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书上传,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

    空气中弥漫着铁锈般的血腥味。

    光线阴暗的小巷子里。

    三个赤着臂膀的大汉如铁柱般站立着。

    两个剃着光头,一个留着小平头,三个人的身高都在两米开外,身材结实雄壮,厚实的肌肉鼓起,把单薄的衣服撑得鼓鼓的。

    站在中间为首的那名中年人,给人的压迫力尤其强大。

    他的身材最为强壮,泛着青铜色的皮肤一块块的虬结扭曲着,随着手臂的舞动,如同一只只小老鼠在皮肤下面游窜。

    阴鸷狠毒的面容上粘着还未凝固的血迹。

    戏谑的眼神里,充满了冷血和无情。

    在他的脚边躺着一对中年夫妇的尸体,他们倒在地上,脑袋和脖子呈现出诡异的角度,血红色的液体在他们身下缓缓流淌,留下一幅幅令人触目惊心的画面。

    不远处,一个女童静静地躺在墙根处。

    墙面两米高左右的地方,清晰的留着被什么东西猛烈撞击的痕迹。

    现在唯一活着的女性,是一名样貌漂亮的少女。

    她瘫软在父母的尸体旁边哭泣着,大颗大颗的眼泪从眼角滑落,在吹弹可破的粉白脸蛋上留下道道湿痕,悲凄无助昂的样子,不禁令人心生怜爱。

    三个大汉漠视的在旁边看着她,无动于衷。

    这名失声痛哭中的少女,名叫赵羽妍,是一名在念二年级的高中生。

    由于家境贫寒,父母收入不高,正值花样年华的她从来没有刻意的打扮化妆过,但即使是素面朝天,出众的面容和身材,仍是如黑夜中的萤火虫一般醒目。

    但就是这份美丽,为她带来了天大的灾难!

    幸福而又平凡的小家庭,在瞬息之间被破坏毁灭!

    ……

    美少女哭哭啼啼的场面,乍一看觉得很有味道,有种做坏事施虐成功的畅快感,不过未免节外生枝,为首的中年人扫了一眼两位手下。

    其中一名手下会意,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塑料袋子。

    袋子里装着的是密封好的注射器。

    接着,他又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还是蓝瓶的。

    组装,抽液,排气,注射,抽针,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显见他动作熟练,经验丰富,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了。

    正在为父母、妹妹的死亡哭泣,沉浸在后悔和自责中的少女,对于他的举动毫无反应,任由针头刺破皮肤,被注射进入蓝色的药液。

    “注射完成。”

    在三人的注视下,赵羽妍在几个呼吸间的功夫,突然身躯一软,软软的倒在地上,意识和眼神保留着清明自主,可却连动一动手指都觉的万分困难。

    至于哭喊和求救,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狗子,虎子,你们两个带着她走,路上注意别被人看到了。”

    为首的中年人冷声吩咐道。

    两个手下一起点头,其中一个下意识问道:“龙哥你呢?”

    “我留下来处理尸体。”

    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支装着红色药剂的玻璃瓶,伸手从手下那里取走注射器。

    他一边用注射器抽取药剂,一边迈步来到中年夫妇尸体旁边。

    虎子和狗子对于这种场面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被叫做虎子的大汉抢先一步走到赵羽妍旁边,伸手把她抱起来扛在肩膀上,一只咸猪手在她笔直修长的大腿和弹力十足的臀部上不住的抚摸,满脸淫荡的笑容。

    慢了一步的狗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充满羡慕嫉妒恨的“哼”了一声,走在前面。

    在正式行动前,他们已经把运人用的车子停在巷子的外面,现在狗子是要先一步走出巷子,把车子开进巷子里面,免得被其他人撞破行踪。

    “说起来,咱们还要感谢这小丫头一家!居然住在这鸟不拉屎的拆迁巷子里,左右邻居街坊一个也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也被撤去了,真是省了我们不少力气呢!”

    “要不怎么说‘贫穷是原罪’呢!”

    虎子和狗子边走边悠闲的聊着天,很快来到小巷子的岔道口。

    霍然!

    “呼!”

    正准备转过头拐到另一边的方向的狗子,脑后猛然间劲风大作,急速破开的气流掀起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破空声。

    下一刻。

    “砰!”

    狗子光秃秃的脑袋,一下子被劈山开江般的金属管开了瓢!

    坚固的头颅骨应声破碎,鲜血与脑浆组成的红白相间的液体飞溅,宛如被敲破的西瓜,当事人的狗子立刻扑街,向地面倒下。

    同一时间,一道人影猛地窜出,迅速接近倒下中的狗子。

    “小——”

    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却因为太过出人意料而无法及时作出反应的虎子,还来不及喊出“心”字,就见到狗子被一击击倒。

    紧接着,就见那人影冲出来,伸手抓住狗子的胳膊一甩,竟是把狗子朝着他甩了过去!

    这么快的动作!

    这么大的力气!

    肯定是碰上高手了!

    虎子被狗子爽快干净的扑街吓坏了,哪里有胆子站在原地?

    不过,他到底不是一般人,手头上有两下子功夫。

    在短暂的诧异和惊惧中,他右手猛地一按赵羽妍的双腿,右肩一耸,把这数十斤的娇躯当成了武器一般砸成扑来的身影。

    同时,他迅速的抽身后退。

    “死!”

    陡然间就听到一声怒喝。

    在这满带着愤怒的声音传来时,一道身影如一支离弦之箭,悍然杀到!

    细长坚固的金属管刺破空气,中空的管子令空气产生“呜呜”的怪异响声。

    虎子满以为把赵羽妍挡在前面,能够为自己争取到时间,根本没有料到对方从另一边悍然出击,更没料到对方的动作竟然这么迅猛。

    人还没反应过来,金属管子带来的冰冷感已经先一步在吼间泛开。

    “咔嚓!”

    清脆的喉骨断裂声音响了起来。

    虎子的喉头被圆形的金属管刺穿,笔直顶到后面的颈椎骨。

    数百公斤力量基于一点的攻击力爆发开来,顶的这彪形大汉的一两百斤重的身躯直接向后跌出五、六米的距离。

    “噗通!”

    壮硕的身躯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吼间金属管刺穿的洞口因为距离的拉开而敞露在空气中,浑身上下的鲜血仿佛全都在向吼间聚集,像是喷泉一样喷射出来。

    倒在地上的虎子一时还没死绝,四肢抽搐着,似乎还想挣扎着爬起来。

    无奈他的生机正随着鲜血疯狂流逝,已经没有了维持生命存活的力量和生命力。他仰天倒在地上,嘴巴张了张,似乎想说话,喉咙里却只出几声轻微的“咕咕”声。

    片刻后。

    他抽搐的幅度越来越小,渐至于无。

    短短几秒钟。

    实力颇为不错的狗子和虎子,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先后扑街,死的凄凄惨惨!