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先回去吧。”

    打发走了陈琳,袁谭琢磨着怎么挣钱。

    “等等!”

    “香波……。”

    “是无限的……。”

    “小美,本大人太有才了,有木有!”

    “叮!袁谭大人好棒!”女仆小美不知道主人要干什么,但感到无论是什么,自己都要无条件支持,这是作为女仆的守则。

    袁谭回到后宅,立刻拉着他媳妇进了寝室,门一关。

    丫鬟们目瞪口呆。

    “大公子真是精力充沛。”

    “据说秦始皇就很精力充沛。”一个丫鬟显摆着自己的见识。

    这时候卧室里。

    “夫君,妾身不行了,过两天好不好。都是妾身不好,要不你看外面那个丫头顺眼就拉进来吧。”甄姬可怜兮兮道。

    “……。”袁谭。

    袁谭正色道:“媳妇能够为夫君保密吗?”

    “夫君,连宓儿都是你的。”

    “好,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袁谭摸出香波瓶子,“这是一件神物,能够无限出香波,媳妇千万不能传出去。”

    “能无限出!”甄宓吐舌头,那岂不是跟夫君的那啥一样了,太不可思议了。

    “夫君打算拿它卖钱,但是怎么卖呢?”袁谭十分忧愁。

    “去找我爹,我爹有渠道!”甄姬摇着他的夫君。

    “媳粉~,你说的太有道理!”

    于是乎,袁谭就用葫芦灌了一瓶,去找他老丈人。

    甄府。

    “哈哈哈,我姑爷来了,真是蓬荜生辉!今天大宴姑爷,姑爷你想吃什么菜系?”甄逸抖搂着宽大的文士袖,哈哈大笑的出来迎接。

    “老丈人,我给你带来了一个生意。”

    双方落座后,袁谭开门见山道。

    甄逸很出乎意料,呵呵笑着,心说姑爷,你打仗真是一把好说,以后开疆扩土开店就靠你了,但做生意,你行不行?老丈人我从没听过。

    “姑爷,你的是什么生意?”一旁的甄家二公子甄豫道。

    “卖洗发水。”袁谭笑道。

    “洗发水?”甄逸更加出乎意料的脸绿。

    甄逸的大儿子早夭,二儿子现在帮助搭理家产,此刻说道:“姑爷,事情是这样的,卖皂角是下层产业,整不了多少钱的。要是搓成水卖,就更加不挣钱了。”

    根本就没人要。甄豫看在是自家姑爷都没好意思说出来这句话。

    就连府中的下人都是连连摇头,这位姑爷真是大老粗,以为搓成水卖就是金点子,别扯淡了行不行?回去好好带兵粘不粘?

    “我这个洗发水是不同的,名叫香波,是极品洗发水,奢侈品。凡夫俗子咱们还不卖。”袁谭说完拿出来装香波的葫芦扔给了一旁的下人。

    下人急忙接住,送了上去。

    甄逸打开葫芦盖子闻了闻,眼睛一瞪,“的确挺香的,可能是加了香料了,就是不知道清洗效果如何。”他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还真没人卖过洗发水,姑爷,你打算卖多少钱一瓶?”

    甄豫也学着他爹老神在在喝茶,加些香料这个点子看起来不错其实也不强。

    “十贯钱一瓶!”

    噗~

    两个人喷了。

    甄豫毛都炸了,“姑爷,你在开玩笑吧?一百文钱,这么大一坨皂角。”他比划了一番,又道:“皇帝都用这个,你现在卖十贯钱?你加的是什么香料?龙涎香吗?直接摸身上就可以了,加皂角水里面多浪费,没有人买的。”

    袁谭没有搭理他,“老丈人,你不推广一下怎么知道没人买?”

    甄逸不得不说话了,“姑爷,甄豫说的很清楚了。我不用推广,推广了简直是砸我们甄家招牌。”

    看起来还需要实践出真知,这香波太超前了,说得再多这些古人也不信邪。

    袁谭道:“这样吧,老丈人请我丈母娘试用一下,若是还说不行,我马上就走。”

    “试用一下,我也不会卖的。你陪咱家姑爷一会。”甄逸吩咐儿子一声,还是给了姑爷面子,拿着葫芦走了。

    少顷。

    甄逸疾跑了出来。

    甄豫看着老爹慌得一批,眼神看向袁谭一阵唉声叹气,一摊手,那意思,妹夫,我就说是不行的。不试还能留住面子,一实验全露馅了。肯定把你丈母娘的头发坑的不轻,你看把你老丈人都整成这种表情了,一目了然了。

    “女婿,就这么定了,全在我这里售卖!”甄逸急的来不及坐下就拍了板。

    “……。”甄豫当时就抽过去了。啥情况!人格分裂啦?

    甄逸激动不已,“你丈母娘用了后,发色立刻不同了,香气扑鼻。不瞒你说,她以前头油大,我都不跟一个屋子睡觉。这东西推广出去,那些富家大户的妻妾小姐,还不疯抢?”

    又道:“还是消耗品,每月他们都要买。”

    袁谭伸出大拇指,“老丈人您太有经济头脑了,知道消耗品才是最挣钱的。”

    清醒过来的甄豫从他爹手里躲过葫芦,就去洗头去了。

    甄逸对此无理行径视若不见,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但是女婿,咱们怎么分成呢?”

    “我全要了。”袁谭道。

    下人们晕了一地,姑爷,您虽然是俺们家最尊贵的姑爷,但也不能这么无耻吧?

    “什么!”甄逸眼珠子当时噔的一声就弹出去了。心说小兔崽子你也太狠了吧?说起来我可是你的岳父大人,我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都给你了,你给我弄这个?

    “做人不能这么忘本!”甄逸摸着胡子老气横秋中气呼呼道。

    “老丈人你说这话就不对了。你也说了,我这个产品肯定火了。火了就能带来客流量,有了流量,就能带着你的其他货物贩卖。天大地大,做生意客流量最大,我给你带来客流量,我不要你钱已经是看在我媳妇面子上了。”

    “啊?”甄逸太出乎意料了,当时就懵逼了。我给你卖东西,你还要我钱,顿时拍案而起,“你……。”

    “爹!”甄豫跑回来了,带着一头秀发,原来没有束发带冠。

    “干什么?”甄逸看着那边摔起秀发的儿子,一瞪眼,用了一次,你就飘逸了?商业头脑都跟着飘了?

    “您再好好想想?”甄豫道。

    我想毛线啊我。

    “等等……。”甄逸到底是久经商战,他沉默下来后,脸色五颜六色变化,可见心理活动频繁。再看袁谭的时候就不同了,你说我有经济头脑,你才最有经济头脑。

    “好,就这么定了。但是必须独家销售,不能再给别家了,供货量要有保证。”

    “完全没有问题。不过先给我来五千斤肉食,五千斤酒水。”

    袁谭提出一个要求。

    “女婿,你吃得了这么多吗?会坏掉的。”

    甄逸感到今天是自己懵逼次数最多的一天,这位姑爷的跳跃思维太牛了,自己这久经商战的人物都跟不上。

    袁谭一笑,“我那些将士为我卖命,我岂能不犒赏三军?”

    甄逸一愣,眼神一变,起身严肃道:“女婿,这你就见外了,你犒赏三军,老丈人我岂能不支持你?这些东西都免费送你了。”

    袁谭也不矫情,起身道:“老丈人,女婿我绝对不会让你老人家失望的。告辞。”

    “爹,这么多物资,至少一万贯!”甄豫望着离去的背影,对于自己老爹对女婿大度到发傻的程度十分不满。要知道万贯家财,一下子就送出去一个富豪之家。

    咚咚~

    甄逸敲了敲儿子的脑壳,“脑子是个好东西?”

    “你咋说没有就没有了呢?好好想一想。你妹夫是什么身份?未来会是什么身份?你未来又会是什么身份?你爹我又是什么身份?他要是以前那样,我肯定不给他。现在我还怕他不要呢。”

    甄豫眼睛贼鸡大,散发着贪婪的光芒,“爹,我看还是给少了,再多给一些吧,毕竟这可是跟咱家姑爷第一次来往,不能小家子气。”

    甄逸对于儿子开窍很满意,摸着胡子道:“那你说再给多少。”

    “一斤。”

    咔嚓,甄逸拽下来一把胡子,“五千零一斤,傻儿子,你是去得罪人的吧?信不信你妹夫带兵把咱家给抄了,你妹妹都挡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