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爹……。”袁尚悄悄追上去,抹着泪撒娇。

    袁绍十分愤怒,但看到袁尚脸上的五指山,心软了许多。

    “你自己不争气!怪的了谁?”袁绍不得不这么惩罚袁尚二人,因为袁谭的军心完全起来了。若是不这样做,他这个主公的威信就落下去了。“你别以为你母亲宠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这样下去,我明着告诉你,未来我基业我肯定会传给你大哥的。”

    “爹!”袁尚吓的跪在地上,就扑过去抱住了袁绍的粗腿。

    “哎……。”袁绍长叹一口气,摸着小儿子的头,“你大哥长本事了,士别三日刮目相看。未来你也要走点心,多涨本事,未来的路还很长……。”

    袁尚高兴的大哭起来。

    …………(邪恶的下次装逼分割线)

    袁谭醒来后,就看到一双担忧的眼睛,是自己媳妇甄姬。

    “媳粉~。”

    “夫君~!”甄姬见到他醒来,惊喜的神情扑了上去。自己的夫君是一位盖世英雄,那些人全部看错他了。这才是真正的他,自己的丈夫。

    谁知反而被袁谭给扑倒了。

    丫鬟们看到大公子接下来的动作,顿时吓的毛都炸了,纷纷退了出去。

    “大公子刚从昏迷中醒过来就这么神勇?”

    “当然啦,英雄都是这个样子的。”

    “真想看一眼。”

    “偷看是不好的,你看我都没有这样的想法。”小丫鬟说完就跑到了窗户前看了进去。

    一个时辰后,眼瞅着甄姬不行了。

    自从喝了肾宝秘药后,真是太厉害了,一切随心。

    这才饶了媳妇一道。

    “叮!袁谭大人好棒,还有一次抽奖机会,快一点,我等不及了。”

    听到魅惑的声音,袁谭一脸铁青,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火,又被女仆小美搞起来了。

    你说给我空投一个肾宝秘药干啥?

    整天大小随心,形状随意,时间可控,金枪不倒的,真他吗烦。

    早晚有一天我进去把你给就地正法了。

    “若是主人能够称霸一方,本系统原献身于袁谭大人!”

    “卧槽,还有这种好事情,你给我等着,好好看着老子取代那个便宜老爹的位置。”

    “开始抽奖吧……。”袁谭搂着甄姬的娇躯,意识里懒洋洋说道。

    这次积累了这么多装逼值,一定是好东西。

    “叮!恭喜宿主获得无限香波一瓶。”

    卧槽,系统!

    “老子彻底被你打败了,老子要洗发水香波有个鸟用?你说,有什么鸟用吧?”

    袁谭脸色铁青的哀嚎,“小美,亏老子这么信任你,带你装逼带你飞,给你造了这么好的身材相貌,这分明是坑主人啊。本大人我好不容易积累了那么多装逼值,你就给我这么个破玩意?”

    你以为装逼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

    用香波挤袁绍一脸他就退位啦?

    “叮!袁谭大人好吧,小美好爱大人!这是无限香波。只要挤压就出香波,浑身香喷喷的魅力大增!”

    无限香波?能用一辈子?

    袁谭这才心情好了一些。

    他来到这里,发现洗浴的只有皂角,后世里用香皂洗头发还十分不爽,就别说现在这种皂角了。去污能力差不说,头发还有一种怪味道。

    若是有了这香波,那就太好了。

    若是这么看来,还是不亏的。

    想到这里,嗅了嗅,顿时脸色一变。以前不觉得,现在专门闻一下,便是甄姬的头发也不香,还有头油味。

    甄姬立刻脸红了,“夫君,妾身立刻去洗浴。”

    “不不,你洗浴也不行,那些皂角不出味,没有护发滋养精华,你看你年纪轻轻头发就开叉了。”

    甄姬可犯愁了,那还怎么取悦夫君呢。

    “不要紧,夫君有这个。”说完袁谭从裤裆里拿出来一个瓶子。实在是床上一目了然,还需一个地方拿出来,只好无耻的选择裤裆了。

    甄姬忠贞度一百,爱情让她疯狂,根本不在意一些奇怪的事情。

    “哇,真好看的瓶子,软软的是什么材质?”

    “这是洗发水香波,是从遥远的地方搞到的。用了它后,滋养头发,光滑润泽,芳香扑鼻。哎?人呢?”

    袁谭站在床上演讲,低头向胯下一看,媳妇没了。

    少顷。

    “夫人,这个香波真是神物。”贴身侍女小丽惊艳的目光看着甄姬,同时摸着自己的头发。以前,她唯一能够和夫人相比的就是头发了。本打算以此勾引大公子。

    但现在,夫人不单单头发光滑润泽,那种香气,便是最好的香料也无法相比。

    “夫君!”甄姬扑倒了袁谭怀里,头发一阵拱。

    “真香~。”袁谭顿时火冒三丈,这味道简直就是将古典美女和现代超模结合在了一起。

    “小美,看来本大人错怪你了,这个香波真是不可多得的床上用品!”

    “叮!袁谭大人好棒!”

    甄姬感到自己太幸福了,一甩秀发,顿时引来一屋子小丫头片子们的羡慕嫉妒。

    “大公子,陈琳主薄来了。”

    外面有人传报。

    袁谭只好放下某些心痒痒的心情,出去办正事。

    外堂。

    陈琳来了,带着两个人抬着木箱子,高兴道:“大公子,主公赏赐了您五十贯。”

    “才五十贯?打发要饭的?”袁谭便感到这便宜老头子太抠门了。

    “大公子,已经真的很多了,主公往日赏赐三公子也才二十贯。”陈琳高兴的伸出两个手指。

    “是这样啊。”袁谭看了看陈琳的属性,什么时候忠诚度一百了?我可啥都没弄他呀。真是奇了怪了。

    袁谭有所不知,自从他装逼成功后,追随他的人也跟着到处装逼。

    陈琳现在的心情,还处在刚才跟审配逢纪他们装逼的时候。自从大公子奋发后,走到哪里都是趾高气扬,谁见到不恭敬的喊一声陈先生?

    “除了这五十贯,我还有多少钱。”袁谭问自己的主薄。

    “还剩下五贯。”陈琳回答道。

    袁谭立刻脸黑了,被自己魂穿的那位真是个二货,不知道贪污腐败啊?活该悲催一生挂了,真是怨不得别人。

    “大公子何处需要用钱?”陈琳感到五十贯真不少了,自己能花一年了。

    纯文人了吧。就这五十贯,真不够打赏全军的。要知道现在全军将士都在军营里面躺着呢。作为主公,不犒赏还是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