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中听说瘟疫来了,百姓们都不敢出门了。

    街道上空荡荡无人,便是有几个人的时候,也是捂着口鼻来去匆匆。

    古代的伤寒多藏身在水中,而古人用水的话,城外都是江河溪流的水。

    城内多是水井里的水,地下水也是流动的。

    科技力量无法净化,还不能不让人喝水。

    因此古代的瘟疫爆发起来就是大爆发。

    袁谭带着文武们来到了城南,这里是出现伤寒病号最多的地方。

    当他来到这里,就发现这里集中了太多健康人。

    竟然已经形成了一个很有规模的集市。

    贩卖声不断传来。

    “不要怕,我这里有金灵丹,专门治疗伤寒!”

    “大家来看一看了啊,我这个驱寒丸乃是道家祖师左慈传下来的,上一次瘟疫的时候,已经治疗好了太多人!”

    “乡亲们看看我的,我这个叫天竺神油,乃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药物!”

    太多挂着悬壶济世幌子的人,自称自己是神医,能够治疗伤寒。

    “大公子来了!”

    许褚率领卫队进场,百姓们看到这个情况,纳头便拜。

    袁谭望着旗帜如林的悬壶济世牌子,单眉一翘。

    “主公,治疗瘟疫的话,就全靠这些大夫了。”

    荀攸叹息道。

    袁谭自然知道治病救人需要这些大夫,但这些人真的能治疗伤寒吗?能治疗还要张仲景数十年研究《伤寒杂病论》做什么?

    于是安排下仪仗。

    “召所有卖药的过来我问问。”

    袁谭大马金刀坐下来招手道。

    少顷。

    少说二三十人拘谨的上前。

    袁谭一一询问,都是稀奇古怪的药物和治疗办法,顿时大怒。特码的都是江湖郎中,大忽悠,全给关起来了。

    “大公子,我可是货真价实的!”

    轮到最后一个医生了,此人走上前来,负手而立傲然道。

    荀攸他们对视一眼,看这个人的气度根本不是刚才那些人能够相提并论的。就凭这份傲然和从容的态度,若没有真本事的话,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底气。

    “哦?”袁谭单眉一翘,“那你说说你怎么治疗的吧。”

    此人顿时高谈阔论起来,先是说了扁鹊的望闻问切,就开始剖析自己的论点:

    “排便的话,是排肠毒……。”

    “撒尿,是排腰毒。”

    “呕吐,是排胃毒。”

    “放血,是排血毒。”

    “发汗,是排水毒。”

    “此乃五毒俱全,排了这五毒后,病就肯定痊愈了。”

    此人说完,四十五度向上看去。

    荀攸他们颇为震惊,他们是不懂医术的,但拿这个人和之前的那些人相比,高下立判。

    终于找到一个有能力的。

    荀攸急忙虚心请教道:“那用什么药呢?”

    “用这个!”此人拿出一团黑乎乎的粥状物质,紧跟着又是一番高谈阔论。

    荀攸他们敬畏的神情。

    他们紧跟着又是渴盼的神情看着袁谭,心想这次有救了,主公啊,还不快快礼贤下士啊?

    袁谭顿时也是激动了起来,他起身大步走过去,握住此人的手,正色道:“大师,您是唐门养的盅吗?我以前见过一次,可厉害了。”

    盅?大师愣了一下,看袁谭的神情,顿时更加傲然而立,“大公子,没想到您也有这样的眼力,不错,我就是唐门的盅。”

    “呵呵呵呵……。”

    袁谭收回握着的手,淡淡笑了。

    大师顿时色变,有了不祥的预感。

    就听袁谭冷道:“你他吗个死骗子,现在还没唐门呢,你还是唐门养的盅?你知道盅是什么吗?给我拉出去砍啦!”

    “主公!”

    荀攸急忙走了上去,他很怕错杀了能人,但又顾忌袁谭所说,不禁问道:“主……主公,盅是什么?”

    对呀,盅是什么呢?

    袁谭不屑一笑,“盅就是毒虫!”

    众人都是色变,顿时愤怒的目光看向大师。看起来此人真是狗屁不懂,你还是毒虫了啦?

    幸亏我家主公机智,一验就验出来你个假货来!

    “啊,我是被养的毒虫!主公~!您的道行……真是深不可测……。”大师脸色一片苍白,顿感自己行骗三十余栽从未失手过,就栽了这么一次,却是栽的这么快这么屈惨。

    “把这个骗子带下去依法处置!”

    随着袁谭的话,大师就被带走了。

    大师欲哭无泪,但却深深记下来了唐门和盅,原来盅是毒虫,下次我知道了。

    这时候,远远围观的人群中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身边带着两个徒弟。

    老者见到袁谭的处理,不禁点头,“看起来这个年轻的诸侯,还是有见识的。徒弟们,你们跟我上前,去和他见见面吧。”

    但还没走到跟前,就看到袁谭他们又开始讨论了。

    百姓们眼巴巴看过来,虽然没说什么,但怨声载道的神情侧漏无疑。大公子,您把我们的医生全给关了起来,这是要我们的命呀。

    “主公,都给关起来了,谁给百姓看病?”

    荀攸担忧道。

    “我不是告诉你们了吗?咱们有特效药。”

    袁谭安慰众人,又道:“并且,你们一个个机智的很,没看出这些人是在发灾难财?他们有屁本事,竟然还有说用巴豆的,把病拉出来就好了,病能拉出来吗?他吗的拉肚子脱水就是伤寒中致命的原因之一呀!”

    袁谭对于这样的假医生真是深恶痛绝,一到有流行病,就有一群人跑出来炒作挣钱,现在这些人没有网络、水军,要是有,一个个还不都成大师了?

    “大公子,您有特效药?”

    惊呼声传来。

    袁谭望去,就看到一个老头走来了,看挂在腰间的医者囊,看起来也是一个大夫。

    又来一个骗人的?

    袁谭用系统大数据看过去。

    人物:张机字仲景,称号:医圣,智力:100(医学领域)。

    卧槽!

    张仲景!

    袁谭从容一下心情,淡淡道:“不错,有特效药。”

    “哦?”张仲景虽然听到有特效药,但此刻也是全然不信了。

    也难怪他不信,毕竟过往数百年,多少精英对医学的发展积累,时至今日也没有人敢说能够完全治疗伤寒的。

    但竟然这个年轻人敢说。

    “拿出来看看吧。”张仲景道。

    袁谭来这里就是为了救人的,微微示意,许褚就捧出来一个罐子。

    “阿莫西林是什么鬼?”张仲景满头问号,对徒弟道:“难道有叫阿莫、西林、或者是阿莫西林的药材我不知道的吗?”

    “恩师,我药材倒背如流,肯定没有叫这个名字的草药的。”一名弟子激动道。

    张仲景于是越加怀疑袁谭。

    这时候呢。

    袁谭拿出来了阿莫西林粉末,也就是白药面,摊在手心中,“这个就能治疗了。”

    荀攸他们看过去,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其实他们依旧不信,心说主公,我怎么看你跟那些被抓的人一样呢?

    他们都是小心翼翼看着袁谭,主公您说那些人发灾难财,您确定您不会这么做?

    张仲景此刻已经彻底愤怒了,怪不得他把那些庸医全撵走了,原来要自己个独赚百姓的性命钱。

    这样的事情他见多了,侧视过去冷道:“你预算多少计量的白面能够治好一个人?”

    袁谭后世也吃过阿莫西林,估算了一下计量,就用大拇指挑起来一些,严肃道:“计量的控制的确需要严格的,大概这么多就开始起效了。”

    众人看着他指甲盖上的白面,全都蒙圈了。

    悬壶济世的张仲景此刻已经无法忍受袁谭的无知和无耻,怒斥了起来,“我五十斤药材都救不好一个人,你这指甲盖一点的白面,就能治好?”

    他最终咆哮起来,“我看你是疯了!你和那些人一样,只想赚百姓的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