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荀彧四十岁,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发誓要做一番宏图大业,为曹操平定天下贡献自己所有的力量。

    便感到,自己真的也是拼了,竟然喝酒这样的能力都用出来了。

    荀彧抚摸着文件,这既是自己肝出来的成绩呀。

    为主公喝酒办事,就问还有谁?能喝十斗?

    “文若,你别看皮了,你看看里面的内容吧。”郭嘉催促道。

    “哦~好。”

    荀彧打开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条约上的内容,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曹操无偿献上济南郡,不单单如此,济南的钱粮,兵马,都要送给袁谭。

    荀彧大惊失色,“不对啊,不是我们占便宜了吗?”

    “占你妹,都被袁谭抢走了!”曹操咆哮起来。

    荀彧懵逼了,一拍光亮的脑门,卧槽!喝断片了……。

    “啥也别说了,就是他签的!”郭嘉太愤怒了,他让荀彧最终确认,他还抱有一丝希望,是冒名顶替的。现在看这个神情,已经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曹操火冒三丈,去和袁谭谈判前,也是定好了策略。

    而他来到济南,就是给荀彧站台的。别怕那袁谭,看他现在威武雄壮的,其实也不敢武力来夺。

    他要是强硬,咱们就怼他。

    本以为以荀彧的能力,肯定有所斩获。言语词锋上,计谋过招上肯定不输给任何人的。没想到,咔嚓,被人家斩的一根毛都不剩。你若不是叫荀彧,他吗的早砍了你了。

    “你为什么要跟他斗酒?”

    曹操愤怒的问道。

    “他想喝多我,我正好将计就计。没想到,袁谭这么能喝,连我都喝不过……。”

    荀彧郁闷的很。

    曹操无语,要知道他也很能喝,但荀彧能喝他两个。这么看起来,荀彧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遇到了硬茬子。

    华夏的酒文化便是曹操也不能免俗,他也曾喝酒办过很多事。

    实在没想到袁谭这么能喝。要知道荀彧二十年来,喝酒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从来没有一次喝趴下过,也用喝酒办了许多大事。

    万万没想到,第一次喝断片,就出了这么大的责任事故。也是欲哭无泪,太能喝了。

    这时候,外面来了一个使者,看到里面主公正在发怒,踌躇不前。

    郭嘉就走了出来。

    曹操此刻看着跪在地上羞愧的荀彧,喘了口气,“好吧,事情就这样过去吧,我方绝对不能交出济南的。我军陈兵济南,摆出进攻青州的态势,看袁谭会是一个什么反应!”

    “主公,我们还是尽快撤出济南吧!”

    郭嘉回来了焦急道。

    “为什么?”曹操阴沉的目光看过去。

    “因为吕布和袁术结盟了!”

    “!!!。”曹操。

    竖日。

    济南城外。

    二千大军分为两派列阵,一边的旗帜是曹操,一边的旗帜是袁谭。

    百姓们眼睛忽闪忽闪的,也是不曾想到,一转眼,自己就从曹操的子民变成了袁谭的子民。

    曹操十分复杂的看着对向而来的袁谭。

    真是生子当如袁显思。

    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我还用亲自出征打打杀杀的?朝廷也不会被别人给劫持走了。

    十几分钟后。

    曹操率领大军走了。

    袁谭看了看自己的属性。

    宿主:袁谭

    威望:2100。(持续增长中,天下排名第七。)

    武力:81

    智力:未知(穿越众五千年见闻,变数太大)

    功法:独孤九剑破枪式、破箭式、破剑式。

    技能:厨神、诗王、乐圣、急救术等。

    物品:超级青霉素制造机一台、超级种子制造机等等……。

    超级英雄:三星黑寡妇(充值中),二星凶灵贞子(充值中)

    版图:青州,河内郡。

    心腹:小美、赵云、许褚、徐晃、荀攸、越女……。

    人口:581万。

    民心度:70。

    兵力:2万(袁家军心占有比例20%)

    终于,好几个郡县拼接起来,成为了完整的青州全境,威望也提升了许多,就是新得的济南郡拉低了好几点民心度。

    临走之前还看了看曹操的属性,发现曹操的威望掉了100点,袁谭心里顿时美滋滋。

    不过曹操现在的威望依旧高达3100点,还不是自己能够望其项背的。

    毕竟自己能涨威望,人家也能涨。

    …………

    一个月后。

    青州临淄,袁谭府邸。

    空气中弥漫着烧烤的香气。

    大乔从厨神夫君那里得到了全新的烧烤秘方,烤的不亦乐乎。

    其实其他媳妇也是烤的不亦乐乎,毕竟真香~。

    这时候正在烤鸡腿。

    “好好烤,左腿全留给我!”袁谭躺在席塌上随便挥手说话,也是难得享受一个安宁的夜晚。说起来如今的基业全是他一手打拼出来的,享受一下也是应该的。

    “夫君,为什么只要左腿呢?”张春华拿着一把小刀切着鸡腿道。

    这把袁谭问的一愣,好像电影上就是吃左腿,但也没说为什么。于是他自己总结了一下,正色道:“这一批都是左撇子,吃起来带劲!”

    “……。”媳妇们。

    但稍后就传来欢声笑语。

    “主人!外面传来消息,田丰、荀攸两位军师求见。”

    正在啃着鸡腿的袁谭就看到今天值日的丫鬟小雪来了。

    袁谭看了看天上的星星,这么晚来的话,肯定是有大事发生了吧。

    于是放下鸡腿,匆匆赶往前宅堂中。

    “公达,元浩,什么事情?”

    袁谭还没有进屋就问了。

    就看到荀攸和田丰脸色苍白,他们都没有让袁谭有进屋的机会,就堵在了门口。

    肯定是大事!

    “主公,青州各地爆发瘟疫了!”

    荀攸惊慌道。

    卧槽!瘟疫!

    袁谭神情顿时沉着下来,第一时间就问了,“症状是否和以前的瘟疫一样?”

    “是的,是伤寒!”田丰擦着额头上的汗,他现在是慌的一圈。距离上一次瘟疫就过去了二年,这一次又大规模爆发了。

    “太好了!”袁谭面色阴沉,却是又冷静的说道。

    荀攸和田丰懵了,主公,你没问题吧?这还好啊?就没有比这个更坏的事情了。

    但对于袁谭来说,却是不幸中的万幸。要知道瘟疫迟早要爆发,早爆发当然比晚爆发好,如今没有战事,来得正是时候。这一波给它彻底打掉,就没有下一波的事了。

    “不要怕!”袁谭道。

    这能不怕吗?我们都要怕死了!荀攸和田丰的脸色何其苍白。

    他们看着神情镇定的袁谭,心想主公您竟然还能如此从容,您的底气从何而来?是否神经大条的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