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1。”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2。”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1。”

    袁谭被叮叮当当的装逼成功,搞的心情泛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远程装逼?

    “我就说嘛,大公子是长子,怎么可能怂了。之前一定是尊老爱幼,让这两个弟弟。”

    “可那两个弟弟给鼻子上脸,大公子忍无可忍,不再淡泊名利,这是要发飙了。”

    “岂不是说,我们可以无形装逼了!”

    “玛德,昨天隔壁老王跟我说跟着大公子,这辈子别想赢他了,今天就弄死他。”

    想起隔壁老王这个老兵油子,士兵们个个愤怒。

    果不其然,各部老兵油子们一看五招搏击,一瞧这阵法精妙,顿时个个摩拳擦掌。士气直接来到了90,这来自于对自家大公子的看法完全改观了。

    “二公子和大公子什么时候到?”

    “大概还有半个时辰,加上说几句话,怎么也要半个多时辰吧。”

    “差不多够了,快点练吧,我手痒的顶不住劲了。”

    当袁谭出来的时候,就发现他的士兵已经练上了,大跌眼镜。“很好,老子我就喜欢勤学苦练的士兵。”

    “大公子,二公子他们快来了。”陈琳说话时候眼睛发光,这次若是赢了,看审配逢纪那些人还敢在自己面前装逼不?敢说自己眼光不好。

    就这卷步兵战法指南,就比二公子三公子强他喵的一百倍。

    是不是强的太多了?

    还能更多!

    陈琳撸起了袖子,看起来也是之前被打击的不轻。

    “各营注意,各营注意,以大公子为中心,两个基本点,三大纪律,四个要点,五项全能,六面转法,七个旗帜,八项注意……。”

    袁谭看着激动演说的陈琳震惊了,看起来自己是小瞧了这位主薄,太能总结了,不愧是一纸檄文吓哭曹操的人物。

    于是,有了陈琳辅佐,更加如臂使指。

    各营演练起来,逐渐组成玄兵大阵。霎时间尘头滚滚,杀声震天,鬼哭神嚎,刀光剑影……。

    半个时辰后。

    袁熙和袁尚杀气腾腾的来了,远远就看到袁谭军中在练兵,频频冷笑。

    “现在练兵还来得及吗?焦触,这次一定要好好教训咱们大公子。”袁熙眼睛通红的说道。他一晚上没睡觉,想到洞房的袁谭也可能一晚上没睡觉,心里就滴血。

    “二公子放心,末将这次会出全力的,汪昭那些人根本的不行。”焦触信心满满道。

    “吕旷、吕翔,这次就靠你们,往死里给我弄。”袁尚也在秘密吩咐着。

    …………

    “呦,老大,这么巧,正在练兵啊。”

    袁尚带马过去道。

    “这不是老三吗,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哎呀,还有老二也来了。”袁谭乐呵呵惊讶道。

    “我们是拉练队伍,既然大哥在这里练兵,要不咱们练练?”袁熙冷道。

    “好啊,练练就练练……。”袁谭无所谓道。

    “你要是认怂不敢的话……,啊?练就练,谁怕谁……。”

    袁尚本以为袁谭一定是一如既往的拒绝,他挤兑的话都准备好了,就算不练也能打脸。没想到这么痛快就答应了,昨天洞房搞晕了吧?

    娶个漂亮媳妇你就以为自己牛逼了?

    袁谭看过去,“这样吧,你们远道而来,强弩之末势不能穿鲁缟者也,你们可以休息一下。孔璋,你去请我们父亲大人前来,一起观摩观摩。”

    袁熙和袁尚对视一眼,内心暗骂一声蠢货。只为我们是强弩之末打不赢你是不是?还特意请父亲来看。

    你肯定不知道,我们就是故意保存军力,才花了一个时辰到了这里。

    让他去请把,请来了他更加丢人。

    “多谢大哥厚爱,却之不恭。”袁熙抱拳一礼。

    “好说。”袁谭还礼,对陈琳摆了摆手。

    陈琳暗竖大拇指,细看就知道二公子他们的兵不累,但咱们的兵高强度演练了半个时辰,正需要休息。大公子这等机智,肯定反击成功了,让主公看到最好不过,能够加大成为继承人的分量。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袁谭本意里是想多找一个人来看自己装逼。毕竟没有人的话,怎么装逼?

    此刻袁谭麾下的将士,心里憋着一口气。

    袁绍给自己儿子们的都是精锐老兵,这些老兵之前在袁谭这里待的很憋屈,就袁谭练兵的方法,感到还没有自己这些当兵的强。

    但现在完全改观了,他们这些老兵,当然知道这战法厉害的地方。上阵杀敌,最希望追随的就是战法高超的将领。

    看来真的如同传闻一样,大公子整个人已经顿悟了,成为了一代枭雄。我们有了这个战法,二公子和三公子这次带人过来……嘿嘿。

    心里已经迫不及待。

    陈琳快马一鞭,返回了城中袁绍府上。

    “孔璋可是有事情,显思现在在做什么?”袁绍坐在堂上,望下去问道。

    “启禀主公,现在大公子正在军营中练兵,正好遇到了二公子和三公子,三位公子要互相演习,大公子特派我来请主公去观阵。”陈琳一气呵成。

    袁绍明显一愣,他本以为,自己那大小子娶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媳妇,肯定是进入温柔乡了,没有十天八天可能都见不到人。

    “第二天就到军营练兵了……。”袁绍哈哈一笑,“不沉迷女色,果然又乃父之风。”

    “……。”陈琳。

    听说三个儿子又演武,袁绍很高兴三个儿子保持竞争,只是每次都是大儿子输。

    “好吧,我就去给他们助助威。显思发愤图强了,我还是很欣慰的。”袁绍一点都不喜爱袁谭,其实是去看自己小儿子袁尚去的。

    …………

    袁谭军营前沙场。

    “兄弟们,真是不好意思,你们这次又要输了。我早就告诉你们了,跟着大公子是没有前途的。”

    隔壁军营的老王负手而立,四十五度向上看时,淡淡说道。

    他是老兵油子了,据说是第一个加入袁绍军队的正轨士兵。后来很机智的选择加入了三公子部众。袁军上下都要给他点面子,因此现在能跑过来挑衅。

    “老王你别嘚瑟,主公来了,你赶紧滚蛋吧。”袁谭军的老兵油子纷纷骂道。

    随后,袁熙和袁尚迫不及待要打袁谭的脸,好让他那一点点军中威信带着耳光响亮随风而去。

    于是乎,各路兵马包裹住了武器的刃口,上染有朱砂,点中就是阵亡。

    “开始吧。”

    随着袁绍一挥手,袁尚就把那令旗一挥,他的部众杀气腾腾化为洪流冲向袁谭军。

    隔壁老王挥舞战刀冲杀在前,“兄弟们,抱歉了,这次又要大开杀戒……。”

    忽然隔壁老王眼前一花,面前的敌人消失了,从旁上来一个敌人,一枪刺在了他后腰上。

    “哎?我死了!”老王看着后腰出现的红点懵逼了,要知道他从来没有死了,“特么的,这是啥情况,你们怎么忽然变的这么厉害,作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