您就是传说中的唐伯虎!

    荀攸和陈琳慌的一圈,名声赫赫的新生代文豪领袖,竟然是自己的主公!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主公,您太牛了。

    孔融见到荀攸和陈琳色变,顿时傲然之色毫不掩饰,意不意外?惊不惊喜?没想到我连唐伯虎都能请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