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谭呢?他人在什么地方?郑老和伯虎,还有在座的儒士们,都很希望能够见一见他呀。他是没有底气来吗?”

    孔融傲然而立,以他现在后援团的实力,口诛笔伐一番,袁谭还不敢怎么样,还要忍着,这心情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荀攸和陈琳对视一眼,心想孔大人您先别忙着膨胀,我家主公就站在您身边,只是您眼神不好使。

    二人都是看到了此刻对方心里的激动心情。上前三步,来到袁谭这边,拜道:“属下见过主公!”

    “???”

    除了袁谭和许褚外,其他人全部惊吓的站了起来。

    个个骇然的神情看着荀攸和陈琳,心里已经在嚎叫,你们就这样叛变了袁谭?马上就拜唐伯虎为主公了!你们这么无耻的话,是怎么做到的?

    “算你们两个有自知之明,你们追随伯虎的话,比追随袁谭强一百倍。我在这里先表个态,我支持伯虎举兵,为这个天下做一些事情。”

    孔融正色道,又道:“诸位以为如何?”

    众人纷纷激动的点头,“孔大人您说的太对了,这天下如今如此混乱,我们文人岂能袖手旁观,有伯虎代表我们举兵的话,也是让天下看看我们文人的力量!”

    孔融更加正色了,便发现自己的这个主张太绝妙了。

    他们根本没有想过袁谭就是唐伯虎,因为这个事情太恐怖了,根本就不现实的。反而是荀攸他们在这孔庙里得到儒家正气的洗涤后转投唐伯虎,更加让人可以接受一些。

    “孔大人,您要发誓!”荀攸忽然来了一句。

    孔融一瞪眼,吹胡子道:“我孔融三岁让梨,绝对人品保障,只要伯虎举兵,我肯定支持他,他对孔子发誓!”

    荀攸和陈琳就看向袁谭,是现在就表明身份呢?还是稍微含蓄的一些表明身份,以免吓死他们。毕竟这里面有许多上了年纪的,万一心肌梗塞或者脑梗就不好了。

    袁谭起身,看到孔融的目光压迫向荀攸二人,顾不上注意自己,就拍了拍孔融的肩膀。

    孔融转身看去,以目传神,伯虎,要不是你来了,我都老惨了。但是现在有你在这里就完全不同了,你看荀攸他们都跪了。你先等一等啊,让我再装个逼就好。

    但是袁谭没有让孔融再去装逼,毕竟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还是不要再让他去装了。

    也是不愿意看到孔融装的太高摔的太惨,毕竟也是圣人子孙,咱从后世来的多少也要给个面子不是。

    “恩师、孔先生,看起来现在我也到了表明身份的时候了,其实我就是袁谭,唐伯虎是我的化名。”

    袁谭严肃道。

    “原来你叫袁谭啊,原来唐伯虎是你的化名。”孔融眉头一皱,“伯虎啊,以你的能力,完全不需要化……化……。”

    孔融说到这里,已经虚弱的手根本抓不住袁谭身上的顺滑布料,顺着就瘫在了袁谭的脚面前。

    “啊!”

    刚才见到荀攸二人拜主而惊吓全站起来的人,此刻全部又被吓的座了回去,一个个顿时脸色一片苍白。

    原来他就是袁谭,也是唐伯虎。顿时目光看向孔融,孔大人,您不是说袁谭打小学习就不及格吗,那他是怎么做到一代文豪的呢?

    众人猛抓头发,根本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因为这个现实根本不现实。

    众人个个瑟瑟发抖,群体暴击一万点伤害看起来比单体厉害的太多了。

    “你就是袁谭!”

    孔融猛抓袁谭的上衣,但就是瘫软在地上起不来。

    郑老现在已经成了木头人,特码的,我的弟子是袁谭!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7.

    袁谭狂收一顿装逼值,和蔼的搀扶起软泥一般的孔融,惭愧道:“衍圣公大人,您真是文人,打仗也不露面,咱们还真是第一次认识。我也没有立刻表明身份,这事情让我真是太羞愧啊。”

    孔融快哭了,噢?你还羞愧啊?我他吗的都要羞愧死了。你信不信我家祖先知道这事还要上来抽我耳巴子?

    此刻的孔融脸上的温度都快赶上太阳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下去后只要能避开祖先,其他怎么都行。

    孔融根本无法接受目前这个情况,竟然还请袁谭对付袁谭,还说了那么些话。还打算用袁谭在袁谭面前装逼。

    我去!

    孔融感到自己只是死一次的话,都无法化解这个羞耻的事情了。

    “孔大人,您说过会支持我的,您都对孔子发誓了。”

    袁谭正色道。

    孔融心里哀嚎起来,我支持你个毛线,你这个打小学习不及格的家伙,是怎么做到一代文豪的啊?

    他愤怒的目光看向郑玄,“看你收的这个好徒弟!”

    郑老起身,郑重道:“伯虎啊,没想到你就是袁家大公子。不过,你对百姓做过的事情我心里是有数的。”

    “老夫在这里也表个态,能够收到大公子这样的关门弟子,真是三生有幸的很。”

    孔融望着傲然而立的郑玄,简直要抽过去了。

    “文举,这事情就算了吧。”郑老对孔融意味深长的说道。

    其他儒士没吭声,对于孔融召集他们对抗袁谭的这个事情,他们也有些自己的看法。但如今孔圣人诞辰的大日子,这事情能不能结束,还是要看孔融的表态。

    “过来!”

    众人就看到孔融对侍从们怒吼。

    四个侍从紧张的跑到孔融身边。

    “老爷?”为首的小心问道。

    “扶我……扶我回房……。”

    侍从们对视一眼,老爷这是被弄的都走不动道了,他们急忙抬着孔融走了。

    “见过大公子!”

    众人见到孔融走了,他们也走出来,重新见礼。

    袁谭比较歉意的目光看着脸色苍白的郑玄。

    郑玄叹了口气,“徒弟,你一下子就把文举的一州之地拿走了,他一时间过不去这个坎是很正常的。你千万别为难他,我在这里劝劝他。”

    “恩师,我若是为难衍圣公,也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袁谭正色道。

    …………

    于此同时,在国都邺城,德阳殿中正是这个月的大朝会。

    朝会尾声,汉献帝刘协忍不住问道:“丞相,听说大公子七千兵马渡江,一番大胜后,孔北海又请来刘玄德支援,不知如今在青州的战事如何了?”

    其实汉献帝很想知道袁谭会不会死,虽然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遭受控制,但也不敢松懈。

    这个问题问到了所有人心里。

    “老大已经是强弩之末,他根本不可能再赢下去的。”袁尚低语道。

    这时候一旁的审配道:“三公子,听说刘备据守临淄,这个策略完全正确,以大公子的力量根本无法破城。虽然他已经占据了乐安,从而在黄河以南有了立足之地,但无法击败刘备的话,也就没有什么成绩可言了。”

    古代消息闭塞,现在这里还停留在刘备据城而守这里。

    文武百官议论纷纷,都说刘备三万大军在城中,袁谭七八千人攻城,没有人看好。

    汉献帝见到这个情况,心里放松了许多。

    这时候,袁尚的心腹,如今的御林军将领马延上殿了,先是看了袁尚一下,拜道:“启奏陛下,殿外有青州刺史袁谭的从事郭图求见。”

    袁尚脸色一变,“不好,郭图又来了!”

    郭图总是替他大哥装逼,搞的袁尚已经是惊弓之鸟了。

    “三公子莫慌,我看这次郭图是来求援的。”审配却是不以为意。

    “为什么?”

    “郭图才回去多少天,那里有这么快破城的?更何况大公子的兵力比人家少三四倍,就更加不可能了。”审配自信道。

    但袁尚还是很担忧。

    这时候,郭图上殿了。

    “陛下,丞相!”

    在百官的目光注视下,郭图拜倒在地,放声大哭起来。

    一瞬间,袁尚隐晦的面庞阳光了起来。

    百官们面面相觑后,纷纷弹冠相庆,袁谭这个抢劫天子朝廷的大魔王终于败啦!

    汉献帝激动浑身发抖,看你都哭成这样了,是不是袁谭已经死了?他差一点就问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