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荡戟式!”

    当啷~。

    文丑脸绿了。卧槽!还……还有荡戟式啊!

    袁谭吃下一颗充能丹,看着已经懵逼的文丑冷笑,“二货,显然不知老子这独孤九剑的厉害。破枪式是其中一卷,以为就能破枪吗?大戟、蛇矛、齐眉棍、狼牙棒、白蜡杆、禅杖、方便铲,种种长兵刃都能破。”

    天下兵器无所不破,这就是独孤九剑的威力。

    文丑上下嘴唇一阵哆嗦,心说大公子领悟到的这个独孤九剑太霸道了。这么牛的招式请问您是怎么领悟到的,我他喵的一辈子怎么都领悟不到?

    好吧,我跟他打消耗战总可以吧?大公子的体力,怎么可能跟我相比,也不用伤他。

    “看枪!”

    “看枪!”

    “看枪!”

    文丑换回了最顺手的长枪。

    一百枪后,文丑累的死狗一样,只吐舌头。

    “不可能!这是什么体能!看枪!”

    “荡枪式!”

    当啷,文丑的枪飞走的同时,他彻底懵逼了。

    文丑'哭'了,一生威名沦丧。

    猛抓头发,这怎么可能!大公子,就你这小身板怎么有这么厉害的持久力!磕了药啦?

    他连文丑的枪都荡飞了!

    袁尚和袁谭已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他吗都是幻觉,是吓不倒我的。随后抽倒在地,晕过去了。

    袁绍死盯着最无能的长子袁谭,根本不愿接受袁谭的成长。他可是来为小儿子助威的,现在怎么办?气喘如牛后,陡然仰天大笑,“哈哈哈哈哈。”

    审配扶住自己力挺的袁尚,见到袁绍眼睛里爬满血丝,急问道:“主公为何发笑?”

    “真是虎父无犬子!”袁绍傲然道。

    审配眩晕了。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9。”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7。”

    袁谭吃下去全部充能丹顶住了文丑,终于装逼成功,还是连续装逼。

    “文将军,你可以离场了。”袁谭平静道。他这么说其实是在忽悠文丑,毕竟以现在的武力,还无法击中文丑。

    文丑虽然身上没有被击中的红点,但他此刻羞愧难当,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灰溜溜的走了。

    “大公子太厉害了,我输了怎么没有一点怨言呢?”顿时转首道:“大公子武艺高超,令人钦佩。可惜,此番对手的兵力太多了,接下来一定小心,我希望,是大公子赢。”

    双方的目光对视,以被对方心中的热血吸引。

    但是,如文丑所说,此刻袁谭身边就剩下三百人了。

    这三百人能够存活到现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此刻打出了真火,也打出了霸气。我们他吗的三千人干七千人,现在对方也就剩下一千人了,死了也值了!

    其实若是真的战斗,他们早就击溃敌人了。

    但这是演习,敌人打不散,还抱着一换一,二换一,真是不要太无耻!

    袁谭猩红的眼睛,他吗的都来搞老子是不是?老子搞死你们!

    他一把抓过部将汪昭,怒吼道:“组一个东西南北的小阵,看我旗语。”又对四周士兵怒吼,“弟兄们,把最后的力量全给老子拿出来。今天骂那戈壁的搞死他们,晚上解除军纪,放假三天!”

    士兵们顿时士气暴涨。

    然而,到底是精力到底了。

    “大哥输定了……。”袁尚长出一口气,望着垂死挣扎的袁谭笑道,但看到袁绍阴沉的脸色,不敢吭声了。

    “不能输!”袁谭红了眼。他在和文丑的比拼中,消耗了所有的力气。

    “叮,空投箱子刷新,请宿主注意查收。”

    “哪里,他吗的在哪呢?”

    红眼珠子一阵乱甩,就看到金光组成的降落伞,挂着一个箱子从天而降。

    上写金色大字,大吉大利,带你吃鸡。

    卧槽,这么大的箱子!

    今天老子吃鸡吃定了。

    “运动过去!”

    “保护我!”

    “坚持一盏茶的时间。”

    五分钟后。

    “叮!恭喜宿主获得全攻击强化符一张,持续效果五分钟,是否立刻使用?”

    “使用,再不用老子就挂了!”

    “叮!请宿主将咒语念出来……。”

    “男儿立于天地间……,提三尺剑……。今日谁与我同生共死,谁就是我的兄弟!”

    “叮!玩家使用全攻击强化符一张,麾下体力全满,战斗力增加百分之60。副作用,全军虚弱无力一天。”

    “今日谁与我同生共死,谁就是我的兄弟!”三军发出铁血的呐喊。

    袁尚连连冷笑,“口号是不错,可惜,老大你就剩下一百人了,怎么跟我们斗?”

    此一刻,袁谭只有一百人了,而对方还有五百人。

    十几秒后。

    袁谭身先士卒,但他身边只剩下五十人了。

    敌人还有三百人。

    三十VS二百。

    二十VS一百。

    一名袁谭军的士兵倒下了,他疯狂的扑了出去,压倒了那个敌人。并用手中的木棍,用力顶在了敌人的心上。

    “玛德,你耍赖!”这个袁尚军的士兵刺痛中怒斥道。

    “哈哈哈哈,你刺伤了我的腿,但没有刺中我的心!所以,你死了,抱歉……。”这名士兵说完,只用一条腿,杀向另外的敌人。

    那袁尚军士兵看着自己心口上的红点,很久不能说话。

    没有腥风血雨的杀戮,但那喊杀声却更加洞彻人心。

    除了战场外,天地间的一切都已经停滞了。

    只剩下人的意识,更加飞速的活跃。

    “不可能,他是不可能赢的。我们比他多几乎三倍的兵力,还有父亲大人最精锐的卫队!”袁尚慌得一批,那没有血腥的战场,却让他发自内心的胆寒。

    袁绍等瞧不起袁谭的人,慌得一圈。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

    太多人崇敬的目光等待着最后的结局。

    终于。

    沙场上全部的人倒下了。

    不!

    还有一个人。

    那银色的钛合金战甲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希律律,那白龙马带着他仿佛奔向天际,他向着天上的太阳,举起了手中的大宝剑!

    “哈哈哈哈哈……。”

    那大宝剑指向袁绍等人所在的地方。

    无不胆战心惊。

    袁谭笑容一说,凌厉的眼神扫过袁绍这些人。“你们他吗的瞧不起老子,这天这地,早晚是老子的!”

    “叮,全攻击强化效果解除,副作用出现,请注意查收。”

    袁谭正在装逼的时候,小美诱惑的声音到了。

    袁谭感觉什么东西把自己抽空了。

    脸色大变。

    噗通,从马上掉下来了。

    他躺在地上,几乎是植物人状态了,“他吗的,你看看我现在这种情况,还用查收吗?关键是我还没装完逼呢!”

    “快救大公子!”郭图肝胆俱裂,策马而出。

    袁绍面目十分难堪,不得不挥鞭也打马过去。

    袁谭和他的士兵全部倒下了,一点都不能动了,但他们用目光将彼此联系在了一切,天地间回荡着他们肆意的大笑声。

    爽!

    痛快!

    袁谭被抬在担架上,走过的地方,无论是袁尚的将士还是袁熙的将士亦或是袁绍本军将士,纷纷立正敬礼。敬畏这位不屈的,带领部众,力敌数倍精锐的领袖。

    “诸位……。”袁谭只能移动眼神看过去。看到袁绍袁熙袁尚这些人,内心冷笑:“早晚取而代之……。”

    田丰他们敬佩的目光回看。

    袁谭抽过去了。

    “……。”人们更加敬佩的目光。

    但是,袁尚和袁谭脸色却是更加难堪了,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袁绍的神情就属于进退两难了。

    “这是平手,大哥最后也倒下了。”袁尚嘟囔了一句。

    啪。

    袁绍一巴掌扇了过去,怒视二人,冷道:“从今往后,你二人尊敬兄长要如同尊敬我一般,若再敢挑起事端,定然严惩不贷。”

    袁尚和袁谭快要哭了,有了这个命令,他们以后面对袁谭完全落入下风了。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5.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6

    叮,恭喜宿主装逼成功,装逼值加7

    叮,宿主装逼成功触发大乐透抽奖,

    “叮!袁谭大人昏迷了,抽奖压后。袁谭大人昏迷都这么帅,我真是爱死大人啦!袁谭大人好棒~。”小美劈着腿,抖着两个球,跳起火热的拉拉队舞蹈,真是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