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瘟疫的事情,袁谭时刻挂心。

    汉末的瘟疫基本以伤寒为主,因此医圣张仲景呕心沥血几十年,著作了《伤寒杂病论》。

    从汉灵帝开始,少则一二年,多着三五年,必定爆发一轮瘟疫。

    前后竟然有十轮之多。

    这是由于病菌潜伏所致。

    它爆发出来不怕,就怕它潜伏。

    它爆发出来,就消灭它,随着患病的人口极具减少,以后就不会出现大规模潜伏、大规模流行的事情发生了。

    而伤寒是由伤寒杆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是一种全身性的疾病,并非只局限于肠道受损。

    伤寒是传染病,后世治疗条件好也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完全治愈,这就看出伤寒的厉害。

    以根本没有医疗条件的古代,尤其是乱世,伤寒就足以大规模带走人口。

    张仲景为此呕心沥血研究出的《伤寒杂病论》,奉为救世经典,可见一斑。

    但现在张仲景还没能完成这样的巨著,袁谭也不能等他完成这个巨著,因为那时候全国死的就剩下几百万人了。

    就在袁谭得到消息的第二天日出前,麾下文武就全部召集到了一起。

    众人听到袁谭对瘟疫的独特见解后,不得不佩服。

    但是。

    “主公你有没有想到过,我们凭什么消灭瘟疫呢?”

    荀攸忧心忡忡。

    “主公,看起来你是想当然了。你拿什么出来消灭瘟疫?要知道二年前爆发瘟疫,我青州死了五十万人,天下各地名医束手无策的。”

    孔融走了出来,质疑的目光看着袁谭,看起来这位圣人后代并未完全心服。

    “我有药物,药到病除。”

    袁谭道。

    看着激动不已的袁谭,众人却是面面相觑,完全是不信。

    也难怪众人不信,要知道这瘟疫已经不是第一轮爆发,现在已经是第六轮。也许第一轮有人这么说的话,可能还会信。

    救下千万人口,谁能不激动?

    也只有袁谭知道青霉素的厉害,从被医生找出来开始,怕是已经救了几十亿人次了吧?

    青霉素的一个分类阿莫西林,就是专门治疗伤寒,可获得完美的疗效。

    古代的耐药性就是零,效果会更加显著。

    因此虽然众人不信,但袁谭却是信心十足。

    半个小时后,东方的天空才是鱼肚白,袁谭带着麾下的文武来到了缉密厂特级戒备的仓库。

    “主公!”

    越女身穿劲装来到。

    众人看着越女,没有人敢小视这位身材苗条的姑娘,反而是敬畏的神情。

    当库房打开,赵云他们看到上万个排放整齐的罐子,当时就是骇然的神情。

    众人敬服的目光看着袁谭,看起来,主公真的是很早就准备好了应对瘟疫。能够有这样一份心,那必定是将百姓放在了第一位的。

    “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药物!”

    衍圣公孔融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一个罐子,向里面一看,当时就懵逼了。

    他抓出来一把,摊开在手心里,脸色铁青起来,“白粉!”

    袁谭当时就不乐意了,“什么白粉?这是药,阿莫西林。”

    荀攸他们顿时围住了孔融伸出来的手,看着手心里的白粉,脸色都是很艰难的。

    他们回头一起向袁谭看去。

    “主公,您真的确定这是药?不是面粉吗?”荀攸呆傻的神情道。

    众人简直就是我们已经活见鬼的神情。要知道在他们的概念里面,药就是黄汤,或者是大药丸子。

    袁谭不见喜怒,吐出嘴巴里从嘴唇上掉下了枯皮,大声道:“传我命令,各部马上将药品送往各地。越女,使用说明抄写的足够了没有?”

    “主公放心,还剩余很多呢。”越女走出来道。

    “很好,从今天开始,开足马力,继续全额制造阿莫西林。直到这一轮的瘟疫彻底镇压为止!”

    “是!”

    荀攸他们看着主公和越女的对答,面面相觑,这阿莫西林的白面,真能治疗瘟疫?

    孔融见状,立刻把手里的阿莫西林一口全吃了下去,“嗯?就是白面!”

    他顿时狂奔了出来,扑通跪了,“主公,可不能瞎治疗,雪上加霜的话,百姓就真的抵挡不住瘟疫了。”

    荀攸他们马上也拜倒在地,请求袁谭不要任性。

    看起来,荀攸他们真是不看好阿莫西林。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在古代忽然拿出‘白面’说能治疗最恐怖的瘟疫,这谁能信?谁傻呀信这个?

    “主公,到底是谁忽悠你的?是不是方士!”

    孔融跪行两步,神情狰狞起来。

    “主公,快把他交出来吧!我问他几句,他肯定就露馅了!”

    荀攸也是面色强硬起来。

    赵云他们对视一眼,看起来还是孔大人有先见之明,这肯定是有方士在骗主公,就跟当年骗秦始皇和汉武帝一样。偌大的帝国因此衰败。

    而这一次骗的是主公,百万人因此横尸街头。

    卧槽!

    袁谭无语了,真没想到心腹们想象力这么丰富,“没有……没有人忽悠我……。”

    “主公,不要为骗子隐瞒什么了,难道您宁肯相信骗子,也不相信我们吗?”

    “是不是复仇者联盟的人?”

    赵云他们都是群情激动的站了起来,纷纷要求袁谭交出真凶。

    “你们干什么,你们要造反不成!”

    越女见到荀攸他们要‘围攻’袁谭了,大怒,娇叱一声拔出了越女剑。

    沧啷啷利剑出鞘声中,缉密厂的厂卫们纷纷包围了过去。

    荀攸他们感到自己失礼了,赶紧又都跪下了,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

    “没想到这些方士又来祸害人间了,以前丹炉里练出来的是黑粉,现在竟然都能练出来白粉了!”孔融捶胸怒斥。

    “主公,那些方士以前说能练出来长生不老药,不可信。现在他们转移了话题,竟然说能够炼出治疗瘟疫的药物,这也是不可信的,切不可轻信啊主公!”

    荀攸激动的喊道。

    “……。”袁谭心想你们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点吧?但你们怎么不想想是这未来的高科技药物呢?看起来还是局限性。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是我研究的,没有任何人参与。”袁谭不得不说道。

    “主公,您到现在还包庇那些人吗?”

    袁谭单眉一翘,“如今时间就是生命,我们马上赶往临淄最严重的灾区,这些药物一用就知道疗效了。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他甩袖子就走了,跟你们解释真是对牛弹琴,你们这些人不是顶级的军师就是顶级的大将,就这么点见识?请问你们是怎么做到的啊?

    荀攸他们都是站了起来,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坚定。

    “也好,就让主公知道这药是骗人的,早知道比晚知道强!”孔融带着继承于孔圣人的气息,严肃道。

    于是乎,众人一路上不断指出袁谭是错误的,他们这个时候可不敢顺着主公了,主公明显被懵了心智,这个时候是要死谏的。

    但也并没有盲目死谏,主公一用这个白面没有效果,那时候就到了他们出手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